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恶魔妻 > 繁體中文    陈毓华小说作品集  恶魔妻  下一页

恶魔妻  第1页    作者:陈毓华

  前言  东方帮人物表

  东方清俊,英文名字Eli(伊莱),绰号——鱼雷。

  混血儿,黑眸褐发,三十三岁,除了是东方集团总裁还是东方帮掌门人,商业奇才,专长机械。

  东方孙朗,英文名字Gavin(盖文),绰号——美人。

  混血儿,绿眸黑发,三十二岁,统驭东方保安,具有某种稳定人心的气质,东方帮七分堂的总堂主。

  专长跟踪、反跟踪。

  项元啸,英文名字Rex(雷克斯),绰号——神厨。

  东方帮青龙堂堂主。

  纯粹的东方血统,酷爱染发,发色因心情变换,绰号神厨,享誉美亚意大利餐馆L&F(LaFine)的总执行长,发誓要让他经营的连锁餐厅遍布世界。

  二十七岁,是几个师兄弟中年纪最小的。专长格斗、烹饪。

  风静起,英文名字Arthur(阿瑟),绰号——神刀。

  东方帮朱雀堂堂主。

  三十一岁,有流浪癖,金棕眼色,银发,不喜救人,拥有一流顶尖医术,觉得人类活在世界上是一种资源浪费,性邪。

  专长射击、医术。

  炎冽,英文名字Leonard(雷纳德),绰号——老虎。

  东方帮白虎堂堂主。

  三十岁,股王。

  智多星,运筹帷幄,神准。

  专长易容、解码、看巩水。

  无俦,英文名字Vic(维克),绰号——电眼。

  东方帮玄武堂堂主。

  鉴定师,年纪成谜,怪胎。

  只要出土的古物都能一眼鉴定真假。

  专长催眠。

  第1章(1)

  提笔写字的人很认真。

  她正襟危坐,枕腕,饱蘸墨汁的小狼毫端正的写着簪花小楷,案上的一旁放着本来应该要用来临摹的颜真卿范帖。

  颜体已经让她摹得滚瓜烂熟,那范本现在的功用无他,就只是白纸黑字而已。

  笔、砚、纸、墨,文房四宝都是上品。

  她自顾写自己的,提高的宽袖用她大哥买给的缠臂金勒了,露出一节雪白凝脂的膀子。

  木门吱了声,悄悄进来一道人影,又掩上。

  丫头熟知小姐性子,见她一头一脸几乎都埋在纸上,只得咳了咳。

  「我的好小姐,这字真的别写了……事儿坏了。」

  这一嚷,她一个挑勾飞了出去,狼毫在宣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尾巴。

  「是坏了,你坏了我写了一个时辰的字。」桌前的人扬起小脸,雪肤花貌,眉眼水润,白绸衣黑散发,青丝几乎要及地,半点装饰也无。

  丫头嘟了嘟嘴,腮帮子鼓得老高,没什么主仆份际的别过脸,竟然耍起小性子来了。

  小姐看她一脸愤愤不平,似是有话要说,不慌不忙的将小狼毫浸入清水里刷洗干净,然后挂回笔架。

  「什么事教你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皇宫里来了人要大小姐入宫。」她就不信小姐听到消息还不痛不痒,脸上一点表情也无!

  但显然她这心机是白耍了,汾素素还是汾素素,她只是应卯的说了句,「姊姊打出娘胎就许了人家,不适合入宫吧。」

  銮城十大巨贾,论名气,论产业多寡,论商业手段,以当铺跟田产买卖发迹的汾府排名第八,然而,这名次还是沾了汾家一对女儿的光才得到的。

  汾家女儿,名动銮城。

  传说姊姊汾善善要落地时,汾家有五色彤云盘桓许久,家祠蜡烛大爆莲数朵,至于相差片刻后出生的汾素素什么华丽吉祥的景象都没有,还害她的娘亲一口气喘不上来,魂归西天。

  汾老全不迷信,他出身书香门第,从商是不得已,即使全族人亲友都赞成他把二女儿汾素素送给穷人家当童养媳,他也一口否决。

  但是奇就奇在这。

  只要他抱过汾善善再出门谈生意,那天的生意一定自动从天上掉下来,当铺值钱的东西一定流当,收为己有,再以数十倍的价钱被人收购,本来谈不拢的土地买卖也手到擒来;汾素素则不然,抱过她的那天,万事不顺,要不马车撞了人,得赔偿人家大笔银子,生意每谈铁定破局。

