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非君莫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非君莫属  下一页
 
 

非君莫属  第3页    作者:于晴

  「哦?」那男人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会儿,目光仍是紧紧锁著满头大汗的她,最後,他轻佻地斜睨站在自己身边脸色一脸苍白的凤鸣祥,邪气地笑道:「你说,我为你找个玩具,好不好?」

  「玩具?」凤鸣祥面不改色地问道,同时将小小的身子微往後侧了点。

  沈非君心里微讶那男人微微弯身靠近凤鸣祥的亲密姿态,还来不及猜测他对凤鸣祥的心思,忽而听见他开口说道:「一个一碰就碎的女人有什麽好玩的?咱们拿她刚出生的儿子来玩,由你来养著他,要当废物、要当出气的,甚至你要养他来对付我,我都不会反对,你说好不好?」

  「义爹,」凤鸣祥微笑道:「你在胡说什麽?我怎麽会想要对付您呢?」

  那男人似笑非笑的:「既然你都不要,那我就毁了他的脸,斩去他的四肢,让他口不能言、眼不能看,我只留住他的耳朵,我要让他慢慢地成长,让他听见四周所有的声音,让他了解周遭人与他的不同,让他连自杀也不能……鸣祥,你说,最後他的心智会变得怎样地有趣?」

  沈非君在旁闻言,几乎要冲上去跟他拼命。谁敢动她的丑娃娃?心里才这麽想,眼角却觉禳福的眼神有些奇异。

  她心一惊,突生的念头骇住她!

  这多疑的男人,在试她?

  她瞄到那叫寿儿的小女孩仍在自己的身边,好奇望著她怀里的娃娃,她赌下了这一辈子回想起来永远都会颤抖的决定。

  她装出骇然万分的模样,倒抽口气,不由自主地松开双臂,让怀里的娃娃直落下地。

  她不低头看自己的孩子,只是恐惧地瞪著那男人,眼角直看著身边的寿儿。

  那叫寿儿的连动也不动,呆呆地看著婴儿往地上坠去。

  怎麽不动?这叫寿儿的怎麽不动?

  「寿儿,」凤鸣祥著急叫道。

  那叫寿儿的浑身一颤,扑身飞出,及时抱住婴儿。

  「鸣祥,我乖,我接住。」寿儿害羞地笑了笑。正要把婴儿炫耀地提到凤鸣祥面前时,沈非君瞧见寿儿的衣袖全是血,不像是她受伤,反倒像是别人的血……

  她刚杀过人?这麽小就懂得杀人?

  「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她无助地泣道。

  凤鸣祥立刻将孩子接过,避开寿儿讨好的笑颜,上前交还给她。沈非君感激地看著凤鸣祥,全身早已汗湿一片。

  男人轻轻哼了一声,说道:「一个连自己亲儿都救不了的母亲,在这世上还有什麽用处?寿儿,你睡觉的时间到了,回去你的房间。」

  「好。」寿儿频频回头看著凤鸣祥,依依不舍地跟著那男人离去。

  过了几个月,沈非君躲在房里紧紧抱著儿子,确定凤鸣祥她义爹早就忘了她们母子俩,才真正松口气。

  她曾经想过就算逃离了天水庄,那男人也会认为人之常情,不会花费多馀的工夫来找他没兴趣的人。为了儿子,她该逃,她想见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个男孩,但她若逃,就得要抛弃救命恩人,依她的性子……她做不到。

  最後,她决定留在天水庄里。

  数年之後,那男人死於背叛之中——当然,她这个在他眼里没有用的女人也参了一脚。

  新生活由此开始,她终於可以恢复到以前那个脾气极为刚烈的沈非君了。

  第一章

  「娘娘」童稚的男音远远地响了起来。「娘,别闹我了,快出来啦!」

  春天里,难得的烈日照得小男孩有些汗流浃背。他拭去额上的汗,吃力地提著饭盒,慢慢地绕过楼阁,走向屋後微陡的斜坡。

  斜坡之上,是一片春天的绿,鸟在啼、风在吹、草在动,就是没有他在找的人。他呆了下,有些错愕小丘上的空无一人。

  「娘?」

  除了这里,他那个爱哭的娘亲还会到哪里去了?

