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非君莫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非君莫属  下一页
 
 

非君莫属  第19页    作者:于晴

  「我俩随处一站,任谁也会说咱们像姐弟。」

  「以前,你并不介意的。」

  「十几岁的时候哪会想这麽多?以为自己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去完成想做的事,结果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却像一场恶梦,到头来,见到镜中的自己已有老态,而当年想做的事一件也没完成……」

  莫遥生听她说得唏嘘,心里微微发麻。

  是啊,她自幼跟著她那娘娘腔师父学武,一学学了十几年,听了她师父加油添醋闯荡江湖的故事又仗著自已一身好武功,十分想入江湖玩,不料遇见他,结了姻缘,拖了她的梦想。後来她失了踪影,他简直拿家产黄金当石头,不停地砸下去寻人,以为她会在江湖上出现,哪怕她只是一闪而逝,他砸出去的家产也够知道她的去处,偏偏全无音讯——那是他第一次拿黄金换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听她言下之意,她根本不曾入过江湖。那麽,这十年来,她在哪里?他一连上山找了她师父数次,都不见她回去过。

  她说,这十年来像恶梦……她究竟在这十年间过了什麽样的日子?

  思及此,他心里麻感渐甚,几乎要冲口问她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你怎麽一脸难受样?」沈非君见他的脸色略白,额上不停冒汗。「是不是哪儿痛得厉害?」

  「非君,你……」他拉下为他拭汗的小手,张口正要打破对自己的承诺,问个详细时,沈小鹏终於忍不住跑过来。

  「我来!」他叫道。

  沈非君尚搞不清楚自己可爱的儿子为何出此言,自己手上的碗便被他拿了过去,他顺手拉过自己为莫遥生拭汗的手,用力地挖了一大汤匙,送到莫遥生的嘴前。

  「快吃!」

  哎啊啊,这不是父慈子孝的画面吗?沈非君的眼睛直眨著,眼泪差点就要夺眶而出了。呜……好想哭。

  莫遥生楞了下,见沈小鹏死瞪著他不放。他眯起眼,冷笑:「我要一个小孩子喂吗?」说完,瞧见沈非君似乎有些泪迹,他心一惊,赶紧道:「我没力,有人喂便好。」语毕,百般不情愿地吃下这小鬼的喂粥。

  「对,快快吃完。余叔叔他们随时会来救咱们。」见沈非君讶异,沈小鹏得意地说道:「我怕跟他不保险,所以他发现你被掳了之後,回头扮作俗气商人时,我顺手在林间留下记号,余叔叔若瞧我不见,一定会四处寻找,只怕此刻也找著我留下的记号,赶来救咱们呢。」

  见这小鬼将余沧元说得像神一样,莫遥生轻哼一声:「他一人能抵这数十人的小山寨吗?」

  「那敢问,莫少侠扮作商人混进来,写了赎人信回老家後,打算怎麽办?真让人来赎你吗?你家的黄金真有山高?那要等到什麽时候?」

  「我并非江湖人,现在只是一介商人。」莫遥生俊美的脸庞露出阴沉,道:「一个商人除了钱,就是玩手段了。入夜之後,我要放一把火将这里烧了,烧个精光,一条性命也不剩。」

  「放火?」这麽狠?

  「好!」沈小鹏大叫。

  「小鹏!」沈非君瞪著沈小鹏。

  後者立刻叹了口气,嘴里咕哝道:「余叔叔曾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为免寻仇、为免他们又作恶,自然是要赶尽杀绝的。」

  沈非君闻言,差点昏倒了。她知余沧元的个性极为冷酷,其性也多疑不易信人,但他待小鹏却是不错,所以她一直让小鹏跟著他学习,同时也让小鹏不缺父执辈的人亲近,可是她没料到余沧元连自己的观念一块地灌输给小鹏啊。

  「这倒是。」莫遥生点头说道:「方才他们带著我到主屋去写信,我趁机将地势记个清楚,要放火不是问题,只要风向对了,我可以保证这场火烧它个几天几夜都不会断。」

  沈非君看向一脸狠意的莫遥生,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他……这是她记忆里那个凡事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莫遥生吗?是那个气度大到连她都自觉此生再也找不到像他这般好人的莫遥生吗?

