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爱妻带种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妻带种逃  下一页

爱妻带种逃  第12页    作者:阳光晴子

  “你不仅可以独当一面,还有更厉害的武器,以真情真性拢络人心,懂得给人面子,私下再讨人情。”

  “生意上讲求的是圆融,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面子增加,里子就得削,而且也得让对方清楚自己的底线,免得被得寸进尺。”她可是说得头头是道。

  “孺子可教也。”他笑着点头。

  这些日子的见识与实务经验,再加上他的全力支持,在背后当她的靠山,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成长许多,在决策上也不再优柔寡断。

  她忍不住向“教育”她的人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可以预见的,他离开自己视线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才是。

  这么得意啊……楚希瑜不禁微微扬起嘴角,他好想将她拥入怀中,分享她的喜悦。

  他看她的目光愈来愈深刻,像是要看进她心里似的,黑眸中还有着不知名的悸动及渴望。

  倪杏儿不由得一怔,这是不应该的啊,他忘了她是他朋友的妻子吗?

  “少--楚爷!”

  徐汉突然欣喜若狂的冲进来,还差点喊错了,引来主子的一记冷光,他连忙煞住脚步,再急忙行礼。

  “什么事?”倪杏儿先行走上前,以为徐汉要喊的是“少夫人”。

  “呃,其实是有人要找楚爷,很急。”

  楚希瑜在他暗示的目光下很快的步出书房,就见到一名黑衣人己在等候,一见到他,就立即上前低声说话。

  楚希瑜脸现喜色,“我马上去见他。”

  倪杏儿走出房门,就见他与那名黑衣人疾步离开,不由得困惑,“那人的扮相怎么那么像以前来找元煦的黑衣人?”

  徐汉大眼一瞪,马上尴尬笑道:“那是帮楚爷办事的人啦,黑衣人就都穿一个样嘛,不同人、不同人啦,哈哈。”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徐汉说的似乎也没错,她不自觉的摇摇头,不明白自己干么那么牵挂楚希瑜的事……

  皇上苏醒了!醒来后,惟一牵挂的就是好友跟倪杏儿的事,所以,明亲王马上派人将穆元煦给找来了。

  季仁甫在得知自己昏睡了约莫五个月之久,而穆元煦则因为找不到倪杏儿,为了逼她回来,不惜把穆家生意搞得乌烟瘴气,还派人事先找到去云游四海的父母,告知他的计划,要两老继续游山玩水,免得听到传言,吓到不得不赶回穆府善后此刻,他靠坐在床上看着好友,一脸愧疚,不得不将自己帮忙倪杏儿的前因后果全说了,当然,还有碧云公主的心狠手辣。

  但毕竟是亲兄妹,他也不想追究此事,也从明亲王口中得知,她已安全抵达瓖族,至于婚姻生活是好是坏,就看她自己愿不愿意用心经营了。

  “我真的对你很抱歉,”面对好友,季仁甫是懊恼的,“我本以为安顿好杏儿,待你回来,就可以去避暑山庄接她,怎知我会中毒还昏迷这礼久。”

  “不是你的错,她毕竟已经回来了,回到我身边了。”穆元煦坐在床前,脸上却挂着苦笑。

  季仁甫不解的再追问,才明白他竟然数月以来都戴着人皮面具、化名为楚希瑜,辅助倪杏儿管理穆府的生意。

  穆元煦长叹一声,“面对穆元煦,她不会比较好过,甚至会为了我的幸福转身再离开,我不愿冒着表明身份的危险让她再一次逃开,何况,她有孕在身。”

  “元煦,她爱你--”

  “那是另一回事,上一世她是因流产才走的,我不能也不愿意再承受一次那样的椎心之痛!”他黑眸浮现痛苦,“这一次,我绝不要再错过任何一幕有她的风景,我要看着她大腹便便,也要看着她成为人母,更要看到我跟她的娃儿一寸一寸的长大,就算这样的代价是要我戴着面具,当一辈子的楚希瑜都可以。”

  “真是无怨无悔,但那是一种理想上的满足吧,我不信你真能当一辈子的楚希瑜。”深爱的人就在眼前却碰不得,他就办不到。

  “我会努力。”穆元煦也不把话说死,毕竟他仍是凡人,只是一个保留了上辈子记忆的凡人。

  “杏儿不是瞎子,我不信她会看不出来。”

  “我改变了一些生活习惯,原本我喜欢吃鱼,不喜欢吃牛肉、猪肉,但因为不想让她发现,现在鱼少吃、肉吃得多,就算再讨厌吃的青椒也都咬牙咽下,还有用餐前先喝汤的习惯,也硬是改掉了。”

  季仁甫瞪大了眼,再摇摇头,“爱情真伟大!但我不赞成你继续瞒她下去,还有你爹娘,难道要他们一辈子都不回穆府?”

