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非君莫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非君莫属  下一页
 
 

非君莫属  第4页    作者:于晴

  「是啊。」他很认命地哄道:「就是那个娘你爱极的大雪楼,冰鲜羹、四喜丸子、荷叶饺,还有……啊啊,娘,你在做什麽?我的裤子要被你拉掉了、拉掉了啦!你要起来,不要拉著我,自己爬起来啦!」

  沈非君见他脸红到随时都会昏厥的地步,只好慢慢地松开抱住他小腰的双手,可怜兮兮地坐起来。

  「别露小脚啦!」

  「只有小鹏看见嘛。」

  「那也不准啦!」

  沈非君面露委屈地将赤足缩回裙内,见他满意地点点头,才用力叹了口气,细声细气地抱怨:「真不知道你的性子像谁。」

  不像她,自然是像那个早就死了的爹啊。沈小鹏心里想道,却没有说出口,只是边将饭盒里的饭菜拿出,边随口答道:「我当然是像余叔叔了。」

  「像余沧元?」她掩嘴失笑道:「像他,小鬼你再学个二十年都不及他的一半。」

  余沧元虽名为她的义兄,但其性多疑、城府极深,虽同住天水庄数年,却从未看过他出自真心的笑颜。

  偏偏他是天水庄里唯一的男子,小鹏自幼无父,拿他当父辈的崇拜,她一点也不意外。

  她托著腮,往沈小鹏清秀的相貌看去。他虽年幼,但未来的个性已经可见雏形,爱装老成,脾气又易被撩拨,面皮比女人还薄,这个性子极易被人欺负,她却不想改变他。

  「娘,你瞧著我干嘛?」他头皮发麻地问。

  「我受不了了,我家小鹏好可爱啊!」她扑上去抱住他。

  「娘!」又来了!「你不要闹我了……你快勒死我啦!」一鼻子都是他娘身上的香味,可恶!他多想学像余叔叔一样一身的男子气味,偏他娘爱抱人,弄得他天天一身香。

  「娘,你要吃就放手,不吃,你就继续抱!」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小鹏喂。」她细声说道。

  青筋在薄薄的脸皮上抽动,因为恼怒而变粗哑的声音从他的牙缝里传出来——

  「娘,你认为谁是娘?谁是小孩?」

  「你叫我娘,我就是娘喽。」她用力眨眨眼,美丽的眼眸像湖,随时都可以掀起水气。「小鹏,你娘好饿好饿,从早上就饿到现在……」

  她的撒娇还没有完,沈小鹏就已经受不了,拿起筷子夹菜恨恨地塞进她的嘴巴里。

  「唔……还是小鹏最好了。」她感动地说。想要伸出手再抱住这个软软的、还带点乳香味的儿子,却遭他瞪眼,她只好可怜兮兮地缩回身侧。

  「娘,我记得早上特地问过厨房,她们说早就送过来了,为什麽你不吃……」见她一脸心虚,他眯起眼,很用力、很用力地把四喜丸子再塞进她的嘴里。「娘,你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以前……小鹏天天都会陪娘吃早饭嘛。」

  如果头发可以竖天,他早就气得怒发冲冠了。他好怕他还活不到长大,就被他的娘给活活地气死了。

  「娘,我不是说过,莫不飞他师兄弟来,我跟著余叔叔身边学习如何当一个好主人吗?」他要忙著长大、要忙著学习大人应该要懂的事情、要忙著读书,还要忙著应付莫不飞他们那票子师兄弟的骚扰,他好忙好忙的,偏他的娘像个小婴儿,老爱黏著他!

