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当家,下堂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当家,下堂去  下一页

当家,下堂去  第4页    作者:叶双

  朝着大总管轻应了声,赫连又槐稍稍松开对荆灵香的箝制,改抱为牵。

  那牵,十指交扣,他所刻意想要营造的亲密意味不在话下。

  「咱们走吧!」

  「走就走,你牵什么牵啊,放开我!」

  望着被他牢牢牵住的手,荆灵香下意识就要甩开,但赫连又槐却说什么都不放。

  一见她又拒绝自己,他冷眼一扫,那手更是牵得牢牢的。

  「你……」荆灵香本来还要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反正过了今儿个,她与他就没有关系了。

  既是如此,就忍耐一下好了。

  终于要解脱了……荆灵香忍不住窃喜,脸上更浮现一抹灿灿笑容,充满了期待……

  她……听错了吧!

  要不就是她在作梦,只有这两种可能了。

  耳边不断窜着柳青风的长篇大论,荆灵香一边偷偷掐了自己一下。

  因为认定了在作梦,所以她掐得用力,疼得她龇牙咧嘴。

  「赫连老爷,我这个人啊,不是那种赚了银子就跑的人,我可是很负责任的,虽然不像你们赫连家是做大生意的,媒人还是要有职业道德,所以打从那日,我与仙云大师不期而遇这事就一直挂在我心上。他老特别交代了,这当初被他断言可能早夭的公子中,就只剩您府上的公子与夫人未圆房,要是再不圆房,恐有不测。」

  她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

  尽管被她掐得青紫的地方还泛着疼,但荆灵香依然这样说服自己。

  「喔!这话可真是仙云大师说的。」向来稳重的赫连老爷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赫连夫人就忙不迭的接口道。

  「是啊,他老人家近日掐指算过了,若是再不圆房,生个白胖娃儿,那么当初因为少夫人挡去的灾厄只怕又要近身了。」

  「哎呀,那可怎么办才好?」听到柳青风的说法。向来疼子若命的赫连夫人登时吓白一张脸,急得宛若热锅上的蚂蚁。

  接收到妻子无助的视线,赫连老爷不疾不徐地拍了拍她的柔荑,要她先别着急。

  「槐儿,你怎么说?」

  「我……」口才开,赫连又槐便觉腰际传来一阵刺疼。

  他略略低首,就见一只小手在他腰际用力拧着。

  她这是在警告他得小心说话吗?

  哈哈,这丫头的胆子可真的是愈来愈大了。

  眸染兴味,赫连又槐破天荒的朝着她眨了眨眼,那不该存在的顽皮姿态倒教荆灵香傻了眼。

  他——一个纵横商场,人人见了都得要礼让三分的男人,居然对着她这般挤眉弄眼?

  这……他的态度,让她的心顿时泛起一抹不祥,于是连忙抢白道:「爹,现在夫君正是该在家业上打拼的时候,圆房的事应该可以再缓一缓。」

  荆灵香兴许心思单纯了些,但绝对不傻,当听到柳青风那一席完全脱序的说法,和赫连又槐轻松自在的态度之后,已经察觉事情有异。

  她当然不能再任由他开口说话,她可不想就这么被人打包扔上他的床。

  「可是,仙云大师不是说了,若不圆房灾厄必至,所以我看还是快快择日行房吧!」丈夫还未表达意见,早已紧张不已的赫连夫人看了荆灵香一眼之后,连忙急急的说道。

  对于这个媳妇,她本来就没有多喜欢,但也不至于厌恶,反正对她来说,她不过就是买回来替又槐消灾解厄的。

  只要她能做到,赫连家不在乎多养这么一个人。

  她一直以为她守本份,也看到又槐紧紧牵着她的手,可现在她竟在言谈之间拒绝圆房,难不成……她后悔了,不想跟又槐有夫妻之实。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儿子不在乎的情况下,她倒也无所谓。

  反正男人嘛,三妻四妾本就是平常的事,小俩口如果没那个意思,她再替又槐纳几房妻妾就是。

  但瞧那双紧紧握着的手,做为一个娘亲哪会不晓得儿子的心思。

  心思这么一翻转,赫连夫人便立刻有了计较,不等儿子开口,便先一步说:「老爷,既然柳媒婆都这么说了,我看还是立刻择日让他们圆房吧,这样咱们也可以早日抱孙啊!」

  「那你的意思呢?」赫连老爷的目光再次落在他引以为傲的独生子身上,但见他含笑地点头应允。

  「就照娘的意思吧!也该是时候了。」

  打蛇就要随棍上,这一连串的精心计划不就是为了要名正言顺地留住她吗?