  “他们也己对我下了通牒,目前多等到孩子呱呱坠地,杏儿养好身子后,他们是一定要回来抱孙子的。”穆元煦也很头疼。

  “你呢?你都不想碰她?你可是正常的男人。”

  他闷闷的回答,“她现在挺了八个月大的肚子,而女人生完孩子也很伤身体的,需要休养。”

  “男人太久没发泄,一样很伤身。”季仁甫真的觉得自己罪过了,“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清楚吧,明明你们可以一家人过得极幸福的。”

  “冒着她情绪太激动,可能会伤到自己跟孩子的危险?”他绝不可能答应的,“杏儿是个笨女人,一个连自私两个字都不会写的笨蛋,我就算是说了所有的事,她仍会不安的,那是她的心结,担心我辜负了采薇,就连离开我究竟是因为太爱我或不爱我也搞得不清不楚。”说来,是最后那一点让他比较伤心。

  “她不必害怕你会辜负韩采薇,她就是韩采薇,而皇妹那胎记是自己弄出来的。”

  “但杏儿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采薇投胎转世,又或者说,她担心在这世上会不会还有另一个手腕上有胎记的女人在等待着我去爱她。”说到这,穆元煦心都沉重了,“说穿了,她对我的爱一点信心也没有,她只相信我是因为采薇而爱她,而不是爱上了倪杏儿这个人。”

  但这是他的错,是他无法让她安心的留在他身边,所以这一切的煎熬,看得到却不能拥抱的痛楚,他要概括承受。

  “女人在爱情面前,的确很难有自信,更甭提孕妇的确更容易胡思乱想。”

  拥有三千佳丽,季仁甫对女人的心态比较抓得准。

  穆元煦无言,其实他也在等待孩子生下来后,或许他就有勇气能好好跟那个笨女人打开天窗说亮话,至少届时他不用担心她又动了胎气。

  季仁甫吐了一口长气,想到好友到手的幸福,却因为自己一时的不忍而全变了调,他愈想愈愧疚,“都怪我,一切的灾难都是从我说,出你的前世开始……”

  穆元煦摇摇头,“这或许是注定好的试炼,我愿意承受的,何况在杏儿走投无路时,是你给了她一个安全的居所,让她衣食无忧,我感激你都来不及了,而你还为了我们的事差点赔上自己的命,你是个好皇帝,你若因我的事而死,我的罪过才真是大。”

  “谢谢你的谅解,虽然我仍然感到愧疚,不如,由我出面来跟她解释吧?”他真的想补偿。

  “不用了,我可以等,静静的守护一个人,也是一种幸福……不,以现在的我而言,真的是最大的幸福了。”他笑了。

  季仁甫明白的,好友曾经遍寻不到妻子,而今可以看到她,可以天天守护着、看着她跟宝宝平安健康就很满足了,他不敢贪心,在未能有下一步动作前,暂时先全心全意的守护这样的幸福就好。

  “你对她真的是情深意重。”季仁甫不知该羡慕他,还是该庆幸自己不是他,这样的幸福会令人心头酸涩,甚至带了哀愁。

  “她对我又何尝不是?但我要让她感受到我有多么爱她,一点一滴都无所谓,一定要她慢慢的知道我对她的爱有多深多真。”

  到那一天,她就不能不要他,不能不爱他,就能没有任何疑虑的留在他身边。

  随着肚子愈来愈大,倪杏儿嗜睡的状况愈来愈严重,常常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说是小甜心,却一睡便是两、三个时辰,常常帐本看没一页就又趴在桌上睡着了。

  为此,穆元煦坚持要两名丫鬟随侍照料,商行里其他的事暂时都由他全权处理。

  倪杏儿想抗议的,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常常坐着也能睡,有好几回竟然还是让他抱着上床的。

  这太不合乎礼节了,虽然她是睡到毫无所觉,可这男人也不应该有此行径。

  “那就好好休息,等着生孩子。”面对她的不悦,他也说得直接。

  她瞪着楚希瑜,或许是这几个月来穆府上下都很服他,虽然他爱钱了些,但为人公正,也协助穆府的生意都重新上了轨道,这全都是他帮的忙--

  因此倪杏儿不得不点头,因为她等待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她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元煦一定不是去找自己,而是去找碧云公主了。

  接下来没几日,倪杏儿临盆了。

  孩子呱呱坠地时,正值万籁俱寂的凌晨时分,娃儿的哭叫声显得更加响亮。

  她当娘了!一夜阵痛的倪杏儿笑着流泪拥住怀里的新生儿。

  他当爹了!终于、终于,母子均安!

  在春寒料峭的屋外伫立一整夜的穆元煦,将头轻轻的叩向窗户,感动的泪水应声落下。

  当倪杏儿因为疲累而沉沉睡去时,徐汉才要丫鬟们退下,让主子能进到屋内亲手抱抱自己的娃儿。

  “是个小少爷,少爷,太好了。”徐汉都感动落泪了。

  穆元煦抱着怀里粉妆玉琢的宝宝,他正张着纯净的圆圆大眼看向自己,他忍不住笑了,“小家伙,你把你娘折腾了一整夜,等你长大点,爹再跟你算这笔帐。”

  小娃儿听不懂,只是眨了眨眼。

  “老爷、夫人一定乐死了,少爷,事到如今他们还是有家归不得吗?少爷得赶紧找个时间跟少夫人说明白啊,不然,老爷夫人的手一定痒死了……呃,我是说,想抱小少爷啦。”徐汉尴尬的笑。

  “少夫人刚生完孩子,身体元气大伤,待复原后,我会同她说明白的。”他怀抱着小家伙,眼光闪动的看着纱帐后的妻子。

  他无法再等待太久,用说的是很简单,但真要做到不碰她,那是愈来愈难了!