  沈非君见他一脸又气又恼又心疼,立刻很委屈地说道:「可是小鹏昨天也没有来找娘,让娘孤伶伶地一个人用早饭,让娘孤伶伶地一个人发呆,让娘……」

  「停!」他连忙低叫:「娘,你不要试图勾起我的内疚!其实,你也可以走出这院外的……莫不飞的师兄弟人还算不错,有一个是长得壤脸了点,但我想他们一定不会介意的啦。」

  「我不要。」她拒绝得很乾脆,让沈小鹏刚熄火的头顶又窜出白烟。

  「娘,我会长大的。」他咬牙咬得好痛。「以後我要忙的事情会愈来愈多,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陪著你的……好啦,你不要哭了,我拜托你不要哭了啦,今天小鹏陪你一整天!明知你的眼泪是假的,偏我傻,可恶!」

  沈非君眼泪汪汪,嘴角却不小心扭曲了下,细声问道:「你不用陪莫恩公的师兄弟了吗?」

  「他们好像去接其他师兄弟了吧,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沈小鹏说道。小心地舀了一小匙的冰汤递到她的唇畔,等了一会儿,不见她开口,他奇怪地瞪著忽然恍神的娘亲。「娘?」

  她慢慢回过神,收起唇边飘忽的笑意,乖乖张嘴喝下。她随意问道:「我记得莫恩公好像是他们的小师弟,来庄的两人是五师兄跟六师兄,那他们要接的就是大师兄、二师兄跟三师兄了?」

  「娘,你少算了四啦。一、二、三、四、五、六、七,莫不飞还有个四师兄呢!」是他错眼吧,他娘的脸色好像有点白?「娘,你是不是著凉啦?」他担心得抚上她的额头,顿觉一片冰凉,心里吓了好大一跳。

  「我没事。要来的是老四?」

  「娘,你怎麽连手也凉凉的?」娘在他心里是铁打的身躯,记忆里从来没有倒下的时候,唯一的一次就是在鸣祥义爹死去之後,她病了好几天,鸣祥说娘亲是放下了心、松了弦才倒下的,那时她的脸色也像现在一样的白。「娘,我去找大夫来,好不好?」

  「不好。」她还是拒绝得很乾脆。

  「娘!」

  「那是娘对陌生男人有恐惧感嘛!一下子来了这麽多男子,我会怕嘛。」沈非君面不改色地说道,反手握住沈小鹏暖暖的、小小的孩童的手,唇边勾起满足的笑:「还是小鹏最好了,小鹏最好永远都不要长大。」

  沈小鹏连眼也不眨地望著她。半晌,才咕哝道:「娘,你怕男人怕成这样,说你成亲过,谁会相信啊?」他用力地叹了口气,可怜的小手任著他娘握著,跟著在娘亲香香的身旁坐下,很认真地说道:「娘,迟早,我会长大的,我会追上你现在的年纪的。」

  「嗯,我懂。」

  真的懂吗?沈小鹏偷觎她一眼。那为什麽他的娘虽然在笑,却显得有些悲伤?他很快很快长大不好吗?长大了保护娘不再受任何人欺负,至少,他的双手可以强壮到像余叔叔那样,彷佛可以为心爱的人撑起一片天来。

  「我还记得……小鹏刚出生的时候,好小,我一只手臂就可以抱起你呢。小小的、软软的,戮一戮脸皮就会陷下去,小嘴只塞得下我一根手指头。有一阵子你头好秃,好不容易长了一点头发,娘每天就拿梳子帮你梳头,希望愈梳愈长、愈梳愈多,结果不到几天,你那一点点的头发就被娘梳掉了一半……」

  「娘,别再说了啦!」真丢人!

  沈非君看他小脸红通通的,知他性子害躁。哎啊,她就爱见她儿子又气又恼的样子,好像一根冲天炮,一点就飞上天。

  「娘又不是故意的。那时候鸣祥、禳福又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也不可能去找个奶娘来……那几年娘好怕你生病,你病了就要请大夫;一请大夫,我又怕鸣祥她义爹会注意到你的存在……」她停了下,发现自己这个可爱又平常爱面子爱得要死的儿子正紧紧回握住自己的手,双眼却瞪著前方,故作小大人的模样,弄得她心好痒,好想用力抱住这个很容易就被欺负的儿子。

  「反正,他死了,没事了啦。」沈小鹏咕哝道。

  「是啊。」她眨眨眼,暗暗深吸口气,克制自己的手痒,又细声说道:「说到你小时候,就让我想起你刚出生……」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非君莫属  下一页
非君莫属,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非君莫属>>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