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闲云公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闲云公子  下一页

闲云公子  第5页    作者:于晴

  她回神,咳了声。闲云公子一笑便有酒窝,这消息传出去不知有没有好处?

  “白日有些话不便聊,现在正巧只有姑娘与我,索性摊开了说好。”他正色道:“你想离开白明教,云家庄可以相助。”

  她一怔,与他对望许久,而后既不反驳也不承认地说道:

  “云家庄属中立,公子们的事迹都是中原武林津津乐道的,可其中从来没有人形容云家庄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那自然是我跟他们的交情不够深。”

  “就因为我曾救过你,你才破例相救?闲云公子,你这算盘可不算精。当年我不过是领你出天林,说句实话,我这几年来,绝不只救过像你这样的名门之后……”

  “人人都是自天璧崖下来?”他声音有异,目光微厉。

  “当然不。能上天璧崖的,至今只有你。我做的,都是举手之劳,但闲云公子想要做的,等同是跟白明教作对了,这样一来,岂不是成了我欠你?”

  “欠不欠很重要吗?你可以再考虑。只要一句话,我定全力相助。”

  “……”欠不是问题,反正欠了不还是常事,而是公孙云到底是何居心?

  叮叮咚咚,有人来了。他自大石起身,挥了挥衣袖,说道:

  “出天贺庄后,一直有人跟着咱们,不过,都是中原各派的人,我已吩咐下去,找来数字公子劝退他们。姑娘无罪,其身份却容易让人下手。”他越过她的肩头,扫过某人一眼。又道:“我自当力护姑娘,不让人有可趁之机。”

  “多谢公子!”她笑道。“有闲云公子的保证,我就安心了。”

  “早些回营地吧。”

  她笑盈盈的作揖,尾随他往营地而去。反正车艳艳夜袭不成,不干她的事,要怪就怪这九重天外的天仙意志力无坚可摧,要不就是他不吃美人关那套……

  何哉跟在她的身后,她低声问:

  “这几天有人一直跟着我们?”

  “是,都是自天贺庄一路尾随而来的年轻人。”

  她沉吟一阵,低语:

  “天奴之事,中原武林一直介怀,我想,他们会等到公孙云离去后才出手,但如今公孙云已在劝退他们,这帐他们不会不买,就怕教主从中耍手段……”真头痛。要揣测一个人的心思容易,但要想象一个疯子怎么做,那真是痛苦得要命,她又不是疯子,哪里猜得到?

  她只知道出中原前,一定会有事发生而已,教主绝不会轻易放过这机会的!

  来到营地,她看见公孙云与公孙纸同坐一处闭目养神,而天奴与车艳艳在另一头。她惊愕脱口:

  “她怎么了?”满目怒火,满面红晕,坐姿笔直得可怕。

  “她被独门手法点穴了。”何哉平静答道。

  “……”她沉默一会儿,目光又忍不住绕到公孙云身上。这人,是男人吗?今晚的车艳艳多娇美多像一朵值得撷取的艳花啊,不去撷,反而硬把花朵塞进泥土里,这象话吗?

  他察觉她在看他,忽地张眼,那俊眸竟是澄莹如水。

  她心头又是一跳,连忙撇开视线。

  她就地坐下,何哉取来备好的薄毯盖在她的腿上,她道:

  “你睡我后头吧。”

