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第8页    作者:于晴

  东方非想起前任户部尚书过劳而死,内心微感烦躁,表面却笑:

  「冬故,现在妳身在东方府里,心思理应放在我身上才对啊。」

  她敛神,点头。「东方兄说得是。」语毕,迟疑一下,解下腰带,脱下外衣,朝床迈进两步。

  他似笑非笑,非常期待。烛光将他的凤眸照得发亮,亮得不可思议,几乎照出了他藏在深处的那抹情欲,或者……情意。

  「第二个问题呢?」

  「东方兄……」她道:「第二个问题说难不难,说简单也还好。」

  「我等着呢。」他好饥渴啊。

  「东方兄为何连着两夜都来我这里?你想温存,必在隔壁房里,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兴致大起来我这里?」

  他惊喜地瞇眼,道:

  「冬故,妳真机灵。白天我让妳猜我来妳房里温存的原因,猜中有赏。现在妳乘机反问我答案,好!妳有问,我必答,我的答案是,我主动分房与来妳房里温存的理由是一样的。」

  她一愣。「东方兄,当初你主动的分房……不是你浅眠贪自在吗?」

  他瞪她一眼,不正面回答道:

  「只要哪天妳猜出来,也敢告诉我了,我就不再过来。」

  换句话说,只要她想不出答案,从今天起,他夜夜要与她共眠?

  她忍不住惋惜。她的自由……就这样没了,到底是什么答案,会让她不敢说出口?

  半年前他主动分房、半年后他到她房里温存,这其间有什么共同点?他直接说了不也挺好?她暗自头痛了。

  「冬故,妳觉得我的答案妳满意吗?如果不满意,我也无话可说,直接请我走人便是。」

  阮冬故摸摸鼻子,认命地脱下亵衣。

  他俊目充满笑意,缓缓扫过她裸露的娇躯,贪婪无比问道:

  「第三题呢?」

  「第三题啊……」她来到床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东方兄,你我相识十年,今年成亲,你对我始终兴致不减,我想,这就是你对小妹的爱……过往冬故几次生死关头,全仗你相肋,这都是你爱意的表现……」

  「妳要这样说,我也不反对。」

  「洞房那一晚,也是你爱意的表现?」

  他有点诧异她的这个问题,但还是笑道:

  「这是当然。不过,冬故,在洞房花烛夜之前,妳未经人事,我当然心疼妳几分,自动收敛了点,并没有将我全部的爱意表达在里头啊!」

  她闻言,目瞪口呆。

  他扬眉:「这就是妳第三个问题?」

  她吞了吞口水,点头。「是。」有点发抖了。

  他笑意更浓。「那我可要离开?」

  她慢吞吞地摇头,低声道:

  「东方兄……」

  「嗯?」

  「既然、既然洞房那一晚,你心痒难耐地表达你『未完全的爱意』,那今晚,请容冬故回报你同样的……爱。」她说得很僵硬。

  「妳要回报我同等的爱?」

  「正是。」

  「妳也爱我入骨?」他故作讶异。

  「正是……」她眨了眨眼,想了下,改口道:「我确实爱着东方兄,心中所爱的男人也只有东方兄一人而已,绝不会再有第二人。」

  「冬故啊,妳真是不擅甜言蜜语。好吧,既然妳不擅言语表达,那就用行动来表示,上床吧。」语气虽带点讽,但他还是心情颇好。她这实心眼的性子,是有几分情意就说几分,他有时是恼火了点,但他偏偏就是欣赏她这样的直性儿。

  这样的阮冬故,让他心甘情愿跟她耗下去,就算让她爱他入不了骨,也要她啃他入骨,烙下他的滋味他才快活。

  思及此,他对今晚是期待万分,内心痒意再现。

  「……灭了烛火,好吗?」她有点为难。

  「洞房那一晚,有灭烛火吗?」他笑问。

  「……没有。」

  「不是我不肯灭,冬故,我是一介文人,黑暗里眼力哪好?凡事总得讲究证据,我得看见妳对我的心痒难耐,那才算数,是不?」

  她发狠地一咬牙,用力扑倒他!

