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恶魔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恶魔妻  下一页

恶魔妻  第3页    作者:陈毓华

  「殿下,这事由来已久,不是今天才有,玉主子连侍寝的身份都够不上,三餐有饭吃已经算是待遇优渥,殿下日理万机,这些事您不知道是正常的。」

  「本宫当初叮咛你要时时盯梢,这就是你盯出来的结果?」君无俦沁了冰刀的眼睛瞄了小喜子一眼。

  小喜子仿佛被一瓢凉水陡地淋了下来,腰折为两半。

  「是小的错,请太子爷恕罪!」

  「去把那些没长眼的奴才全给我杖毙,至于你,我有的是机会同你算账!」他心里恶火乱窜,不知为的是哪桩。

  小喜子捏了一把冷汗地低头。

  「太子不用这样,太监宫女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要不是日子过不去了,不会送进宫来看人脸色过日子,这样随便打杀,实在太过分了。」汾玺玉伏地。

  这一牵连下去又是一大堆人,她的本意不是这样。

  「你不怪那些奴才?」他过分?她知不知道这可是在替她出气?

  「不怪,他们都得听命于殿下,又错在哪里?」

  「那么是……错在本宫了

  「民女不敢。」她用一种近乎固执的神情坚持。

  「你的不敢看起来一点诚意也没有。」说来说去居然是他的失误了。「我答应你会改善你们吃穿用度的问题,往后不许再做这种出格的事。」

  汾玺玉静静地再度伏低身,闷声答应。「民女不会再犯了。」

  「很好,那么如果本宫答应你放过这些没用的奴才狗命,你要回报本宫什么好处?」他当众索贿,还一派自然。

  汾玺玉愣住了。

  「殿下刚答应我不追究了。」

  「慈悲从来只会坏事,你大概不知道在这里随时随地都会被出卖吧?而且我什么都没有答应你。」

  瞧瞧汾少麒把同血缘的妹妹养成什么模样?简直是块唐僧肉了。

  「太子是说……」

  「本宫什么都没说。」他笑得可开心了,俊秀的容貌显出一丝邪恶。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供出她在銮城大街卖字的,她还天真得起来吗?

  汾玺玉一直告诉自己别往心里去,这样的人,根本无法相处。

  「把头抬起来看本宫。」

  「殿下曾教训过小女子,在男人面前是不可以抬头的。」膝盖很痛,痛到她不想讲话了。

  「今日不同以往,本宫今天还蛮开心的,就免了你以后的繁文缛节,尽管抬起头来跟本宫说话吧。」很好,真是受教,都多久以前的话了,现在还用来堵他,她知不知死活?

  他的心是万年不化的冰,漂浮的内心是黑暗的,他生来为自己而活,但是,他居然有点喜欢她这调调了。

  突然对她这么好,无事献殷勤,会不会有鬼?汾玺玉可没听过习惯吃荤食的野兽会改吃素。

  「玉主子,赶快谢恩啊。」小喜子催促愣在那里的汾玺玉。

  可汾玺玉已经被这位东宫太子搞得一头雾水,脑袋里全是米浆糊了。

  「看你一脸不信,这样吧,本宫给你一个要求,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说就是。」

  「请让民女出宫,请放我自由!」这几乎是她本能的反应跟要求。

  君无俦顿时沉默到连杯盏里的茶都凉了。「自由?汾玺玉,你可知本宫赐你名字的意义?」他冷飕飕的语调,可以焚毁人的眼光重重地烫着她。

  她几乎知道这位高贵的太子要说什么了。「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人是我的,以后人了阴曹地府,人的也是本宫给的名字,按皇家典制,妃嫔是没有资格葬在皇陵墓园的,本太子就给你这个恩典,以后你死了得葬在我身边,本宫话都说到这分上了,你说你能上哪去?」他的眼光像冰刀子,硬生生地割着她。

  皇宫里最多的是女人,最不值钱的也是女人,女人向他争自由,真是天大的笑话!