  现在有了这个好机会,身为一个好的商人,他怎会放弃。

  「好,那就择一吉日……」

  赫连老爷正要裁定,却听柳青风抢先一步说道:「赫连老爷啊,人说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儿个出门时查过黄历了,今日是吉日,不如就今日圆房吧,毕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还是早点圆房,也能保赫连公子平平安安啊!」

  无语问苍天。

  荆灵香脸上再无一丝血色,只剩下兵败如山倒的惨白。

  这下完了!

  第5章(1)

  是他,一定是他!

  这绝对是他搞的鬼。

  可别以为她没瞧见他眸中那一闪而逝的精光。

  荆灵香气白了脸,可却也只能像个木偶似的,被赫连夫人派来众多丫鬟围着伺候。

  一会被推进摆满香花的热池里,一会让人从上至下地刷刷洗洗。

  原来,会有「侍儿扶起娇无力」这句话,全都是因为被折腾的。

  心中的咕哝未完,她又被压坐在妆奁前,描柳眉、插金钗、点朱唇,那钗上的坠饰因为她的挣扎而微微晃动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惹人心烦。

  「少夫人,你瞧瞧,是不是很美!」

  赞叹声此起彼落,几个丫鬟眸中绽出惊艳的光芒。

  虽然她们都知道少夫人是个美人胚子,可平素并不会特意装扮,如今经她们的巧手妆点,简直可比仙女下凡。

  「嗯!」心不在焉的应一声,荆灵香之所以耐着性子让她们摆弄,等的就是这一刻。

  因为大功告成,所以她们已经没有再留在这儿的必要,手一挥,她难得端起少夫人的架子,出言交代,「没你们的事了,下去吧!」

  「可是,老夫人交代咱们得陪着您到少爷进喜房的。」

  春喜是赫连夫人房里的大丫鬟,人机伶,做事又有分寸,面对少夫人的命令,左右寻思之下,只见她一摒,其他丫鬟就安静的鱼贯而出。

  「你也出去吧!」脸一板,也不管春喜怎么说,她就再次下令。

  时间,所剩无几。

  她得好好的想想该怎么摆脱这困境,春喜就这么杵在这儿,自然是碍手碍脚的。

  「这……」两头都是主子,饶是在府里待久了,春喜这下也不知道该听谁的。

  正此时,门「咿呀」一声被推了开来。

  神清气爽,身着暗红色新装的赫连又槐一跨进门槛,就见这两相对峙的一主一仆。

  几乎不用想,他就已经知道是什么样的状况了。

  怕是他的小妻子,正想要逃离,偏偏春喜那丫头又奉命要等到他进房才能离开,所以春喜才会这般左右为难吧!

  「你下去吧。」迥于荆灵香的惴惴难安,赫连又槐现下整个人只能用神采飞扬来形容。

  一向严肃的脸庞挂着浓浓笑意,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相当满意,所以他大方的拿出一锭银子打赏尽忠职守的春喜。

  收下赏银,眼神暧昧的朝着两位主子滴溜溜地转一圈,在唇瓣挂上祝福的笑容之后,春喜便轻巧的推门而出。

  寂静,便在她阖上门的那一刻开始蔓延。

  这么多年的商场历练下来,赫连又槐早就学会了等待,一双眸几次翻勾,就已经将荆灵香今夜的美全都烙印在心间。

  瞧那细长柳眉衬托着两颗又圆又大的黑瞳,那眸中水波粼粼,他几乎可以透过她的眸瞧着自己的身影。

  眼神顺着她的俏鼻来到那菱唇,那红艳艳的色泽勾得他心猿意马,他觉得自己再不是面对任何事都能气定神闲的商王,反而像是个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他的眼神太具侵略性,饶是未经人事的荆灵香也不由得暗暗心惊。

  她隐约知道当一个男人这样瞧着一个女人时代表着什么,这眼神她曾在府里热恋中的阿直眼里看过。

  那代表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渴望。

  他想要她,而且极度地想要将她拆吃入腹。

  这样的想法,顿时让她更加慌乱起来。

  「是你,对不对?」因为心慌意乱,所以一心只想结束这磨人宁静的她,脱口而出的便是没头没脑的质问。

  「是我。」朗朗俊颜,不闪不避的承认。

  今儿个这出「上楼抽梯,反客为主」的大戏,的确是他一手策画的。

  「为什么?」她激动的问道,一双手气得想要揪住他的衣领,想要杀了他的欲望和愤怒在眼中交炽。

  「因为……我要你!」

  那说法好理直气壮,却让荆灵香的气更上心头。

  他要……他要……他有没有问过她要不要?