  床板发出巨响,她直接压在他的身上!

  脑中满满都是洞房那一晚!

  那一晚,房里烛火亮得很,所以她要回忆太容易,他像在吃一道等了十年的佳肴,缓慢地品尝,来回地品尝,品尝到她尸骨无存,她自觉像一根上等的骨头,他一处都不放过,不但不放过,还、还用力地折磨,用力的……如果天没有亮,她还会继续被吃,一直吃、一直吃……

  总之,浑身上下都是他留下的痕迹,连去铺子帮忙,一郎哥都尴尬地撇开视线,暗示动手碰碰他自己的颈子,她才发现她的颈子被烙下他的印记。

  至今想来都毛骨悚然。那双凤眸带着的露骨情意,她记得一清二楚,她想,到老了她都很难忘怀。

  心痒难耐嘛!她、她也会啊!

  她主动深吻他的嘴,见凤眸笑得开怀,她有点气恼,低声说道:

  「东方兄,今晚你要有心理准备了。」

  「好,我非常期待……千万别让我失望啊,冬故!」

  她依样画葫芦,把那一晚他对她的所作所为,全部回报给他!

  她深吸口气,笨拙但开始品尝——

  品尝……再品尝……

  「……东方兄?」

  「嗯?」声音微地沙哑。

  「麻烦你……稍微配合一点,能不能别这样盯着我,稍微主动点?」

  「我主动了还有什么乐趣?是妳要主动,我才能将妳这份情意惦在心里,反复再三回味啊。」

  算了,她继续努力品尝好了……这样子吃一个人,真是非常辛苦,她很怕吃不到天亮,就阵亡了。他是乐在其中,但这道佳肴,她吃得满面通红,一身劳累……还有一点点疑似心痒难耐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心痒难耐、心口乱颤的感觉……

  她想,这种感觉她大概也会记到老吧,但在此之前……

  说到了就得做到。

  她继续品尝,一定要品尝,就算自觉吃光光了,还是要来回的再啃他的骨头,直到他满意为止。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一觉清醒,发现自己偎在夫婿的怀里。

  她不动声色,慢吞吞地往后退,翻身下床,其速快捷。

  「冬故,妳精神真好,睡不到两时辰,就精神奕奕地下床啊。」

  她叹口气,转过身面对昨晚不知算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的夫婿,轻声说:

  「东方兄,我又吵醒你了吗?」

  「是啊,妳粗手粗脚,不被惊动也难。」东方非起身坐在床缘,笑着看她一眼。「妳精神倒真的很好,明明天方亮才瞇眼,现在就已经生龙活虎了。倒是我,被妳折腾得到现在还有些疲累呢。」

  是谁折腾谁啊?她小脸微红,撇开视线,瞧见柜上已摆上他的新衣物,不由得暗吃一惊。

  昨晚她过于紧张,没有细看,想来他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在她这里睡下的。

  她迟疑一阵,取过他的衣物来到床前,东方非瞟她一眼,笑着起身任她服侍。

  「东方兄……呃……」

  「嗯?」

  她用力咳了两声,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昨天晚上……」

  「妳没尽兴?」他挑明。

  「不不,小妹非常尽兴,非常尽兴!」当作没有听见他的大笑声,她取来梳子帮他梳发。她想问,问……呃,这要怎么说呢?她在外走动这么多年,有些事她也懂得,昨晚他动了点手脚……让她不致受孕……

  「冬故,妳这个不懂情趣的人,问个问题吞吞吐吐的,怎么就不见妳在公堂上结巴?这两年我还玩不够妳,岂容其它事情来打扰?过两年有缘再谈生子吧。」他笑着解答她一夜的疑问。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