  汾玺玉身子一节节地凉软,跪坐了下去,手握成一个发白的拳头。

  这个出尔反尔、说话跟屁一样的……大混蛋!

  半盏茶后,她被君无俦赶出了紫金宫。

  第3章(2)

  君无俦支着额头,眼睛盯着白釉紫花茶盏上的琥珀汁液,问小喜子。「整个东宫的女人里,你说她像谁?」

  「禀主子,汾姑娘不像任何一个人。」

  「与众不同是吗?」

  相较在内殿里头的主仆,汾玺玉孤单站在雕栏玉炮的宫檐下,放眼看去,几重纵深的宫苑已经被明灭的绢红宫灯渐次点亮,大门的石狮子还有屋顶的嘲风兽沉沉地看着天边一角。

  这就是她怎么也踏不出去的皇宫吗?

  「姑娘,请跟着奴才走吧。」一盏五色琉璃宫灯来到她跟前,是小喜子。

  「我自己会回去,借您的灯笼就好了。」

  「太子殿下把尔雅殿拨给了你,从今天起你就是尔雅殿的主子了。」

  「我刚刚臭骂了他一顿,他还要换间好房子给我住,他脑袋坏掉了吗?」

  「噗……玉主子,这话只有你知我知,可不能再说。」小喜子忍笑,稍稍绷住笑意后不忘说教。这真是有趣的丫头啊。

  「好吧,那就劳驾您了。」她实在不想再去细究那位太子的心思。

  「玉主子,请往这边走。」

  千金一尺的鲛绡帐,挂着一排精致小巧的香囊和玉坠,身下是白绸绣缇花香枕,蔓生白薇如意纹的锦被,白色在宫廷里是个大忌讳,在这里却那么自然地并存着。

  是刻意吗?还是他知道她喜欢白色的事物?

  掀开纱帐,她身上只有单衣,但是纱帐的金勾下不知道谁贴心地放了一件玉白绡衣,脚踏上一双珍珠绣鞋,她昨晚脚踩的那双男人黑色软鞋已经不见。

  这里的宫女好快的动作。

  地上毯子织的是朱鸟鎏花,她披上衣服,晃着一头乌黑如上好缎子的长发到处游荡。

  昨晚实在累极,对换了寝宫这件事的兴趣远不如看见美丽大床时兴奋,而小喜子很知情识趣,也不啰唆,只说:「以后这座尔雅殿就是姑娘的寝殿,如果缺了什么请尽管吩咐下来。」

  尔雅、玺玉、玉玺,这人心里头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么沉重的玉石就能镇住她荒谬的命运?压都压死人了。

  小喜子交代完毕便回去复命了,至于她,一觉香甜至今。

  很大器的宫殿。

  内外室的门角都包有刻花铜皮,因为天气好,内外殿窗户窗纱都支了起来,南面粼粼的水池带过来阴凉的湿气,廊外菊花正盛,满眼灿灿的黄,赤金一样,一层深过一层的菊花香气混淆着钻进了殿阁。

  所有的东西影影绰绰,亭台楼阁都拢在薄薄的光晕中。东西都是好的,好到一个极致,所有的事物都是美的,美到一个让人说不出来的奢靡,而人呢,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随意抚摸,眼底还是一片似醒非醒的漠然。

  为什么给她糖吃?她不懂。

  有人打了帘子进来。

  「主子?」莳绘后面跟着佩儿,俩人面带喜气,捧着妆匣、胭脂水粉、梳洗银盆,见状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

  「你们来了。」

  「是,小姐也要见见其他编派来伺候的宫女吗?」

  「她们都是哪来的?」

  「太子妃那儿的,杜侧夫人还有明夫人也遣了两个小婢女过来,小姐人缘真是好,才这会儿就送进来这么多人。」莳绘扳起指头欢快地算着。

  是啊,才这会儿就送进来这么多探子,他的妻妾真不少,可惜一个都不认识。

  「奴婢去叫她们进来给主子请安?」

  「不必了,以后都让她们在殿外当粗使丫头就好。」她没权没势,没背景,没倚靠,将近一年硬生生把自己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已经作够了,不需要这些人再搅进她生活里,随这些人要怎么说她,傲慢无理也罢,不懂人情世故的卑贱蚁民也好,她就是不想应付这些。