  「问题是我不要你啊!」在龙凤红烛那摇曳不已的火光中,荆灵香气得忘了该有的理智,忘情地大吼。

  「如果你不要,当初就不该嫁进赫连家,你既然已嫁给我,就没有说不的权利吧!」

  字字句句皆在理,说得她一时之间哑口无言,只能一双眼瞪得老大。

  「别再把你爹的失败或死归咎于赫连家,商场上本来就是你争我夺的杀戮战场,你爹失败是因为他利益薰心,跟赫连家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他的死,更是因为他自己看不开,不是吗?」

  「我……」他每说一句,荆灵香的愤怒就莫名的消退一分。

  其实他早知道她的心结在哪,不说只是不想逼她面对现实,毕竟现实终归是残酷的。

  可是如果她执意以此为借口,逃避两人之间的夫妻关系,那么他不介意一棒敲醒她。

  「这都是你的狡辩之词。」荆灵香气虚,但仍倔强的反驳着。

  「这究竟是你的借口,还是我的狡辩?」再一次犀利的反问,赫连又槐那双深邃的眸中火光灼灼,似要烧进她心坎里似的。

  「我……」像是被人一拳击中似的,纤细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后退些许。

  他不可能会知道的!

  荆灵香用力的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当然是你的啊!要不是你们赫连家逼人太甚,我爹不会自缢身亡,我娘不会终日以泪洗面,我的弟妹们不用挨饿受冻,我也不用卖了自己,只求他们能够温饱,这些难道还不构成我想要离去的理由吗?」

  即使他言之有理,但她拒绝认输,双拳紧握,那张精雕细琢的脸庞写满愤怒。

  伸手,一挑勾,她尖细的下颔已经成了他的掌中物,他凝着那张倔气的脸庞,声音幽然,不似以往那样充满果决。

  「我不能为我没有做的事道歉,但那不代表我对你便没有真心。」

  即使赫连家上上下下都早已知道他对她有着着魔似的在乎。

  可这却是第一回,他这样赤裸裸的将心中深蕴的感情对着她说出口。

  那话惹得荆灵香心烦意乱,一双眼直勾勾地在想在他眸中找到一丝丝的虚伪,可却怎么也找不着。

  心……乱了!

  明明硕雅不是早已算计好一切,她也全都照章行事,可怎么到头来却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团烂帐了。

  「你骗人!」拒绝相信他,她告诉自己,那不过是他想要征服她的一套说辞,虚幻得当不成真。

  「今夜我要你成为我真正的妻子。」他毫无转圜余地的宣告着。

  「我不要!」想也没想的冲口而出。他今儿个这番言论已经够让她心乱如麻的了,如果再失了身,那两人的纠缠还有终止的一天吗?

  她怕……怕自己再怎么信誓旦旦,也管不了自己的心啊!

  「为什么不要?」他长脚一跨,两人间的距离转瞬间只在咫尺。「你的百般拒绝,是因为方才待在你房里的那个男人吗?」

  即使赫连又槐已经刻意自制,但荆灵香依然能感受到他的语气之中充满危险和酸意。

  她毫不怀疑,只要她敢点下头,那么屠硕雅自后将成为赫连又槐的头号敌人。

  「当然不是!」这否认来得又急又快,还有她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惊慌,更让赫连又槐心里不甚舒服。

  虽然说,他很清楚,以灵香的性子,只要她还是赫连家少奶奶的一天,她就不可能做出那种败坏门风的事情。

  但……心呵!

  依然不由自主的充满酸涩的滋味,让他忍不住瞎疑猜。

  「那他是谁?」

  「他……」荆灵香本来要开口,但话到舌尖却骤然打住。

  不是她不说,而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认识硕雅本来就是一个意外,她甚至不知道他祖籍何处、家有何人,要她说什么呢?

  「为什么不说话?」眼儿又眯起,心绪再次翻腾。

  不说,也无妨!

  反正这世间没什么事是他赫连又槐查不出来的,现在他们夫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他长手一勾,荆灵香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旋入一堵伟岸的胸膛。

  当那专属于他的狂霸气息窜入鼻腔,她顿时慌了起来。

  方才春喜出房前那抹暧昧笑容蓦地浮现脑际,她脑中警钟敲得她头晕脑胀的。

  不成,她不能跟他圆房的!

  「你快别……别乱来。」

  「夫妻敦伦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会说我乱来呢?」

  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赫连又槐不容她挣扎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几个踏步,被铺好鸳鸯锦被的床榻已然在他们眼前。

  「我……你……不……」慌了,荆灵香几乎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你别慌,这真的是夫妻之间很自然的事。」

  放下一个商场霸主的身段,他柔声诱哄,那既轻且柔的语气竟意外地让荆灵香心情平静许多。

  「可……」这样是不对的,她就要走了啊,怎能让彼此之间的纠缠更深呢?