  “是。”何哉盘腿而坐,与她背靠背的。

  看似相互取暖,却是各自保护彼此的背后。这样的举动,她已经习惯了,但显然有人不习惯。

  她注意到公孙云一直在看她。

  明明无潭的黑眸,今晚却是生了动人的潭水,荡着,漾着。

  她闭上眸,视若无睹。最近她《洛神赋》背得很熟,暂时不想再背下去了。

  今晚,她心情很愉快,有何哉的言知之易行之难的承诺,同时看见另一个男人的笑容。

  大家长呢……云家庄的人,一定常看见他这一面,据说他武功奇高,救命恩人恐怕只有她一个,他当然会百般照顾,把她当亲人一样看待……

  他的笑,不是迷惑人的主因,而是他的笑,噙着亲昵,改变了那偏冷的相貌,令人如沐春风,如获至宝。

  难怪他在外人前,不大有面部表情,原来,他的笑,是给自己人看的,也只有那种已经有家人的人,才能展露这样亲昵的笑吧。

  可惜,她不会有,所以她一点也不留恋,也不会遗憾。

  她闭目养神,背后有何哉靠着,她很放心,于是纵容自己进入深层睡眠,满脑子都是那样春风拂面的笑意……

  这样的笑,绝对是一种毒素,不能过于沉溺,思及此,即使在睡眠中,她还是直觉一凛,下意识地思索着她与何哉的未来之路。

  第四章

  天色一早带点偏橘,空气中弥漫着湿泥的香气。

  山雨欲来,大风吹得人人衣袍狂舞,何哉一路跟在她身侧,挡去部份强风。这样的天色,这样的风,在盛暑带来一抹清爽,只是,她总觉有些不安稳。

  她说过,她能活到现在,老天给的运气占多数,她的第六感也很强,空气中有种危险的气息,但就是猜不出会发生什么事来。

  突地,远处天空爆出七彩缤纷的烟火来,其声如雷,众人抬头望去,公孙纸脱口讶了一声:

  “闲云,烟火!”

  公孙云眯眼,头也没回道:“你跟着两位护法。”

  王沄瞧他一身白影迅速脱出视野之外,不由得暗暗惊骇此人轻功绝顶。

  本来大雨将下,云家庄已在前头备好躲雨之处,但如今情况,也只能施展轻功跟随公孙云以防调虎离山。笑话,公孙云可是镇山之宝,千万不能离太远。

  葱葱茂林自眼前掠影而过,她始终尾随车艳艳与她的天奴们三步远的距离,何哉跟在其后,公孙纸则在她的身侧。

  “你也不必担心,中原少有人敢动云家庄的人,真的敢动的,多半是山野强盗或者不入流的江湖人。”公孙纸轻声道:“会发烟火,九成是有解决不了的难题,依这方位来看,正是先前布置避雨处的弟子与被劝退的各派青年撞在一块,有可能起了争执吧。”

  王沄奇异地瞄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公孙纸微笑道:“你思考时,总会抚箫,这箫里有剑,对护法想必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过,凡事不要往坏处想去,常往坏处想,易影响心脉,久而久之,心病一起,百病缠身。”

  她轻轻抖了下,生怕他又继续来个长篇大论,连忙停止抚过玉箫的动作。她怎能不往坏处想呢?不去想,她不知死了几次;不去想,怎会有防备?

  前头已有人迹,她身形随着众人飘然落地,而后一怔。

  公孙纸也是一脸震惊,瞪着公孙云怀里的青年。

  “老七!”他遽喊,奔上前。

  王沄又习惯性抚上玉箫。泥地上有好几具尸身,身上都是云家庄的衣物,她无视其他各家门派围上前的少侠们,蹲在死者身边,观察一阵。

  “姑娘,都断气不久。”何哉低声道。

  她没有应声,不再理会地上尸首,反而观察周遭的地形。这里地处悬崖,崖面陡峭,本该是烟霏露结之处,但雨势将下,冲散了烟雾。她站在悬崖边往下一望,这处悬崖远不及天璧崖那处高耸难登,但跌落下去怕不死也重伤。

  她又来到公孙云身边。

  公孙云正封住七公子的几处大穴,公孙纸双手发抖,试着做初步的治疗。

  “……我带了七名弟子,他们都……走了吗?”七公子刚及弱冠,他气弱游丝,双眼无神,却强逼自己锁住公孙云。

  “都没有痛苦的走了。”公孙云为他灌入真气。

  “是吗……闲云,我不知道那是谁,但他功夫太可怕,或者,这个人是两个人、三个人……”七公子哑声道,嘴角不停地冒血。

  “小七别说了,等你好了再说!”公孙纸颤声道。

  “现在不说就来不及了……我连他或他们的人影都看不到,要不是闲云亲授我轻功,我才勉强躲过那一击……否则现在我也……”喉口猛呛着血。

  “小七,我可不管了!你不是在交代遗言!”公孙纸点住他的哑穴,咬牙瞪目道:“要说,等你好了再说!”