  「是。」莳绘懂自己主子的心思。

  「牛大哥呢?」她依着靠背和引枕倚在美人靠上,让俩人替她梳头。

  「他在外头,说主子现在可是一殿的主位了,得避嫌。」莳绘不明白,明明昨儿个大家还围在那个小又旧的小堂里抢吃多谢石家的火锅斑鱼,一宿过去,大哥跟小姐都不一样了。

  「避嫌啊?」她像是确定了什么。「不过是换了个精致的笼子,就生分了。」

  「小姐,人人都想往上爬,好不容易太子殿下对小姐另眼相待,怎么说都算脱离苦海了,怎么你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太子虽然脾性有那么点难测,可以后贵妃娘娘的位置也一定少不了小姐的。」莳绘真的不明白,太子的床可不是人人都能爬得上去的。

  「你认为我爬上太子的床?」

  「请小姐恕罪,莳绘说错话了。」她差点要跪下去。

  「不要动不动就跪,起来吧。」她不想解释,丫环要误会就让她们去误会,这寝宫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去换来的,她的人生无法做主,被人捏在掌心里,只是一盏风中烛,轻轻一口气就会熄灭。

  「去请牛大哥进来吧,他有什么话让他直接来跟我说。」

  莳绘比她还小上两岁,在没有卖身为奴以前应该有过自由快乐的生活吧?相较起来,她没有,从来没有机会真正出去过过一天属于自己的生活,离开汾府,走进来的是另外一座牢笼,她真的不贪心,只要几年……不,几天,她一个人随遇而安地过日子,身边不要有这些人……

  好吧,她是痴人说梦,这种犯了忌讳的身份,大概走到哪人家都会把她当妖怪,也许、也许应该感激太子用他的羽翼护她这一时的周全,而不是送她出去让愚民喂她石头吃。

  自由,她太贪心了对不对?

  「小姐不知道大哥可威风了,原来他可是太子爷面前的大红人,本来只是侍卫长的他现在晋升为侍卫统领了呢^」佩儿看见莳绘说错话,赶紧把话题岔开。

  「佩儿!」莳绘来不及提醒,只得斥了声。

  这孩子乐坏了,这下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

  「我也说错话了吗?」佩儿看见莳绘沉了的脸色,嘟嘟嘴,放下手中事务,「我去叫他来好了。」

  人一溜烟跑了出去。

  「莳绘,别费心思了,按平常打扮就好。」看着利落为她挽了发,转头在挑花簪样式的莳绘,汾玺玉打断她想把自己变成刺猬的尝拭。

  「奴婢好不容易有机会把小姐装点得漂漂亮亮……」莳绘有点失望,不过她也知道主子向来素雅,不爱在头上摆布什么花样的,于是她在汾玺玉发间插上一支镂花流苏金簪,眉心贴上额黄,又簪了两朵红宝石簪花才满意。

  汾玺玉看着自己织金棠长裙,绢罗纱衣,一层紫一层粉,这么娇娆的自己,真是怎么看怎么眼生。

  「看起来你还蛮能适应的,这寝殿住得还满意吗?」听不出是嘲讽还是意态轻慢的声音,随着一双冰冷无温度的眼睛出现了。

  为他打帘子的是小喜子。

  汾玺玉僵硬地站起来见礼。

  君无俦无视莳绘的跪礼,施施然坐上主位,不过,他似乎嫌紫红木椅不舒服,左右挪动,小喜子连忙吆喝小宫女们抱来一堆锦垫,这才安置好他尊贵的身躯,接着他给伺候的宫女们分别使了眼色,一下所有的人都净光了。

  内室剩下他们俩人。

  他穿着朝服,夔龙团花暗纹,外罩纱袍,显然要上早朝去。

  「怎么不说话?」他只手斜撑着下颚,又开始坐没坐相。

  他为什么要来?

