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第22页    作者:于晴

  那样的眼神,只有一个人会有。

  那样爽朗的笑声,只有一个人会有。

  但,明明性别不同啊……

  他的目光移向她一身的女装。时近冬日,白狐皮毛镶边的披风里,并非一股大家闺秀的打扮,而是更简单、更方便行动的衣着,若阮东潜是女,一定也就是这样的装扮吧。

  明明阮侍郎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儿身,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暗骂自己愚蠢又傻气,正要离开马车,突地瞧见这名阮姑娘的左手。

  她双手交迭,微露在披风之外,左手并无尾指!

  他难以置信,瞪着半晌,才深吸口气,轻喊:

  「阮大人!」

  阮冬故闻言并未震动,轻轻掀了眼皮,瞧见孙子孝站在车门外头。

  彼此对望许久,她才轻笑:

  「孙大人,阮东潜是男是女你搞不清楚吗?还是,我跟他真这么像?」

  孙子孝张口欲言,一时之间不知该不该直截了当指出她就是阮侍郎的事实。

  「孙大人?」

  孙子孝回神,吵哑直:

  「阮小姐,是我错认。妳……妳……要做的事,都做完了吗?」

  依他的认识,阮侍郎不是一个会诈死的人,她应该有许多事没有完成,为什么会恢复女儿身?真是女儿身?还是,同样都是缺了尾指的人?

  「还没有。」她很坦率地说。

  他一怔,又问:

  「那妳、妳……」

  「我还没有想到我的未来。」她知道他在问什么,笑道:「孙大人,晋江工程的功劳在谁?」

  「自然是妳……我是说,阮大人理应得此功劳。」

  「不,不只有阮东潜。曾经在这里整治工程的人,上至官员,下至一介小工民,都该有功。孙大人,以往我总认为官位愈高,愈能为百姓做许多事,但我毕竟是名女子,」顿了下,她柔声笑着:「朝中为官者如孙大人,必有你该做能做的事;平民百姓里有我,其中也一定有我能做该做的事,何不让你我,在各自不同的领域里,共为天下百姓尽一份心力呢?」

  孙子孝闻言,喉口一阵激动,明白她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即使卸去宫位,她也未曾改变她的志向。

  最后一点疑惑,也烟消云散了。

  阮东潜正是眼前货真价实的年轻姑娘家。

  这样的人,生为女儿身太可惜,可是,他又觉得,性别对阮东潜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老天只是闭着眼,随意为她选了一个性别,阮东潜依旧是阮东潜,不曾改变过。

  男人女人都好,活下来最重要,世间还有阮东潜,才令他松口气,令他觉得他的未来绝不会在朝中随波逐流。

  阮冬故见他脸色变化好厉害,正要开口,忽见他长揖到地。她愣了下,讶道:「孙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当年若无阮侍郎,绝无今日的孙子孝。阮家小姐,既然阮侍郎已死,从此以后,孙子孝便是第二个阮东潜,绝不教他在……在九泉之下失望。」语毕,依依不舍看她一眼。

  在这样女儿装扮的身上,他看的却是那个无法重返朝堂的阮东潜,当年没有遇见阮侍郎,他定然成为朝廷染缸里的:早……即使百般惋惜,他也很清楚他不该再留下,以免其他官员心生疑窦。

  思及此,他再一作揖,道:

  「告辞了,阮……小姐。」

  他迈向晋江岸边的同僚们,与怀宁错身而过的同时,忽闻身后一声清朗的叫声:「孙大人!」

  孙子孝直觉回头,瞧见阮冬故下了马车。两入之间有段距离,她向他摆一长揖,其姿势潇洒豪爽又动人,一如当年的阮东潜。

  「有劳孙大人了。」她慎重而信赖地说道。

  孙子孝见状,满面激动,轻揖回礼,承受了她的信赖与托付。

  晋江岸边,以浪涛为证,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从此,阮东潜依旧在钥室之中,绝不辱没他那正直的官性。