  王沄漠然注视一切。

  “闲云公子,我们是亲眼目睹了!”某门派里的少年英雄恨声道:“我们虽晚来一步,但这些云家庄子弟的尸身,不是刀伤也不是剑伤,纯是震碎五脏六腑而死。白明教右护法持鞭,左护法主剑,教主隔空即能空手取人性命,这样的邪派功夫,自是白明教所为。”

  王沄淡淡笑着,插嘴道:

  “如果是敝教教主出手,今日诸位也不会活着了,只怕有人嫁祸。”

  “妖女纳命来!白明教让我小弟成了天奴,让他羞愤而死,让我父亲无颜面对各家门派,今日我也要你们尝尝天奴的滋味,令你们像狗一样的游街示众!”

  不知哪里先出的手,长剑的剑光遽闪,疾速弹来,何哉立即挡在她的身前。车艳艳美目一狠,冷笑:

  “好啊!就来瞧瞧今天谁会死无全尸!”她长鞭一出。

  公孙云掠身拂袖,震飞长鞭与凌厉的剑刀。清俊的面容微微苍白,眉目却是十分严厉。

  “两位这时候动手,就是不卖闲云面子了。”他厉声道。

  “闲云公子,他杀了云家庄的人——”

  王沄几乎要朝他五体投地了。据闻云家庄极为护短,自家人有人死伤,他竟然没有当场对她与车艳艳发难,她感激涕零,果然是神人也。

  她若有所思,环视四周。她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必有后续发展。

  教主的目的是什么?绝不是要白明教与武林闹翻这么简单而已。教主的目标一定是她,但杀了云家庄的人对她有什么好处?

  她想了又想,就是想不出教主真正的目的。

  就在这当口,她注意到事情有了变化。

  跟踪而来的,都是一些年轻气盛的江湖青少年,并没有那么尊敬云家庄,她也早就察觉公孙云刚才简直是不要命的输了大半真气给七公子,就为了保住七公子的一丝气息。

  如今的公孙云,面色雪白得惊人,眉目虽冷厉,但这些青少年仍是胆大,有人出了手,接着,一个、两个、三个……

  大混战啊。

  她始终冷眼旁观。公孙云不可能痛下杀手,他袖袍一挥,竟是疾过人群,卸下他们的兵器。

  眨眼间,已有大半江湖人双手空空。

  有人朝她出手,她头也没抬,何哉自她玉箫中抽剑相敌,她只道:

  “伤人可以,别杀人。”

  混战之中,她轻轻曲身,问着护住七公子的公孙纸道:

  “七公子还能活下去吗?”

  “当然能!”公孙纸肯定道。

  她想起,他曾说,希望自家人能活得长长久久,光冲着这点,她又笑道:

  “这里乱,七公子再也挨不得丝毫损伤,我们挪挪他吧。”顺便借机保持友好关系。

  车艳艳喜欢找机会杀人,她可不是,这两者间还是要分清楚的好。

  公孙纸轻点了头。“麻烦皇甫姑娘了。”

  她帮忙托着人,一路退到崖边。七公子动了下,突地张开眼,努力瞪大望着皇甫沄。

  她心一跳,这人双眼已浊,应是离死不远了吧。这样看着她,她可不是仇人,别把她记得这么深,她是不兴来世报的!