  说穿了,是每次都会被她的行为吓到一点、又忍不住多靠近她一点的矛盾驱使着他。

  能在他身边的女人相貌决计不差,但是,他对女子的兴趣通常不会维持过一个月,他有他的帝王业,有他的责任,就算现在距离帝王还有一步之遥,那个位置也是需要经营的。

  其实,管她是祸星还是灾星,他不信这个,当初召见她,为的是一份好奇,后来好奇满足了,却没有把她驱离还是杀掉,一来是真的看在她惊人的诚实,二来嘛……基于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因素,她留了下来。

  留下她,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

  朝廷上党派渐成,你攻我伐暗中较劲已经接近白热化,这节骨眼不管谁犯了一丁点的错,都可能半生心血功败垂成。

  那些想拉他下台的,想抓他小辫子的,虎视眈眈,多得不得了。

  「殿下根本在害我。」

  瞧瞧她现在说的是什么?

  「过来本宫旁边坐下说明白。」他拍拍椅子上的锦靠,对她的「陷害说」表现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瞧,她就是这么有趣。

  所以凭良心说,留下她,他一点都不后悔。

  第4章(1)

  「过来坐下。」

  他们谈话的次数一双手都数得过来,他们有那么亲近吗?

  「本宫有个坏毛病,不爱把话说上两遍。」看她不动,他出言催促。

  还真是唯我独尊到家了!汾玺玉又是一顿腹诽,当然,她也知道惹恼他绝对是自己吃亏,于是,她拉了裙子远远地坐到椅子的另一边,距离他远远的,双手放在膝上,像个小家碧玉那样。

  「怎么说本太子害你?」

  她不言,以后她这冲动的个性要改,换成别人肯定早把她脑袋砍下来当蹴鞠踢了。

  她一直对这位太子殿下有偏见,可是细想,他从来没做过什么加害她的事,真要说只是那张嘴不饶人。

  「民女失言。」

  她是什么身份,居然住进东宫内殿最大的寝宫,即便是以后极有可能掌管六宫之主的太子妃也没有这等荣誉,她凭什么住在这里,要招祸的。

  「本宫怎么觉得你言不由衷?」

  「太子殿下不会想听的。」

  「其实本宫是故意的,故意赐给你这么大一间殿阁,让你引人注目,看你被同样是女人的嫔妃们逼得喘不过气来。」他嗰了嗵舌,一缕稀薄到近乎恶意的笑飞进他的眼。

  就知道他不会安什么好心眼!

  刚刚他还找借口说他不曾加害她,好话果然不必说得太早。

  「冷落我,惩戒我,你很记仇。」惩戒她一开始的出言无状,惩戒她不够恭敬依顺,惩戒汾家的欺骗。

  她的家族开始家道中落,想也是他从中搞的鬼。

  「明明你就只是个关在深闺的女子,没见识,少眼光,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却那么出人意外?」有丝迷惑掠过君无俦的眼。

  就是这个,她的冰清聪慧。他终于明白自己看上她哪一点了。

  可扼腕的是他也发现她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遐想,一点想争取他的心的念头都没有。

  「殿下觉得我有趣吗?」

  「有趣。」

  「对民女来说,我并不觉得有趣。」卖字是为了活下去,坦白身份,为的也是要一条活路。「我一旦变得平凡,殿下就会远远把我抛在脑后了对吧?」

  她的双手没有涂染蔻丹,指甲是淡淡的粉红,流光一转,便有浅浅的珠色光晕,看得君无俦有股想抓起来把玩的冲动。

  他绝少去注意女子的长相,但是,这次,他确定自己会记住她,永远。

  「你把我这太子府当成龙潭虎穴了。」

  「难道不是吗?如果可以,我真不想来。」她宁可还是那个顶着灾星封号、被父兄禁锢在小院的汾素素,而不是这个汾玺玉。

  「你真不给面子,你没有被任何人宠爱过吧?父兄姐弟都视你如蛇蝎,本宫知道你那后娘的弟弟还常常冲着你妖女、妖女地叫,真可怜,不然这样好了,本宫牺牲一点,让你尝尝被宠爱的滋味吧。」