  几次下来,他心里很难不毛毛的。

  待孩子满了周岁,汾老全以替女儿们祈福为名,重金请了积德寺的大师来替她们算命。

  这一算,大师一口断定汾善善命格贵不可言,福泽绵长,在家能荫父,出嫁帮夫旺子,富贵逼人,若生在乱世,可以引导天下形势,生在太平盛世,可替守城主得人心。

  对么女,却无一言。

  汾老全缠着积德寺的大师,死活要他也给自己的么女一句什么,大师最后只这么说:「福祸相倚,大小姐的命格有多好,小小姐的命格就有多差。」

  这消息一出汾家大门,还在襁褓里的汾善善立刻变成抢手货,銮城的媒婆真的把汾府的门槛踏破了。

  十几年过去,汾家商行早就买下前后左右的房舍土地,盖作坊,起高楼,开始涉猎其他行业,产业别庄财产多得数不清,汾家少东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大商人,和其他九家商号的人平起平坐,好不风光。

  但再多的威风,跟汾素素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被豢养在府邸的小院落里,衣食无缺的供应着,却不许她踏出小院一步。

  一个是汾家供着的招财福星,一只……一个是毫无贡献还可能招祸的……米虫。

  「听说来的人派头可大了,是东宫来的太监公公。」丫头是这座小院唯一对外的管道,说起来她比小姐还要自由,能接触的人可多了。

  「姊姊的名声也终于传入大人物的耳朵里了。」没有嫉妒,不是羡慕,凤凰总有一朝要栖别枝,她那会带给人福气跟幸运的姊姊要飞黄腾达了。

  「论名声,二小姐你比大小姐响亮,论相貌,两人一个模样,可是我那些姊妹淘们跟着大小姐吃香喝辣,只有我一个人跟着小小姐,要什么没什么,这会儿要是大小姐答应入宫,奴婢丫鬟们也都跟着升天了。」发现说溜了心里话,丫头只是吐了吐舌头,没有丝毫悔意。