  公孙纸轻轻抚着他的眼皮,在他耳畔低语:

  “是皇甫沄没错。闲云没有猜错,就是她。”

  王沄内心微疑,瞧见那七公子又剧烈地动了下。

  公孙纸尽量让语气充满笑意,再道:

  “跟闲云想的一样。你自告奋勇打点咱们的吃住,不就是为了看她?等你康复后,你可以仔细看她了。”说是这样说,公孙纸的眼泪却无声的滑落。

  她疑心更重,又瞧见七公子血红的嘴角隐着笑意,十分怵目惊心。他手抖了下,她迟疑一阵,确定他无害,这才伸手握住他发凉的掌心。

  山边的风极强,几乎将人吹上天去。隐约地,她好像听见什么声音……

  公孙纸猛地抬头,与她对视。

  一阵地动!

  “闲云,地龙醒了!”公孙纸大喊。

  不对!世上哪来这么巧的事?她目光乍异,难以置信。是炸药引起的?她生平仅见过一次炸药炸地,就是在她年幼之际,炸得土石翻飞,比地龙遽醒还要危险。她见地上开始龟裂,立即帮忙扶起七公子,让公孙纸背负着。

  何哉立即退到她的身侧。

  “快离开这!”她面色遽沉,已无平常的畏缩。

  公孙云显然也发觉异样,凌厉之声响遍山崖。“快下山!”

  王沄尾随在后,脚步微地不稳,何哉扶她一把。“姑娘,小心!”及时避开坍崩的山石。

  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自到天贺庄后,她仿佛就被一条无形的线勾着,一步步往这里走来。天崩地裂,教主想要谁死?他要谁死,都太容易了,还是……

  公孙云返身疾落,背起了七公子,回头看她一眼,问道:

  “你追得上来?”

  “自然是可以。”她还有何哉呢。不过,云家庄的人真是重情重义,七公子性命难挽,他们还是不放弃。

  可惜,可惜!太可惜,她始终在那扇门之外,被重情重义对待的名单上并没有她。

  脚下又是一个虚空,何哉及时抓住她。山崖崩裂的速度奇快,她还没走两步,碎石又塌,她左脚一滑,再靠何哉稳住她。

  “大哥!”

  不知何时,天贺庄的少庄主竟自林间窜出,她一愣,浑身竟起无比寒意,何哉心知不妙,喊道:

  “姑娘跟着我!”

  大喊同时,他掠身上前,及时托住被点住穴道的贺容华。林间再次进出暗器,直往此处而来。

  何哉右手扛着贺容华,左手持剑硬生生挡住一枚暗器,公孙云拂动袍袖,卷住另一枚暗器。

  暗器共三枚,公孙云返身再追,但已是不及。

  “皇甫沄,侧避!”他立即喝道。

  王沄眼明手快,侧退一步,以玉箫抵住,当的一声,她滑退两步,但也终于扣住暗器。

  她正吁口气,脚下却是再度虚空,一个踉跄,她避之不及,竟滑下山崖。

  何哉面色大变,正要扑前逮住她的腰身,哪知林间又有暗器,这一次银光对的正是贺容华,如果他不顾一切救她,那贺容华必死无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恍然明白教主精心计画了什么。

  “皇甫姑娘!”公孙纸大喊,扑向前要拉住她。

  言知之易,行知难……言知之易,行知难……坠落的身子速度并未减缓,她看见何哉眼底窜过狠意,随即,他收手反身护住贺容华,放弃救她。

  就在他旋身之际,她已错失被救先机。

  地面崩裂得厉害,公孙云脚下极为不稳,仍是只手抽出腰带,硬是缠住公孙纸的腰身。

  公孙纸极力要勾住她的衣袍,但速度不及她坠下,碎石直落,公孙纸痛挨几下,心知闲云撑不了多少,闲云轻功再好,也需立足之地,何况他还负着老七,能撑多久?