  她蹙眉,就知道住进大房子得要代价的。「别小看本宫的宠爱,而且,本宫很挑剔,宠爱是看人给的,可不是谁都吃得消,也不是谁都能得到。」像是寻到什么能紧扣住他心思的玩具,他笑得很是畅快。

  他太期待她的反应了。

  她不是那些死板的贵族郡主公主,好玩多了,令人爱不释手啊。

  他是皇子,受的是皇子的教育,生活里要学的是骑射武功兵法驭下术……多不胜数,就是没有玩具。

  今天终于得到一个绝无仅有的玩具,他得想想怎么玩,当然,是在不能玩坏她的情况下……

  「你什么时候会对我厌烦?」

  瞧瞧,连敬语都没了,终于把她惹火了吧?

  「汾玺玉,你真问倒本宫了。」他是没有感情的怪物,他知道朝野上下都这么叫他,说他心机深沉,生性狡诈,喜怒无常,做事毒辣,人人敬畏,不讲章法,一句话说不对,比下地狱还惨。

  他随手一搂就这么一大把的称颂辞,其他没听见的不知还有多少。

  这些人小鼻子小眼睛,他才没那么坏,帝王之道杀戮不可少,那些八股保守的穷酸文人书生不懂罢了。

  「得去早朝了,不然真想多留一会。」他懒懒地站起,以为汾玺玉也会踉随着他起身,哎呀,看起来要等她主动来示好得加把劲了。

  啧啧,连恭送太子都不会说。

  不过,他不会派人教导她在这里该有的礼节,他喜欢这个没有被上色的她。

  「过来!」他双脚已经跨过门坎,却想起什么地转过头。

  他极少对人这么和颜悦色过。

  汾玺玉被动地往前,是错觉吗?她在君无俦眼中看到一抹淡到极点的笑意。

  「伸手。」

  她如傀儡般伸出小手。

  「这给你压裙。」从明黄的丝绦上解下一样物品,他递出夔龙玉佩。

  汾玺玉接过手,触手沉重,还没能说什么,他的指头已经抬起她的下颚,然后吻上她的唇。

  这是她的初吻,汾玺玉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君无俦没有狂肆地掠夺,他只是贴着,等她适应,他睁着眼,没有错过她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他发现,她的眼波变得潋滟而温暖,双颊上有了胭脂般的嫣红。

  「这个谢礼我喜欢。」

  他转身走了。

  付出多少,他势必会索回同样价值的酬劳。君无俦头一遭真心笑了出来。

  「混球!」汾玺玉吼叫。

  他笑得更大声,不只小喜子的拂尘都掉了,就连随侍的护卫队也诧异地踏错了脚步。

  那块夔龙玉佩就放在她的梳妆台上。

  夔,是龙的萌芽期,象征着太子的地位,也只有太子能佩戴,刺绣穿在身上。

  这玉佩上半部有一小穿孔,扁平,半透明带着朱砂沁,挺头回首,龙头短角前曲,枣核形眼,有足和云纹,触手温润,是一块上好的白玉。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给她,这可不是随便赏赐能解释得过去的,好多天,她还是想不通。