  不是她爱算计,丫鬟也想跟到好主子,多少捞些好处。

  说实在,她是同情这个二小姐的,要不是还有大少爷替她撑腰,恐怕早就自生自灭了。

  「这话你在我面前说不要紧,千万别让大哥听了去。」

  「奴婢知道。」

  一提到已经承担起汾家所有家业的少主,丫头就噤口,也会自称奴婢了。

  「如果你不想留在这里,我去跟大哥说。」

  「不必、不必。」她慌了。

  大少爷严格禁止他们这些下人私下谈论二小姐的种种,之前服侍二小姐犯错的丫鬟都没好下场,全被删去户籍往低贱处卖,汾府怎么说都是大户人家,待在这比哪里都强。

  「怎么,我几天没来,你们主仆两个就关起房门说我坏话?」说人人到就是这么回事。

  「少麒哥。」汾素素露出真心的笑脸迎了上去。

  若要说她这小院会有谁来,除了丫鬟,就只有与她年纪相差十岁的大哥会偶尔来了。

  一瞧见汾少麒月桃白的衣角,丫鬟自动的行礼,然后看茶、斟茶,最后退了出去。

  汾素素素来见惯丫鬟欺善怕恶的性格,并不在意,两人在圆桌落了坐。

  汾少麒也不急着讲话,他喝光了茶水,又迳自倒了一杯。

  「哥,凉茶喝多了伤胃肠。」

  「我身体好得很,没那么娇气。」

  听起来有火,这火还不小。

  「是妹妹我要谢谢哥哥心疼我,在忙了一天后还要来探望我。」

  「我们是兄妹,小妹跟我这么客套?」汾少麒总算有了笑意。

  「那少麒哥为了什么心烦?」

  「不就善善在闹腾,连爹也掺在一块,我头疼啊。」他定定的看着么妹,一双斯文的眼底忽地飘过两簇幽暗火苗。

  「为了什么?」

  「还不是皇宫里来旨意,要善善进宫,我想是树大招风惹的祸。」东宫太子开口讨人,如此天家富贵,他们得罪不起。

  「这种事我不懂,但是想来大哥跟爹有了共识?」

  汾素素慢慢把缠臂金取下,珍惜的放在腰际,宽袖滑落下来,她拿一双水银丸似的清澈眼睛定定望着自己的兄长。

  汾少麒接下来的话,教她的肌肤在炎热的夏日透出了一层的凉意。

  「小妹,要是大哥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一定要原谅我。」

  「大哥对我这么好,别这么说。」

  「我们家不能没有善善。」

  「大哥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素素比较没关系是吗?」

  她落在最后面。

  贪婪的看着红色的宫墙,黄色的琉璃瓦,飞檐卷翘,高墙深院,听不到一丝多余的声响,简直没有尽头。

  墙里墙外,一个隔绝的世界。

  这是个云有点多的下午,天空有点灰。

  她像是放出笼子的小鸟,就连脚上踩的金砖,她都趁着宫里嬷嬷往前走不注意的时候,偷抠了下。

  不能怪她,打从晓事,她就被关在小院里,别说出门,连人也没见过几个。

  你跟她总有一个人得进去,如果你不想继续在这小院子里度过余生,搏一搏或许还有机会可以改变你的命运。

  大哥这么说。

  是啊,深院里的时光缓慢而悠长,独居的生活老实说有时候真的很无聊,没有人愿意来跟她讲话,就连丫鬟也跩得二五八万的。

  她一直当不好人家的主子,加上她手头拮据,丫鬟奴才在她身边什么好处也得不到,所以就连她这会能出门了,丫鬟也抵死不愿意随她出来。

  虎口嘛!丫鬟这么说。

  要把自家的福份分给本来就矜贵到不行的皇室,兄长说什么都不肯。

  可她跟善善那么不一样,能骗得了谁?

  这么粗浅的道理谁都知道,要想耍心机,那个帝王家一个个都是成了精的人,兄长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或许对人认识不深,对人性也没懂过,但是,感谢兄长教她识字,她所有的时光几乎都在书里消磨着过来的,书中有黄金屋,有颜如玉,有征战杀伐,有人类最底层的欲望,因为没有人替她分类,她来者不拒的吞食。

  帝王家,没本事的人是进不去的,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整天拿着帐本跟算盘的大哥不通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第1章(2)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千万别乱跑。」嬷嬷也才三十出头的人吧,脸上严厉的线条却清晰可见。

  七、八个满头翠绕,衣服穿了里一层外一层的女子应了声,乖乖的守在大殿门外。

  片刻的安静,几双水灵灵的眼睛已经互相掂量厮杀过一回。

  汾素素不以为意,反正她的下场不会太好,既然心里有数,也就犯不着跟这些志在争宠的人浪费精神。

  也不知道宫殿里头出了什么事,嬷嬷进去就没再出来,这一等,半炷香就过了,她干脆在矮栏杆上坐下,让发酸的腿得以歇息一下。

  两边的小太监拼命拿眼瞅她,好像她随时可以变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站在她前头又前头的两个世家闺女,谈话声全然不掩饰的飘进她耳里。

  「你瞧见没?听说就是她……那个传说中的护国天女?」

  从安家护宅的福气天女变成护国天女了?这也灌水灌得太厉害了些……

  「那不就是神仙下凡了?」

  「顶多清秀而已,论长相哪里比得上姊姊你沉鱼落雁的美貌?」语气很酸,也不知道是真的为别人抱不平还是什么的。

  「是啊、是啊,要不是太出名了,哪轮得到她这种出身卑贱的女人跟我们争?」

  这是人身攻击了,她也不想来好吗?

