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第20页    作者:于晴

  青衣瞪着东方非优雅的背影。

  「……大人,王丞亲口招认,京军抵达时,阮大人已出城门。城门一关,外头皇朝战士只有百来名……」

  「如果阮冬故活着,又怎么会诈死?一诈死,这一辈子她想再当官,那可难了,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

  「是。」青衣轻声答道。他家的大人,对阮东潜执着太深,连她死了也不肯相信吗?

  东方非垂下眸,嘴角微扬:

  「是啊,本官也这么想。当初本官要她辞宫,她百般不情愿,除非她看见了她心目中的太平盛世,她才愿松手。」

  所以,死了的可能性居多吗?

  思及此,他心里一阵恼怒。

  他身居朝堂十多年,十多年来有多少人想要斗垮他,他欢迎又期待,偏偏世上来当官的,尽是一些软骨蠢才,别说斗垮他,他动动手指,就全跪伏在他脚边,让他无味得很。

  当年,来了个令他十分意外的阮卧秋,他兴高采烈,等着阮卧秋创造属于他自身的势力,可惜气候未成,就被一群没长眼的盗匪给害了,那时他又恼又恨……

  却不如现在这股油然而生的空虚与寂寞。

  朝堂之内没有阮卧秋,他照样玩弄权势。

  如今世上少了一个阮冬故,他竟然时刻惦着她,她若死,世上还有卜么乐趣可言?

  她若死啊……

  不只遗憾,不只遗憾!

  赫然起身,不理青衣的错愕,他走到庭院中央,任由夏日凉风拂过他光滑的玉面。

  衣袂轻飘,黑发微扬,俊美的脸庞始终凝神沉思,其专注的神色是青衣从未见过,至少,从未在朝堂上见过东方非有这样专心对付人的时候。

  「只有一个最不可能的理由。」东方非忽然道。

  「大人?」

  「如果以诈死方式,从此消失在朝堂上,她必然不肯,那么只有一个原因,能促使她诈死。」

  青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东方非揣测凤一郎的作法,寻思道:

  「除非她重伤难以反抗,凤一郎才有机会令她诈死。」

  「大人,这样的机会微乎其微。」青衣不得不提醒。他家大人智比诸葛,神机妙算,从不去设想不可能的答案来骗自己……

  这一次,他家大人抓住的是最不可能的理由啊。

  东方非回头,剑眉轻扬。

  「青衣,一个满腔抱负还没有完成的人,你要她死,她还不肯呢。」

  「如果……大人,阮大人真的死了呢?」她那样正直的人,会比谁都还早走,他家大人不会不明白的!

  东方非哼笑一声,负手而立,仰头注视着远方的圆月。

  直到青衣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东方非才不在意的哈哈大笑,随即脸色一正,比夜风还要冰冷的声音遽然响起:

  「那就把长西街那间她爱吃的饭铺烧了当她的陪葬,让她在九泉之下,看看她违背承诺所带来的下场吧。」

  阮冬故,我等妳到京军班师回朝日,我要真确定了妳的死讯,一定将妳的骨灰洒在京师,让妳亲眼目睹,什么叫真正的搅乱朝纲,死也不瞑目!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为……怀宁,接下来是什么?」

  「不想说。」

  她搔搔头,想了老半天就是想不出来。

  「既然背不出来,就不要背了。」

  她闻言微讶,回头看见凤一郎自门外走来。

  「一郎哥,我可以不再背了吗?」

  「冬故,当年我督促妳读书,是为了让妳明白道理,为妳的官位铺路……」凤一郎平静地微笑:「如今,妳心中已有属于自己的道理,何必再背?书是死的,妳却能将属于妳自己的那本书牢牢放在心里,这比许多读圣贤书的官员还要厉害。」

  这算赞美吧?还是嫌她太迂腐?她摸摸鼻子,想到自己前几天执意披上战袍,冒充程将军。

  这是必须要去做的事啊,她不冒充,阵前失将,军心必散,当日一郎哥跟怀宁不但没有左右她的决定,还助她一臂之力,一郎哥献策先动摇蛮族军心,怀宁则代她握巨弓扶助她没有尾指的左手。

  她非常明白,一郎哥为她担心,但如果她不做,谁来做?人人都将危险的事交给其他人,世上哪来的万世太平?

  她暗自扮了个鬼脸,迎上前笑道:

  「一郎哥,反正我再怎么背书,也绝不如你动个脑子。唉,如果背书就能有一郎哥的才智,那我时刻背也不嫌累。」

  「妳现在已经很好了,若妳才智过人,我绝不同意妳当官。」停顿一会儿,凤一郎神色渐凝,直视着她,说道:「冬故,我要妳答允我,妳对自我产生犹豫时,请回头想想我跟怀宁,想妳在应康城的家,甚至,想妳与东方非的承诺,最重要的是,妳没有错。」

  原来,一郎哥早已经料到有今天了吗?

  她停步,目送着愈来愈远的兄弟们。

  一郎哥常说,他不适合当官,因为他性温,纵有百般才智,一旦由他背负上千上万性命,他会犹豫不决,不敢出策。

  所以,大多时候,都是她与一郎哥商讨,由她当机立断,决定人才的安排,亲口发号军令。

  她才智确实不如一郎哥,但她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坐其位就该尽她的职责,每一条性命都是她与一郎哥在反复的沙盘推演中保全下来,即使下车牺牲,各自军兵也很明白这样的牺牲是为了什么。

  战场死伤,在所难免,但她理直气壮,可以大声地宣告,在她手下,绝没有无故牺牲的性命,直到王丞来……

  她轻轻握紧止不住颤意的拳头。

  现在的她,有点怕了,终于体会一郎哥不敢背负他人性命的心情了。

  她停在原处,恍惚地看着那终于消失的战士魂魄。

  她欠了多少啊……倘若她再懂手腕,再能折腰,再能同流合污,再懂圆融,也许,今天不会牺牲这么多绦人命,她的腰,可以再弯,她的双手可以再脏,可是她没有做到。

  她,真的没有错吗,一郎哥?

  她紧紧咬着牙关。如果现在一块走,她以命偿命,无愧天地……可是……

  她微仰头,深吸口气,再张开时,坚定的信念毫不隐藏流窜在瞳眸间。

  在她眼前的,自始至终,只有一条道路。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错,但若然有一日她还有机会去左右这么多人命,她绝不会再让那些人命毁在毫无意义的争权上。

  所以,她必须回去了。

  她用力抹去满面的泪痕,深吸口气,看着那黑暗的尽处——

  「诸位兄弟,好走了。小妹阮冬故,在此送你们一程。」朗朗清声,响透天地,长揖到底,将他们一一刻在心版上,这一辈子绝不遗忘。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先是听见门轻轻的关了起来。

  再来,是山野乡间的气息。

  这样的气味,令她想起小时候在山上学武的时候。

  那时,她还不清楚自己未来的路在哪里,但她说一是一,一点也不圆滑的个性让师父很头痛。

  她试了几次,才勉强张开眼,放眼所及尽是陌生的摆设。

  岂止陌生,简直恍若塥世。

  她昏迷时的记忆有些迷糊,只记得黄泉之下的路,曾与自家战士并走一段。

  她的内疚,已经令她连昏迷也不忘梦见那些枉死的兄弟吗?

  阮冬故挣扎地坐起来,胸口剧痛,但她不理,执意撑起她虚弱无力的身子。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I,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