  也从那天开始,他走到哪一定要带着她,然后她在哪,他就在哪。

  「玉主子,肩銮已经在外面候着,就等您了。」从外室进来的莳绘看见自家主子连眉毛也没动,赶紧用螺黛画高了她的眉峰。

  「我的好小姐,你不是说要自己来,奴婢都去招呼过外面了,你还在发怔,在想什么呢?」

  她的眼角是一片极致的美丽,心里却是无比生涩的无奈。

  笙歌管竹的夜宴突然间多起来了,戏子,说书,跳舞,唱歌,不知轮过几回,一开始还觉得新鲜,男人们的心其实也不在那,她这陪衬的也跟那些精致的盘子家具没两样,杵着,时间到了又一顶软轿送回来,每天看着那些饮酒作乐的男人,她心里只有厌烦。

  虽然知道无用,她还是推辞过,说:「民女既不能歌善舞,也不善骑射谈唱,对太子的大业一点帮助也没有。」

  「谁说的,今天的客人很重要,你只要打扮得美美的坐在本太子身边就可以了。」

  处理国务,批奏折,接见外臣,甚至决定明年的泰山祭祀也由他去,都这么忙了,

  他还有时间风花雪月,体力之好让人咋舌。

  于是三天两头的宴会,一下在潇湘水阁,一下在晏天楼,虽然不出东宫,却已经搞得她晕头转向。

  为什么他不带正妃出席?因为这样,还赐了她肩銮。

  「玉主子,请上轿。」在尔雅殿外面候着,替她掀帘的是穿着侍卫统领制服的牛大。

  自从搬进这里,汾玺玉还没有机会和他打照面。

  她点点头,便要钻进轿里。

  「小姐……请别怪我。」

  「你做了什么要我怪你?」她止了步子,却不看他。

  「我没办法看你那么辛苦,所以把你出宫的消息禀报了太子殿下。」这话堵在他的心口太久,不说,他心难安。

  汾玺玉看向灯火闪烁的远方。

  「你我都是一样受人命,身不由己,有什么好说的。」人都是被命运推着走的,要想单凭己身是太自不量力。

  「玉主子……」

  她弯腰人轿,已无他话。

  「起轿!」打着灯笼的莳绘喊了,缀着缨络流苏的软轿平稳如地地晃荡出去。

  牛大看着浩浩荡荡的人轿逐渐远去,仿佛知道有什么再也挽不回来了。

  第4章(2)

  宴席在晏天楼举行,这样的极盛繁华明明很近又很远。

  一下轿就看见一双眼滴溜溜转着的小喜子,自从太子把她带上带下开始,小喜子公公对她执礼甚恭,打千请安从来没少过,他是太子的贴身太监竟然在外面等她,是有什么要叮咛的吗?

  「玉主子,今天要宴请的是三王爷、五王爷,太子殿下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我知道了。」

  说也奇怪,要事先知晓宴客名单,君无俦会给她恶补着装品级,三省六部御史,有时候连闲散宗室也会搭上几句,要是他忙不过来,那么,小喜子就是他的传话人。

  当朝皇帝-总共有五个儿子,七个公主,这阵子她频繁地见过二、四王爷,这次设宴总算把皇帝的五个儿子都看齐了。

  谢过小喜子,她穿过曲通幽径的抄手游廊,廊下间外,值夜的人不知多少,却安静得像没有人,只有曲池里的锦鲤听见人声,摇头晃尾地聚拢过来。

  「你终于来了,绿叶太多没有香花点缀,好无趣呢。」令人意外的,君无俦站在晏天楼的水榭边,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

  他微带酒意的眼睛看着她今晚的一身宫装打扮,一条彩绣花鸟纹齐胸襦裙,银白色裙据,发上足金簪花,胸脯露出一段凝脂雪白。

  嗯,好看归好看,但是他招来大宫女拿来一条披帛,见她遮去不少肌肤,这才把她迎了进去。

  「来吧,就让所有的人看看本宫有多么宠爱你。」

  他的话令汾玺玉无端生出一胳臂的疙瘩。

  灯火通明的阁楼里笑语喧哗,由于摆了地龙,温暖如春,冷冷的秋意只能在外面盘旋。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恶魔妻  下一页
恶魔妻,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恶魔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