  「听说她是太子下了旨意去要来的,跟我们不一样。」

  「我们可是皇上精挑细选的秀女,跟那个冒牌货当然不一样。」

  叽叽喳喳加入谈话的人越来越多,汾素素第一次感受到外人的恶意,她努力不去在意。以后都要靠自己了,要是这点小事都忍不下来,以后要怎么办?

  又半炷香过去,内侍终于出来唤人,她们一群人……应该说只有她要整理仪容,这才进了太子,也就是当朝皇帝长子的东宫。

  好闻的味道从青铜麒麟熏炉兽口中吐了出来,蟠蟒雕花大椅子上,歪斜的坐着一个姿态极其散漫的高大男人。

  他身边跪坐两名美女,替他捶肩斟酒,后面两个美女挥舞着大团扇为他扇凉,至于弹琴奏曲的美人分布两侧,这人真是好享受。

  她们这些进来合该要让人品头论足的人,没有谁敢弄出什么声响来,眼观鼻,鼻观心,闺阁该有的气质全摆出来了。

  应该是欢乐风花雪月的场面,看起来却严肃得像是要厮杀。

  汾素素只能盯着脚下极大幅的金丝绣牡丹地毯,研究起这地毯的针脚来,这一针一线绣工简直可以罗列为艺术品,把艺术品当脚踏,皇宫果然是金窝啊。

  她已经觉得她们家吃穿用度都够好了,来到这里一看,才知道汾家全部的产业大概也抵不上人家一根雕龙画柱。

  嬷嬷几天的教导没有白费,一群莺莺燕燕下跪行礼如仪,轻呼,「参见太子殿下。」

  汾素素慢了半拍,虽然也跟着伏低跪叩,已招来君无俦一瞥,他眼神如电,只是霎时,又是一副疏懒模样。

  他坐在那里眼皮也不抬,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都起来吧。」

  他的声音轻柔,像风一样低语,一点都不避讳让人听出来他的漫不经心。

  满朝文武都认为要立业必先成家,那他何妨娶个女子杜悠悠众口,反正他的心也不在女人身上,是谁都一样。

  联姻本来就是帝王家的权术,所以,他一定会找一个恰如其份,对他有所助益的人坐上太子妃的位置。

  领秀女进来的内侍站到了雕花大椅旁边听差,嘀嘀咕咕按着名册上的纪录,把台阶下女子们的家世名字都说了一遍。

  「把脸抬起来让本太子看看。」

  能够来到他跟前的女子不论外貌是否格外出众,大部份都有雄厚的家世背景,这些人里,唯独一个是他指名要见的人。

  他不迷信,不信鬼神,但是他身边对神鬼、天命之说深信不疑的人倒是不少,于是挑起了他的好奇,寻了名义,也想瞧瞧所谓的护国天女长什么模样,有没有三头六臂?

  他慵懒的时候像一汪清泓,但聚精会神后,分明的棱角线条便强硬了,双眸似凝聚了如钩冷月的精锐寒气,整个人如同一把利剑,寒光迫人,每个女子在他的眼光下莫不羞红了脸,手脚无措。