  「嘘!」修长食指点上她樱唇,他不让她再说话,然后执起她的手,贴上他伟岸的胸膛。

  「听听,这里也是慌的。」

  慌的,怎么可能?

  眼前的男人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可能会慌?

  可事实证明,他没有骗她,那怦怦的心跳,甚至像是能从她柔嫩的掌心震进她心坎里似的。

  尽管她一直要自己别在意,可是她的心却不由自主跟着那心跳的节奏跃动起来。

  这种感受让她心慌的想要抽回手,但赫连又槐说什么也不让,甚至还倾身,吻住她那微微轻颤的红唇。

  虽然离他们拜堂成亲已经过了许多年头,但这还是头一回,两唇相贴,一温热、一冰凉,交织出一股让人心颤的温度。

  第5章(2)

  那吻,吻得荆灵香头昏脑胀,差一点分不出东南西北。

  只觉两人之间有什么变了,她睁眸望着他,却再也望不见以往的冷冽与淡然。

  「咱们是夫妻。」虽然成亲好多年,但这亲密对两人来说都陌生。

  「可是……」她始终无法将一句话说完整,赫连又槐像是铁了心似的,每每她想开口,他灵蛇似的舌就趁隙钻进她的檀口之中,恣意的挑弄与嬉戏。

  他的手更像是忙碌的彩蝶,一翻一转,就将她身上的新衣给解开来。

  一阵微风顽皮的自窗棂的空隙钻进来,带来一阵凉意,也稍稍冻醒荆灵香迷乱的心智。

  「你别这样,圆房之事,咱们不能慢慢说吗?」面对他的誓在必得,拖字诀是她唯一想得到的方法。

  「当然可以。」他好大方的应允,但双手却依然忙碌的在那雪白肌肤上点燃着一簇簇烫人的火焰。

  「那……你先下榻。」得到他的应允,荆灵香既惊且喜,连忙说道。

  「傻丫头,我的意思是,咱们先圆了房再慢慢说。」含笑,他就爱看她那傻愣愣的表情。

  果不其然,他的话才说完,以为已蒙大赦的荆灵香又怔住了。

  趁着她发呆,赫连又槐又衔住她红唇,双手更是直取她胸前诱人的红梅,温柔的轻捻撩拨着。

  在他的挑逗下,荆灵香终是被挑起一波波的欲潮。

  彷佛浑身力气皆被抽干似的,她全身虚软得几乎无法反抗。

  在半阖的眼中,她望见赫连又槐脸上那毫不遮掩的温柔,心中筑起的高墙竟莫名其妙地开始塌陷。

  她无助的扭动身躯,不断的努力自我说服她的身不由己与不甘,但他眼底的那抹温柔却一次又一次填补着她心中的不甘。

  她想挣扎,却怎么也找不着力气,只能任由他一点一滴的将她的思绪吞没。

  紊乱、彷徨的脑海里,他的脸庞却像被刻进去似的,愈来愈清晰,终于,她紧咬着的牙关逸出一记喟叹与嘤咛,不再挣扎的任由自己往男人营造的情//yu/世界沉沦而去……

  红纱帐内,粗重的喘息、细细的嘤咛,交织出一段让荆灵香再也厘不清的纠缠……

  几许阳光透过窗棂洒落在那赛雪柔肌上,那暖暖的温度逐渐拉回那依旧贪懒的心思。

  微微睁眼,犹迷糊的人儿倏地弹跳起来。

  他……他……他怎么还在这儿啊?

  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早在书房办公了吗?

  如果她记得没错,前阵子朝廷将明年的审计事务交办给他,他应该要忙得团团转的吧!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荆灵香像是个偷儿似的,悄悄的挪移着自己的身子,可是她才刚动,赫连又槐那双锐眸就已经睁了开来。

  「你想去哪?」他语气轻快的问道,显然这一大早,他的心情非常的愉悦。

  「我……」瞧他那慵懒快意的模样,昨夜他那宛若饕餮般不能餍足的需索全都窜入她脑际。

  两片红云顿时飘上雪颊,她压根就不想在这个时候面对他,一心只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起床吧!」

  「去哪?」

  「今儿个飞扬庄的邢员外要登门造访,你是我的妻子,我想陪他们登画舫游湖,你怎能不作陪呢?」

  「我……」何时她不但要陪睡,还得做陪客了。

  这男人未免太寸进尺!