  「妳把什么东西交给他了?」孙子孝离去后,怀宁开口问道。

  「唔,没有啊……」最多,是接棒而已。

  「凤一郎知情,妳就完了。」

  「这个嘛……」她也很烦恼:「到时,怀宁,你帮点忙吧。」

  「帮隐瞒?」他不以为能瞒过凤一郎。

  她愣了下,笑道:

  「不,我没想过要瞒一郎哥。到时你替我说说情,是孙子孝自个儿认出我的,不干我的事啊,我就说,我扮男扮女还不是一个样儿么?」

  「……」当作没有听见,他什么都不知道。

  阮冬故深吸口气,遥望远处江水,过了会儿,才叹息低语:

  「怀宁,其实我一开始很震惊,却无法生一郎哥的气。他安排我诈死,是为了要我活下来,我很明白。从边关来此的途中,我一直在想——」她仰头,看向没有血腥味的蓝天,笑道:「我一直在想,没有官位的我,还能做什么?直到刚才,我才豁然开朗。没了阮东潜,我在民间照样可以有事做,现在的皇帝,虽然还看不出长远的作为,但,我想,朝中有孙子孝他们,太平之世必能长久。我呢,就当个小老百姓,尽我所能去做就够了。」

  「凤一郎早就知道了。」

  「耶,一郎哥早就预料我会这么想吗?」她又恼又笑:「枉我想这么久。」聪明人就是不一样,老天真是少生了智慧给她。

  「我也猜到了。」他简洁地说。

  阮冬故怔了怔,看向他毫无表情的脸庞。

  「你也猜到了?」她是不是太笨了点?

  「将来妳老死之后,会葬在边关弟兄的坟旁。」

  她闻言,与他对望良久,才柔声笑道:「怀宁,你也变聪明了。」

  不是聪明,而是相处太久,她的心思行为早已摸透,当然,他不会说出口,就让她当他很聪明好了。

  凤一郎早就选了一处风水颇好的坟地。将来三人寿终正寝时,就共葬在边关那一块坟地上。

  因为知她心意,所以地处交界之处,面向皇朝,她才能永远守着这个他们始终觉得有没有都无所谓的家园。

  他一把扶她上马车。她问道:「怀宁,咱们直接回京了吗?」

  「嗯,凤一郎回京时,先经应康,给阮卧秋捎讯报平安。」

  「这个……为什么要瞒着东方非?」她的承诺虽然中途抛弃过,但如今她还活着,就必须履行。

  「因为凤一郎不想买他的坟地。」

  「什么?」

  怀宁不再答话。

  当马车离开晋江时,她也不曾回过头。这个地方,已经不再需要她了,为此她高兴都来不及呢。

  注意到怀宁沉默地坐在对面,她想到一事,试探问道:

  「怀宁,将来你要做什么?」

  「开豆腐店。」

  她一怔,脱口:「豆腐店?我很讨厌吃豆腐啊!」软软稀稀的,一点也没法吃饱,她唯一挑食的就是豆腐。

  「我知道。」就是知道才决定的。他的店铺不想有人吃垮它。

  「一郎哥也知道吗?」

  「嗯。」

  「我是合伙人?」嗯,她好像没有什么积蓄耶。

  「绝对不是。」

  「……」算了。唇畔不由自主扬起笑来。怀宁会说出他的未来,那表示他不再当自己是个没有未来的短命鬼。

  开豆腐店啊……

  她开朗笑道:

  「怀宁,将来无论如何变化,一郎哥、你,还有我,管谁娶了亲,兄妹情谊永远不会断。咱们三人谁也不能缺席。」

  怀宁一脸无所谓,嘴角却隐约地微扬。

  「所以,改开饭铺好不好?」她期待地问。

  「免谈。」他立刻板脸以对。

  「……」

  金碧皇朝史册上,户部侍郎阮东潜,于边关一役有功,论功行赏,殁于圣康元年,史册之上不过三行,远远不及历经两朝,遗臭万年的首辅东方非。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第2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