  「春兰秋桂各自飘香,看起来赏心悦目,都留下来吧。」他梭巡了一遍,没有在谁的脸蛋上多作停留,就像买下好几匹布料那么简单。

  「小的带她们下去建档归册,那这些姑娘的住宿要安排在内殿还是外殿?」揣摩上意是他一辈子要学习的事,可是这个主子喜怒不形于色,老练如他仍要硬着头皮问上一问。

  「这些琐事还来问我?小喜子,要本宫罚你还是待会儿自己下去领三十下的掌嘴?」他发出鼻音。

  小喜子眉毛也不敢抖一下,「小的知道了,小的安排好诸位姑娘们的住宿,自己去领罚。」

  「另外去给上头回个话,就说父皇指的秀女本宫都收下了。」

  「是,小的立刻去办。」太监低头跪安。

  秀女整匹的来,眼看也要整匹退下,汾素素隐身在人群堆里,想这样就混过去。

  不过——

  「你留下来。」太子的指头指着她。

  那指头对准着她,像箭矢,她狡赖不掉。

  小喜子给了她好自为之的一眼,便领着纷纷朝她投来忿忿目光的美女们走了。

  霎时,她身边都空了,偌大的殿堂就剩下她一个人。

  这位太子真是太会做人了,一开始就让她成了众人的眼中钉,她哪里得罪他了?

  「知道本宫为什么留下你一个人?」君无俦问道。

  嗯,如柳的身子不抖不惧,好胆子。

  她梳了头油光水滑的长乐髻,头发用银链坠红宝石抹额勒了,眉心有着正中垂落的宝石,发梢用一只玲珑点翠垂朱挽住,一袭蔷薇色春衫,跟其他费尽心思打扮的女子比较起来太朴素了,不过那又如何?反正他很少在意女子长相。

  她摇头。「民女不知。」

  走下宝座,服侍他的几个侍女也随着起来站到大椅的后面。

  明黄丝绦随着他的动作晃了下,那是他身份的表徵。

  「本太子最近听了市井传闻,说我王朝出了个护国天女,能护我青銮王朝国祚绵长万岁万万岁?」他语带嘲讽。

  她扬起眼。

  他的眼睛乌沉如幽潭,看得人心里无端一哆嗦,荻青色蟒袍,金线的纹饰凛冽夺目,金丝绣套软底靴,一顶立金冠竖起了他一丝不紊的发,指甲修剪整齐。

  「太子不晓得传闻不可尽信的道理吗?」她不想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直觉危险,但是就算胆寒,也没得选择。

  「传闻是不可信,不过总要亲眼看过才算,就算你真的有那异能……本宫说你啊,女子在男人面前是不可以抬头的,你没家教难免无礼,看来我得派个人好好教导你女人应该懂的礼仪才对。」

  她赶紧把眼垂下。

  她成天关在屋子,要什么家教,也不会有人教她。

  不过有一点她清楚,青銮王朝的男人一出生就被教导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她的兄长有一妻四妾,对她虽好,可是面对他那些妻妾谱却摆得很大,他都这样了,遑论这个被多少人捧在手心里的太子大人。

  「本宫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不答?」就在他眼前恍神,这个女子真以为自己是能挡一切灾厄,旁人连她一根小指头也不敢碰的福星吗?居然不把他当一回事?

  「民女正在努力达成太子殿下的要求,有家教的女子不该都是这个样子,端庄贤淑,跟傻楞子没两样?」

  反抗,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行为,那就装聋作哑吧。

  「汾善善,本王允许你抬头。」他怔了下,这丫头在拐着弯骂他吗?

  「太子殿下,出尔反尔不好吧?」

  「你以为本宫不敢杀你?叫你抬头你就抬。」他傲慢的下巴就在她眼前。

  汾素素的心抖了抖。

  这人的气势好惊人。

  「不敢说话了?」她脸色青白,知道要怕了吗?