  正这么想的片刻,腰间紧缩,竟是把公孙纸拉了上去。公孙纸心一冷,知道闲云当机立断做出决定了。他撇开视线,不敢再看王沄。

  就这样,一切都在眨眼间发生,狂风吹得她宽袍膨起,她也知道自己在坠下,公孙纸不敢看她,这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她眼睁睁地望着白雾迅速拢去山崖上的身影,终于笑出声。

  “哈哈……”她笑了又笑。“哈哈哈哈……”笑不止了。

  亏她烦恼了十几年,今天倒好,结局提早出现了。

  她闭上眼,任着风速领着她的身子坠落。人死前不都该走马看灯吗?为什么她脑中浮现的是何哉昨晚说的跟定她一生一世?

  她以为从此她可以稍微安心,因为多了一个有承诺的家人。

  她又想起公孙云那亲昵的笑,这样的笑只针对他所谓的自家人。

  这世上不就是如此吗?每个人心中都有重要的人,自然会剔除不能救的人。

  她只是不幸点,被归类在这种可以救就救,不能救就放弃的人而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早就知道有朝一日,她会被舍弃。何哉问她,明知允他回天贺庄为老父送终,下场必会被教主一网捕获,为什么她还要这么做?

  因为,她在等着何哉背离她。就算现在不背离,将来也会背离,而她果然料中了。

  公孙云想拉她出白明教,愿给庇护之所,可惜,大难来时他还是先选自家人。这是人的天性,她不会有怨,只是有一种“啊,终于发生了”的松懈感。

  以后也不必再烦恼她认作亲近的人何时会离去了,也算是老天给她的好运气吧。

  疯子教主用这种手法让她认清这点,让她明白自身的孤单,唉,是不是太激烈了点?好好跟她说,她也早就懂的。

  如今把她玩死,疯子教主到哪去找继位人选?车艳艳是万万不可能,只怕新任教主继位,车艳艳也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

  她意识飘渺。山风不停地吹,令她有种错觉,这风是要把她吹上天的,极凉的气息拂过鼻尖,虽然明知生死在刹那,但对她来说却像永恒。

  风啸声不绝于耳,她忽地掀开眼,瞧着不知什么颜色的天空,突然间,她猛地咬牙,靴底试着踢出,在半空中踢了好几次,竟然让她踢到崖壁,她反应极快,藉力翻了个身,手中玉箫运气抵住崖石。

  可惜她力道不足,没有剑的玉箫只能算是个没有用的鞘身,虽然使劲,但箫身直滑,嵌不进一个稳点,身子不似之前快坠,但照样在下坠着。

  她再咬住牙根,扯下身腰长带,飞地腾出,目标是壁上巨石。哪知,风速吹掀了她的腰带,她愣愣看着,随即又笑出声。

  狂风将她朱色的长腰带吹得狂舞乱窜,像是艳红的血在眼前舞动。她恍惚盯着,注意到腰带尾竟莫名缠上崖下的树梢。

  她面色大喜,但盼这长带不会中途断裂,她连忙一卷又一卷缠上手腕,身子才跌进茂林间的刹那,勉强有止住之势,崩的一声,腰带又被扯断了,她整个身子硬生生跌在地面上。

  剧烈的楚痛几乎自手臂蔓延到整个身子,嘴一张,连喷了几次血,血花染上她视野中的天空,又尽数溅上她的脸。

  她瞪着半天,发现自己还能看见天上的云,才确定她还活着。

  她勉强忍住呕吐,强迫自身爬起来,左臂又是一阵剧痛。她脸皮不停地抽动,背脊阵阵麻感,但她知道要是现在不爬起来,便再也别想站起来了……

  她的面皮不停地抖动着,无法控制。她低头看着左臂,这才发现肘骨自肉里翻出,下臂几乎要断了,难怪她痛得连心都绞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不是没受过伤,但没有像今天这样九死一生,她有点惊讶自己竟能忍到这种地步,连个痛都没有喊出口,她又想抹去滚落脸颊的血,却发觉右手还紧紧握着玉箫。

  她瞪着玉箫看好一阵子。这种箫留下有何意义?她松了手,任它滚到地上。

  她抹着脸,发现不止有血,还有湿答答的眼泪。她哭什么?有什么好哭酌?

