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第19页    作者:于晴

  是谁在世间留住她的?

  「大人,你还有很多事要做,我爹的医术可是一等一的好,你要死了,岂不是砸我爹的招牌?」年轻小伙子淡声道。

  「你们是我选出来最好的军兵,我理应身先士卒,不管你们到哪儿,都该有我。」

  一张张本来有棱有角的脸庞,开始模糊了。是她泪眼看不清,还是他们必须在此分道扬镳了?

  「大人,咱们遗憾的死,现在要毫无遗憾的走了。你醒后,请在咱们坟上洒下水酒,祝我们一路好走,但愿来世,咱们一秉初衷,能够成为像大人一样的人物。」

  像她有什么好?像她有什么好?保不住这些上战场的勇士,保不住她真正想要的世界。

  她不顾哭得有多难看,拱拳颤声道:

  「阮冬故绝不会忘记各位兄弟。它日我死期一至,各位兄弟若未投胎,咱们一定能再齐聚一堂,把酒……话旧。」

  见他们逐渐远去,她冲动地跨前一步。

  「大人,别再往前走了,这里不该是你来的地方……」声音愈飘愈远。

  她不理,一时往前奔去,希望能送他们最后一程。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十五的圆月,在乡村里显得格外的明亮。

  小木屋的门轻轻被推开,床边坐着一名白发青年。

  青年回神,立即起身。「怀宁,你能起床了吗?」

  怀宁应了一声,勉强撑到床边,瞪着床上毫无血色的义妹。

  「她毕竟是姑娘家,还没有醒来,但我想,应该是没有事了。」凤一郎轻声说着,说服自己的成份居多。

  现在的冬故,只剩一口气。这口气咽下了,躺在床上的,就只是一具冰冷的尸身了。

  怀宁默不作声。

  凤一郎知他话少,又道:

  「我打听过,程七还活着,不过……冬故带来的人,死了大半。」

  「我知道。我跟她,能活下来,是奇迹了。」

  「是奇迹。」他柔声道。

  过了一会儿,怀宁突然主动开口:

  「我俩中了箭,我知道她一定不肯在蛮族面前示弱,即使死了也不会倒地。」

  凤一郎抬眸注视着他。

  「我自然也不能倒下。反正都陪了这么多年,要陪就陪到最后,人死了,尸身乱箭穿心也没有感觉了。」怀宁顿了下,不看凤一郎,直盯着她苍白的睡颜,继续说道:「在失去意识的当口,我又想,岂能再让乱箭毁她尸身?她力大无穷以一抵百,蛮族必定猜出她是断指将军,等战事结束,她的尸身挖也会挖出来示众。所以,我用尽最后的气力推倒她。」

  凤一郎闭了闭眼,轻声道:

  「谢谢你,怀宁。」

  怀宁向来不苟言笑的嘴角忽地扬了一下,似是苦笑:

  「她简直是不动如山。」见凤一郎微讶,他坦白说道:「我连推三次,才推倒她。」到最后那一次,他几乎怀疑他不是流血而亡,而是先死在力气用尽的上头。

  凤一郎闻言,眸内抹过激动的情绪,轻声说道:

  「现在都没有事了。」

  「你假造她死亡,她醒后必会恼火。」

  「即使恼火也来不及了。」他沉声道。他一向性温,此时此刻却坚定如石。

  怀宁看他一眼,忽然说道:

  「谁也不想死。你没有必要跟我们走,但是,我能了解被留下的人的心情。凤一郎,冬故纯粹就是个傻瓜而已,她的笨是打小开始的。」

  凤一郎与他对视一阵,轻声道:

  「我没怨过她。我扶你回去休息吧,冬故要醒来,我马上通知你。」

  怀宁摇摇头,道:「我还能撑住,我留下。」

  凤一郎也不阻止,只是平静地坐在椅上,与他一块等着床上的人儿醒来。

  「我不是陪她。」怀宁又多余的补充:「只是一时习惯不了没有血腥味的地方而已。」

  「我知道。」他都知道,相处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怀宁的性子吗?

  怀宁像要把一生的话全说完一样,主动又说:

  「我醒来后,一直在想,臭老头的命卦怎么一错再错?」

  凤一郎柔声道:

  「自然是人定胜天。」

  「是吗?第一次,冬故晚了一天失去她的手指;第二次,本该短命的我,却延续了性命。」怀宁低语:「臭老头从不出错,错的两次全跟她有关。」

  「怀宁,你想说什么?」

  「那一箭,没有冬故,也许,会是我的致命伤。我倒下时,还有残余的意识,我只记得,我在想:谁也抢不走冬故的尸身,我不让任何人欺她的尸身,她拚了这么久,没有一件事是为自己,她的尸身若被人糟蹋,老天爷就太没眼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就是让他太不甘心,才保住了他的命。他抬眼望着凤一郎,问道:「凤一郎,你一向聪明,你认为,是冬故延续了我的性命吗?」

  凤一郎沉默了会,答道:

  「我不知道。」

  怀宁显然也没要个答案,慢慢闭上疲累的眼眸。

  过了一会儿,怀宁忽然又说:

  「别让她知道。」

  「什么?」

  「别让她知道我今晚话多。」

  凤一郎微怔,立即想到怀宁可能是不愿冬故认为他多愁善感……

  「我不想让她从今以后,试着从我嘴里掏出超过一句话的回答,那太累了。」他不想太辛苦,多话的部份交给凤一郎,他负责出刀就好了。

  「……我明白了,你放心,这次我也会保密的。」

  《是非分不清》之不止息

  京师的夜空,十五明月又圆又大,不必点着夜灯,就能清楚视物。

  东方府邸内——

  「大人。」

  「嗯?」支手托腮,倚在矮榻上,任由黑亮如夜的长发垂地,东方非若有所思地瞧着那看似面前却远在天边的圆月。

  「您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真正合上眼,再这样下去……」青衣很想委婉地安慰,却不知从何开口。

  他家的大人,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发生。十多年官场生涯,纵有危机,他家大人依旧谈笑风生,玩弄权势,如今——

  大人照样左右朝政,他却隐隐觉得有异。

  「青衣,你说,一对『情深似海』的义兄弟,有朝一日,兄长独自火焚义弟尸身,究竟是什么理由?」东方非头也不回地问道。

  青衣想了想,道:

  「那必是不愿其他人碰触阮……碰触那人的尸身。」

  「就这样?」

  这个答案不对吗?青衣再想一阵,小心翼翼答:

  「也有可能……是为了保住义弟的名声。」

  「哦?连你也看出来阮冬故的女儿身了吗?」

  「不,阮大人相貌虽偏女相,但性子比男儿还豪爽,要察觉很难。是大人……是大人看穿后,小人才觉得不对劲。」他一直站在东方非身后,就算无法揣摩大人的心思,他的视线也随着大人而转。

  当东方非对阮东潜的眼神起了异样时,他也明白了。

  东方非哼笑一声,没再说话。

  静谧的夜里,主仆并未再交谈。

  青衣默默守在他的身后,直到远处梆子声响起,清冷的淡风又送来东方非漫不经心的询问:

  「青衣,你说,那凤一郎的才智如何?」

  「阮大人身边若无此人,她断然不会走到侍郎之职。」

  「我与他比呢?」

  青衣一怔,直觉道:「大人与他虽无正面交锋过,但我想,必是大人技高一筹。」他家大人一向不把凤一郎放在眼里,甚至对凤一郎毫无兴趣,为何突然间问起他来?

  东方非沉吟道:

  「既然如此,我揣测凤一郎的心思必是神准了?我若说,阮冬故未死,你信也不信?」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