  从他有记忆以来,鸣祥她义爹在世时,她从来没有出过天水庄啊,这十几日来,莫不飞的师兄弟借住庄中,因为娘亲是妇人,不能随意出去见陌生男子……这是他的娘自己说的,然後就把自已关在这院里,足不出户的。

  「现在她会去哪儿?」他自言自语,心里有些慌张。从小他娘就在他随手可触之地,从未让他找不著她过……啊啊,那是什麽?

  他眯起眼,弯下身,边走边瞪著那树下草丛里露出白白的、小小的……赤足?谁的?无名尸首的?还是……他娘的?

  就在光天化日之下?

  「娘!」他胀红了睑,低吼一声,奔到树下,立刻用力拉下那掀到小腿的裙尾,密实地盖住她光滑洁白的赤脚。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若是让旁的男人看见了还得了?他心里明知没人敢擅闯他跟他娘所居的这座楼院,但就是微微地气了起来。

  「娘!」他压抑地小声喊道:「别在这里睡,会晒伤你的啦!」

  躺在草地上的女人像睡得极沉,淡色的薄衫贴著玲珑的曲线,一点也看不出是生过孩子的妇人;美丽的脸孔……只有在睡著的时候才不会对他哀声叹气外加眼泪勒索。他的娘,不哭的时候多好看,一哭就像是被毁容一样的可怕,往往一天下来,他起码要看他的娘被毁容十来次。

  他叹了口气,咕哝道:「鸣祥看见她哭就叹息,余叔叔看见她哭就视若无睹地转身走了,偏我是她的儿子,还能怎麽办?任她欺到底了。」有这种娘,真是要操劳他一辈子了。

  谁教她娘虽是二十多岁,个性上却比他还要孩子气,让他每每都觉得……好丢脸,哪有人家的娘亲在自己儿子都十岁了还当他是个婴儿娃娃,动不动就搂搂抱抱的?肯定是他的娘太过恋子,所以相处多年的余叔叔对他的娘亲从没有动过心。这样也好,她不好照顾,就由他这个可惜投错胎的儿子来照顾她一辈子,省得以後余叔叔怨极他们母子——

  忽见阳光颇大,热热地照在他娘白皙的美颜上,他有点不情不愿地踱到她的面前,挡住烈日的热度直接晒到他的娘亲,完全不觉被罩在阴影下的娘亲微微含笑,慢慢伸出一双手臂抱住他的小腿。

  他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娘!」

  沈非君用力一眨眼,鼻头就红了起来,哽咽道:「我的乖小鹏,我就知道小鹏对娘最好了!怕娘热著,还学古代孝子奉献身体为娘挡阳,娘好感动喔,感动得忍不住要哭了。」

  「不哭!不哭,不准哭……」可恶,又要看他娘毁容的样子了。他胀红脸瞪著她满眶的泪水,恼叫:「谁帮你挡了?我是在想要怎麽叫醒你,娘,你快起来啦!」

  他娘的眼泪比起江南的水还要廉价,偏他就是没辙!

  「小孩子年纪一大了,就爱拗著脾气,你以前多可爱,捏著你的鼻头,你连呼吸也不敢,现在我说一句,你就反一句,呜……娘好痛心……」

  沈小鹏微气地使力後退一步,见他的娘像具尸体毫不设防地被他拖动,他立刻停步,通红的薄睑皮不停地抽动著。

  「呜呜……」

  「娘,这是我的新裤,你不要哭了一堆眼泪在上头!」

  「啊啊,我好悲伤啊,我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竟然只在乎他的裤子?」她用力抽气,水气十足的美目掉出更多的水。

  「娘,我想你悲伤得食不下咽了吧?我刚请大雪楼送吃的过来,你吃不下没关系,鸣祥肯定爱吃。」

  「大云楼?」沈非君的眼泪停了。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非君莫属  下一页
非君莫属,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非君莫属>>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