  不过君无俦高兴的有点早了。

  「民女不管说什么都不合您听,您听了只会更生气,那不是自找死路?殿下掌握生杀大权,小女子我只是一只蚂蚁,您随便捏捏就死了。」她想着这人真难讨好,喜怒难测,难以捉摸,幸好她不用每天见到这个人,不然头发会白得很快。

  「你当我这么残暴?」

  他回到座位,几步距离,心思已百转。

  「本宫问你,那所谓的护国天女名称是怎么来的?五色彤云是真的?拥有你的人也同样能得到天下?」

  「实话通常伤人,」她沉吟。「太子爷您贵不可言,不会也相信这种没有根据的流言吧?民女跟普通人没两样,每餐要吃粗粮和细粮混合的米饭两大碗,荤素不拒,有哪点是得道的样子?」

  「你不是吉祥天女?」他的声音沉了下去。

  「不是。」她心里斟酌了又斟酌。

  要揭破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冒着汾善善的名字,打她踏出家门的那一步就在心底拉扯挣扎,横竖都是她得顶着,所以她决定诚实以告,然后,这位太子会放她回家吧?

  会吧?

  接下来是死一般的静寂。

  第2章(1)

  「本宫喜欢你的老实,那么,你是谁?」

  不会有人感觉到他声音里的暴风,也没有人知道他心里转着什么心思。

  可汾素素终究还是发现不对劲,双膝跪了下去。

  就知道她的老实会出事,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包。

  诚实真是最要不得的东西。

  「这不关民女兄长的事,请太子不要牵连我的家人。」

  君无俦居高临下看着她一双像黑玉,蕴藏明亮光彩,此时却无限懊悔的眼,差点就想叫她起来了。

  「熊心豹子胆好吃吗?」

  「民女没吃过,太子尝过吗?」

  这是在鸡同鸭讲。

  「本宫是这么好商量的人吗?阿猫阿狗都可以把我甩着玩,这是欺君大罪,按理要诛九族的。」

  「不是的……宫里头好多好多的人服侍太子你,可大哥说家里不能没有善善……」她慌乱的解释,早知道该听大哥的话,拼了一死都不能承认自己是汾家的灾星。

  灾星去到哪都不会有人喜欢的吧……

  「为什么家里不能没有汾善善,你却是可有可无?」他随意的扳着椅子上的云纹,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红木雕的云纹像脆饼一样被他扳起了一块,然后随手弹开。

  如果她的脖子就像那块木头……汾素素不自觉的捂了捂腮帮子,发现摸错地方,顺着手势滑到颈子,密密的包住。

  君无俦眯起了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怕他折断她的脖子?

  真是个宝,要杀她还需要他亲自动手吗?

  「善善是福星,善善能帮家里赚很多的钱,我却不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灾星,每个人都这么说,可是我做了什么?我听话,小院的门一步都不敢出去,好怕随便就祸祟到别人……」这是她心里最底层的惧怕,她从来没有向谁倾诉过,却在这可怕男人的面前尽情说出她这十几年来的委屈和无辜。

  「本宫可以替你出气,只要一道命令就能让汾府退出銮城,甚至连根拔起。」他阴恻恻的说。

  「不要、不要!」她大声叫了出来,拳头握紧。

  「哦?」他玩味。

  汾素素抓住衣领,神情如露雾般朦胧,破碎的说:「我真的是灾星吗?灾星……这两个字真要应在……这里吗?」要是因为这样株连到她的家人,那她真的万劫不复了。

  老实说,君无俦不喜欢她那种神情。

  「不想应在这里,那么告诉本宫,你来,是因为不怕死,还是被家人逼迫?你不怕进了宫被发现也是死路一条?你赌上了什么?」

  「我来总比善善来的好,她是家里很重要的人,爹、大哥,小弟,一家子的人都喜欢她,至于我,我是可有可无的,少了我这女儿如果……如果大家都能开心,他们都能幸福,那……我也是没关系的。」

  「没有人可有可无,你最好记住。」君无俦从来没看过这么傻的女人,他再度离座,慢悠悠的绕着她转了一圈。

  汾素素不懂这些复杂,又年幼,感觉好像说什么都是自己理亏,可她不能眼看满门因为她遭祸。她嗓眼一阵甜腥,身子摇摇欲坠。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陈毓华小说作品集  恶魔妻  下一页
恶魔妻,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恶魔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