  羞怯渐退,骨血里的好胜冒出了头。这个男人习惯将任何人都操弄于股掌之间,但她拒绝接受他的操弄。

  「我不去!」荆灵香想也不想的就摇头拒绝。

  昨儿个虽然惨遭狼爪,但她还是没有放弃离开的念头。

  是不是不服输,她不知道,但只消想起他昨晚那种猫儿偷到腥的得意模样,便让她气得牙痒痒的,非挫挫他的锐气不可。

  「真不去?」彷佛早就料到她会拒绝,他老神在在的再问一遍。

  「不去!」

  这次的回答加重了些许力道,那斩钉截铁的味道只让赫连又槐扬起唇,轻应一声。

  「喔!」

  他淡然的反应完全出乎荆灵香意料之外,原本气呼呼的她偷偷地抬眼觑他,想要瞧瞧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只见他毫不害臊的光裸着身子,俐落地跃下床榻,然后好整以暇地穿戴起衣服。

  这光景瞧得她脸上又飘来两朵红云,一颗心更是不受控制,莫名的狂跳着。

  「本以为你也会想见见那嫁入聂家的童养媳,就是与你一同出嫁的那一个,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

  多不经意的语气,但其实这可是他刻意安排的,为的只是给她一个惊喜。

  他一直都知道,她对那两个与她一同出嫁的童养媳,心中多有挂念,所以特意探来另外两人的动向,想让她与姊妹们聚聚。

  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啊?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荆灵香杏眸圆睁,未几她就像个孩子似的跳下床,来到他的身前,仰首说道:「我要见、我要见……」

  那急切的模样,让赫连又槐忍不住失笑。

  这丫头,虽然偶尔精明,但更多的时候却纯真得像是个孩子,瞧她像是吵着要糖吃的模样,着实令人莞薾。

  「可是,这样你就得以我妻子的身份作陪了呢!」

  他不怀好意的提醒着。

  昨夜不过是个开始,从现在起,这女人可得当心了,因为不论她的心眼下在谁的身上,他都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得到它。

  「你……」好可恶的男人!

  意识到他的计谋,荆灵香气极,可是想见姊妹淘的渴望却让她只能再次认输。

  「妻子就妻子,陪就陪吧!」她银牙暗咬,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瞧着她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朗朗轻笑从赫连又槐唇瓣逸出。

  她那忍气吞声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地想要继续逗弄她。

  「还有,你既然是我的妻子,就得有我妻子的样子,出去了可别丢咱们赫连家的脸知道吗?」

  他口口声声的「妻子」,听起来饶是刺耳,她正想扬声反驳,门外已经先传来一阵又急又躁的敲门声。

  那种敲法活像是在催魂似的,隐隐带着一股不祥的气息,让荆灵香两道柳眉不由得往中间拢去。

  「来,穿衣。」完全不理会门外的呼喊,赫连又槐闲适地步至五斗柜旁,取来丫鬟替她准备好的衣物要替她穿上。

  这天要下红雨了吗?

  向来高高在上的赫连又槐竟想服侍她穿衣。一想到那种亲昵,荆灵香顿时忘了方才心中那抹不祥的预感,脸红心跳的她小手一捞,抢过他手中那件湖水绿的襦裙,就往屏风后躲去。

  就在急忙穿衣的过程中,隐隐约约的,她还听见大总管压低声量,对着赫连又槐禀报。

  「少爷,城南的粮行起了大火,几万石咱们替宫里筹办,要让那些尊贵主儿食用的顶极米粮全被烧个精光,那宫中总管是看咱们办事稳当,才将宫内所需物品交办给咱们,可这回却……少爷,你可得快快想想法子,要不然朝廷若是怪罪下来,可怎么办啊?」

  听起来事态似乎很严重。

  荆灵香的心不由自主地往上提了些。

  但随即另一个想法窜上她心头——

  如果真的很严重的话,他肯定会立即赶去处理,这么一来,她不就有机会可以开溜了吗?

  事实上,她还得好好琢磨琢磨怎样才能从这一团混乱中脱身呢!

  荆灵香心里才这么想着,赫连又槐也不管她是不是穿戴好了,一个跨步就绕到屏风后,一对上他的幽眸,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手脚够快,否则这会又要便宜他了。

  没好气地瞋了他一眼,她随即扬起一抹虚假的笑容,好识大体地表示,「方才大总管这么急着来找你,应该是有急事吧,你有事快去忙,别管我了,我会自己找机会去见见书南姊姊的。」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当家,下堂去  下一页
当家,下堂去,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叶双的作品<<当家,下堂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