  刚才虽然减缓冲势,但撞上地面的力道不小,头破血流,背脊还在麻感流窜,她深吸了口气,五脏六腑因此遽痛起来。

  不知老天是在捉弄她还是给她运气,竟让她在重伤与死亡间,选择了前者。她手指不停地抖着,踉跄走了一步,不能控制地跪了下来。

  喉口一直在压抑着,一张口就是喷出血来,她得忍下。她瞄见左腕还扣着那个天奴环。

  她眸光带冷,用力解开天奴环,不屑抛开。天奴环没有钥匙,终生解不得,以前确实如此,但她十四岁那年就知道如何解开这环,连何哉也不知情。

  这环,还要着做什么?

  心头绞痛,头痛欲裂,她还是憋着一口气,强迫地站了起来。

  大雷在响,只怕再一会儿就要下起大雨。这正是时候,大雨一下,什么足迹也消失了。

  她咬着牙关,跌跌撞撞地走出崖壁,每走一步,晃动的左臂仿佛连着心头,带来无比的楚痛。

  现在她不止流血流泪还流汗了。

  袖口微沉,她记得袖袋是两块碎玉,可惜她没有多余的力气拉掉它。

  她慢慢回头看着她跌落的地方,山上碎石落下不少,但不致会覆盖住一具尸身,地上也有血迹,若真有人下来寻她的尸身,只怕也要在大雨过后。

  那时,找不到人,会以为她走了。

  而她,确实走了。

  从此天涯海角,就只有她一人,再也没有人相伴。

  没有人相伴才好。没有人相伴,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踪迹;没有人相伴,她不用想着这人何时会背叛她、她会何时背叛这个人,多好啊。

  自今而后,逍遥一人游,疯子教主倒是助她一臂之力,不必再考虑何战。

  她非常潇洒地旋身而去,头也不回。

  每走几步,便痛得跪在地上,如果能失去痛觉,多好?但她不能。失去痛觉就表示她离昏厥不远了。

  她又爬起,挑战自身最大的忍度,一步一步,慢慢往前。

  大雨开始下起,消灭她每一步的足迹。这样才好啊,把她的存在抹去,不留痕迹,管他什么何哉、管他什么公孙云,她不希罕任何人!

  混蛋,这么痛……她绝对可以忍。古时勾践都能忍气吞声尝粪便了,她这算什么?忍忍痛而已,就算手断了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忍,她忍……咬牙地忍着……只要她走出这里,只要她没中途断气,只要她能忍着憋住这口气,以后海阔天空……

  海阔天空……

  赤色的身形,逐渐消失在大雨之中。

  第五章

  半年后——

  一身土黄色的简便女衫,上短衫下长裙,腰间随意系了长锦带,非常朴素且简洁,只是质料上等,加上该女相貌十分俊俏,整个人看来就是顺眼得很。

  黑色的长发是待字闺中的打扮,随意弄了个玉簪,长发及腰,其中还有几条细致的细辫。

  她负手走进酒楼,迎面的店小二,问道:

  “二楼有位子吗?”

  “有有,姑娘上请。”

  她看他一会儿,道:“你新来的吗?”

  “是是,小的刚来这城里做事。”

  她应了一声,慢步踏上阶梯。二楼空的位子还多得是,她捡了个靠窗的坐下,经过认真阅读菜单后,道:

  “来几道油炸的菜色,愈油愈好,荤素不忌。”

  “姑娘要不要尝尝几道药膳?这是上回云家庄五公子上酒楼时,咱们掌柜求来的,全中原就咱们一家有呢。”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闲云公子  下一页
闲云公子,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闲云公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