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菲比 > 征服大怒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征服大怒神  下一页
 
 

征服大怒神  第14页    作者:菲比

  “是吗?”岑晰傻傻的笑着。

  气氛有些尴尬,至少在她看来,她的不知所措多过于自在,纵使这里是她的居所,依然无法安然在他的面前做最真实的自己。

  她想,自己的突然转变是从发现对严宽廷不该有的心动开始吧!

  “你怎么不坐下?”严宽廷瞧她一直站着,开口提醒,“这里是你家,又不是我家,还要我请你坐下你才肯坐下,难道我真的这么令人害怕?”

  他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些,似乎少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无拘无束,多了拘谨与拘束,他想,一定是自己在工作中的严肃神情吓坏了她吧!

  “不,不是的。”岑晰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了,赶紧整好裙摆,坐在他左侧的单人沙发上。

  “我真的很可怕吗?”他扬高一边眉头,疑惑的问。

  “这……”她迟疑了一下,决定不说谎,斟酌用语后,半诚实的说:“有时候是很严肃,让人心生畏惧。”

  不过她在心底将“有时候”三个字打了个大叉叉,更正为“时常”,这才是正确的字眼。

  严宽廷勾起嘴角,睨着岑晰,“那你现在怕我吗?”

  “这……”岑晰皎了皎红唇,迟疑着自己应该要怎么回话,才是不得罪上司的标准答案。

  她是真的惧怕他!

  惧怕的是他不带任何温度的狭长眼眸,凌厉的目光仿佛可以看透所有的人,令她不寒而栗。

  但,她又是如此的敬佩他。

  敬佩的是他沉着冷静的清晰思绪,敏捷的思考总能解决任何困难,使她佩服不已。

  她想亲近他,却又怕他的拒绝。

  她想同他多说些话,却又怕碰触了他的底限。

  这算是怕吗?岑晰完全不明白。

  “别想了,才问你这个可以回答是或不是的问题,就足以让你思考这么久,我想答案是呼之\yu\出了。”严宽廷的话语里隐含着浅凑的自嘲。

  不需要多去揣测岑晰的心思,他便能知道她心底的答案一定是“是”。

  他是该佩服自己严肃总裁的形象塑造得太好?还是该颓丧自己离开工作岗位后,依然在她的脑海里留下冷酷的印象?

  “我……对不起……”岑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的眼一对上他的:心跳随即乱了节奏,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但,是她的错觉吧!为什么她会感觉到他口语里的无奈?

  她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名下属与昔日恩师的女儿,除此以外,再无其他才是。

  “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同我道歉才奇怪。”严宽廷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岑晰,她对他存有敬畏是她无法克制的感觉,为何会要开口同他道歉?

  “说得也是。”是呀!怕他有什么好道歉的?

  “只能说我这大怒神的形象深植人心,导致下属们都对我产生畏惧。”严宽廷自嘲的说。

  “原来你都知道了?”岑晰讶异的辽着嘴,还以为他不会晓得员工在背后都怎么喊他。

  “从我上任的第二个月开始,就已经听闻不少人私底下这么称呼我,听着听着,也就习以为常。”严宽廷可是耳尖得很。

  噗哧!岑晰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她好想亲眼证实,当严宽廷第一次听见有人这般喊他时,他的表情二疋是恐怖得吓人。

  “你这是在笑我吗?”他扬起眉头,佯装生气。

  “没有……我没有在笑什么。”她赶紧闭上不知轻重的嘴巴,拚命的摇手,“我真的没在笑什么。”

  “是这样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你的嘴角还是不断的上扬?”他眯起一只眼,颇有审问犯人的气势。

  “我只是……觉得大怒神这个别名取得非常贴切。”岑晰知道自己不应该说实话,但还是忍不住在心底景仰率先称呼严宽廷为大怒神的创始人。

  严宽廷的嘴角弧度不减,对于她的实话实说,心底有种莫各的悸动。

  他知道自己不是被虐狂,也不喜欢别人在他的背后说三道四,但是“大怒神”三个字出自岑晰的口里,他竟会觉得这个绰号还挺可爱的。

  “是吗?原来我真的在员工的心目中是这种形象。”

  “总裁的确是非常严肃,不过我认为总裁身为一间跨国企业的主事者,肩上背负了几万名员工的生活经济重担,因此严正的对待每一件公事是应该的。”岑晰真切的这么认为,严宽廷的严苛代表了他的职业道德。

  “谢谢你替我下这么好的注解,我这个人从以前就被称作木头,早已不以为意。”

  “其实可以想见,我个人认为总裁生性就是律己甚严,对员工也不会太过宽待。”倘若不是严谨的个性,她绝对无法相信他能够带领一间跨国企业,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低气压中还能稳定成长。

  严宽廷淡淡笑着,无语。

  其实他肩上的担子重到从未有片刻松懈的时候,有时夜深人静,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烟,在烟雾弥漫中望着仿佛沉睡中的城市,他也有疲惫与孤独将他团团围绕,直想躺在床上,不理会书桌上急待他立即批阅的公文的\yu\望。

  沉默的氛围让岑晰不敢大声喘气,看向电视荧幕正在播放的道琼指数,却又禁不住好奇心,眼角余光偷瞄着他的侧脸。

  “喔!差点就忘了今晚前来拜访的目的。”

  “咦?”她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严宽廷,等待解惑。

  “这袋给你。”他将茶几上的纸袋推向她,要她收下纸袋里的东西。

  “这是?”岑晰从纸袋里取出一只红色保温瓶,一脸不解的看向他,“请问,保温瓶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手拿着保温瓶,感觉沉甸甸的,显然里头装满了液体之类的东西,而他把保温瓶给她的用意为何,她完全不明白。

  “是我请厨师特地准备的解酒汤,我看你今晚喝了不少,明天起床时身体应该会有些不舒服,到时喝下保温瓶里的解酒汤,想必会好上许多。”严宽廷很仔细的解释今夜造访的缘由。

  “总裁,系实在不需要为我如此费心,你的这番好意,我怎么好意思接受?”岑晰被他的贴心举动吓了一大跳,他就算是答应恩师要好好的照顾她,也不需要如此上心吧!

  “一点也不会费心,只是你今晚似乎喝了不少香槟。”他瞧着她,那张没有任何化妆品的白皙小脸透出浅浅红晕,模样看起来就像贪杯的小白兔,令他的下腹无预警的传来一阵火热。

  他知道自己会有这种反应十分下流,对于认识不久的女孩有着无法控制的\yu\望,让他在心底咒骂自己。

  “我想只是香槟而已,应该不会醉的。”岑晰也知道自己理亏,说话的声音明显的小了很多。

  其实她非常了解自己的酒量不是很好,往往在家中同父亲喝半杯加了冰块的白兰地就能醉上一整夜,早上起床还昏昏沉沉的,大半天没办法做事。

  今天晚上她居然忘了之前的教训,一口气喝了十多杯香槟,看她明天早上要怎么面对成堆的工作?

  第6章(2)

  “香槟是有气泡的白葡萄酒,酒精浓度在百分之十二至十四左右,刚喝下去不容易感觉醉意,但隔天早上醒来可就不一定了。”严宽廷瞧岑晰白嫩得像是每天躲在家里认真读书的书虫,想必她的酒量应该好不到哪里。

  “真的?”她的双脚微微颤抖,这时才猛然惊觉,难怪今晚连喝了这么多杯香槟却一点醉意也没有,还以为是来到台湾,酒量神奇的变好了。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征服大怒神  下一页
征服大怒神,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菲比的作品<<征服大怒神>>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