  莫遥生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对,惊觉自已阴沉的一面竟在她面前暴露,连忙柔声说道:「非君,我是为长远打算。你瞧——」他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姑娘。「那小妇人有什麽罪?咱们一时心软放了这些人,改日他们故态复萌,又开始掳人抢劫,那咱们也算是共犯。」

  「余叔叔也这麽说过呢。」沈小鹏同意地点点头:「为了保命,该做的一定要做。」

  是啊,那就像是当年她与鸣祥她们共谋杀了鸣祥她义爹一样,为了保住鸣祥、保住小鹏的性命,所以她一发狠,毫不犹豫地赌上了自已的命,去杀一个对小鹏未来造成极大威胁的男人,跟现在他们要杀人有什麽两样?只是人数多寡而已。

  只是……她是被逼到绝处,不得不发狠,但她从没有想过像莫遥生这麽和善随和的人也会有这麽心狠手辣的一面啊!

  变得好陌生,连她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真认识眼前的人。

  莫遥生看出她眼里的恐惧,连忙拉住她的手,笑道:「你说不放火就不放。那,咱们放过他们,不生事,入了夜就逃,好不好?」

  沈小鹏闻言楞了下,看向他柔情四溢的神色。他变睑……简直比翻书还快,沈小鹏心细,瞧见他眼底残存的杀机,轻「呀」了一声!难道这莫遥生打算先带他们逃走後,再来解决这几十条人命?

  这人,简直跟余叔叔不相上下嘛。沈小鹏忖思道,不知该不该告诉他娘亲?

  他又不经意地瞧见莫遥生紧紧抓著他娘亲的手,他心里有些不高兴,却又发现这姓莫的手……是不是在微颤?

  这怪人,在颤什麽?连火都敢放了,还有什麽好怕的……怕娘对他起了厌恶之心吗?

  不怕杀人放火,却怕娘不喜欢他?

  沈小鹏讶然想通,微偏著头重新打量著这莫遥生。

  「你的手在发汗了?」沈非君皱起眉。

  「我发汗,是怕无法顺利救你出去。」他面不改色地说。

  沈小鹏用力哼了一声,低语:「恶心。」

  沈非君微微一笑:「我若没有自信走出这小山寨,昨天就不会跟著走进来了。」

  「你不是被掳?」

  沈非君暗叫不妙,瞧见儿子幸灾乐祸的表情,她反应极快,掩嘴打了个呵欠,困声道:「我有点累了,从昨天晚上补衣服补到刚刚,弄得我浑身酸痛。」

  「补衣?」莫遥生与沈小鹏齐声道,随即双双住口,同时心里一松。

  莫遥生咧嘴笑道:「你困了,我也困……」

  「男女授受不亲,你想干嘛?」沈小鹏大声喊道。

  莫遥生不把这小鬼当一回事,对著沈非君露出年轻无辜的笑颜,道:「你让我靠著,眯一会儿眼,等入了夜,咱们就行动,明儿个一早保证咱们会在舒服的客栈好好睡它一觉。」

  同样是笑,在不同人的脸上,自有不同的功效。沈小鹏知莫遥生长相俊美,但没料到他的笑颜十分迷人,可以让他十年不动芳心的娘亲一下红了双颊。娘,你是忘了方才这莫遥生的狠劲了吗?一下就被他的笑给骗了!

  沈小鹏见莫遥生闭起双眸,当真就靠在他娘身上,他咬著唇,恨恨地瞪著莫遥生,瞪到莫遥生还是没有张开眼理会,他奔上前,埋进娘亲的怀里。

  要耍贱招,他也会!

  「小鹏!」好感动啊,小鹏有多久没有主动抱住她了?呜呜。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非君莫属  下一页
非君莫属,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非君莫属>>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