  接下来,为了让倪杏儿调养身子,每天都有各式昂贵补品往她的房里送,一开始她还能笑着接受,因为也有许多商家送来贺礼,吃的用的皆有。

  由此可见,她在穆府的主母角色已站稳了,毕竟穆元煦迟迟没有回来,连穆家两老也像失了踪,而已返回京城的皇上派人送来许多珍贵贺礼与补品,可以预见未来的穆府,是由倪杏儿当家了!

  但不管外界如何谣传,化身为楚希瑜的穆元煦只管这阵子不许任何人来打扰她,甚至会代为照顾娃儿让倪杏儿好好睡觉。

  这样的行为倪杏儿深觉不妥又奇怪,但更怪的是,他还要亲眼看她吃下那些补品才肯走。

  有时候遇到她喂儿子喝奶,他会礼貌的出去,但一旦丫鬟抱走儿子,他就会立即进房,就算她抗议也没用。

  “这也是为了钱,你身子好,才能替我赚钱。”他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因为钱?所以我需要吃上这一片就要五十两的人参、贵得让人咋舌的珍珠粉跟上等灵芝,楚希瑜--”

  “你生了一个儿子。”他直接打断她的话。

  她瞪着他,“我当然知道。”

  “他喝你的奶。”

  “你--”她粉脸蓦然驼红,这个男人说话会不会太直接了?

  “他的营养全靠你,你是一人吃两人补。”他继续道。

  她红着脸,咬牙反问:“我的孩子跟你在乎的钱有关吗?”

  “当然有,他健康,你就能放心的管理商行,他若生病,你定无心,这样商行怎会赚钱?”

  这话说得有理,她也无话反驳。

  就这样一天一天下来,她被补得头好壮壮,再加上奶水充足,娃儿也是粉妆玉琢的,成为娘的她也多了一分少妇的风采,顾得更为迷人。但是,她心里总是空空的,夜深人静时总想着孩子的爹到哪里去了,是跟公主双宿双飞了吗?

  不然,没有理由他不回来啊!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隐隐抽痛。

  第13章(2)

  “哈哈哈……”

  蓦地,那男人的笑声传进她的耳里,她从窗外望出去,就见到楚希瑜正抱着她的孩子,笑得好不开心。

  这个男人做得太多了,他不是她的男人,他做的已经超过一个朋友或债主的界线了。

  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原本低头逗着娃儿的男人抬头看向了她。

  他凝盼着她,她的身子恢复得极快,看来也比以前更美了,粉嫩的脸颊像是可以掐出水来,熠熠发亮的明眸却一闪而过一抹落寞。

  她的笑容也太过寂寞,应该是在等他回来吧?是吗?是吗?

  穆元煦抱着孩子走近她,她想也没想的就接手抱过娃儿。

  “你在想你的丈夫吗?”他几乎是屏息的在问。

  倪杏儿抿紧了唇,想起了穆元煦曾说过--我这一世不会再伤害另一个女人,所以,这一世不辜负她,来世我再还你……

  这是他对碧云公主--不,是对韩采薇说的话,那么,他为什么没有回来?

  他应该知道她正守着这个家、也解决穆府的大半债务了,为什么不回来?

  还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抛下韩采薇,所以无颜面对她,干脆避而不见?

  那怎么可以行穆府的一切都是他的,他必定得回来啊,还是说……

  “只有我幸福了,他才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喃喃低语。

  “谁的幸福?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蹙眉问道,她却一脸不解。

  “什么叫只有你幸福了,他才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他’是指你的丈夫吗?”

  他这一说,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那是我的事,”她唤了丫鬟,把娃儿交给她,一回房就套上披风要出门,但一回身,发现那男人竟然也跟进房里,倪杏儿吓了一跳,但脸随即一沉,“你不要太随便了,你不在乎你的名声,我还在乎我的。”

  “你要去哪里?又要去做什么?”穆元煦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她刚刚眼里闪过的一抹坚定令他害怕,那像极了采薇一口喝下孟婆汤前的眼神。

  “那是我的事,走开。”

  他硬是不让,“不解释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我是绝不会让你出去的。”

  她真的受不了他了,“好,我解释,我讲完你最好别再挡我的路,我打算写封休书把自己给休了,然后再找个男人嫁了,一且我嫁人,过得很幸福的消息传出后,我的丈夫应该就会回来……也许是带着他的真爱回来,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这里好好过日子,而非有家归不得。”

  一见她越过自己就要离开,穆元煦简直快疯了,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你是疯了?!把自己休了再嫁人?那孩子怎么办!”

  “当然归我。”她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二度带种逃!你还真够带种!”他到底爱上了什么样的女人?!

  她想越过他离开,但他仍然不动如山地挡着,“你挡住我的路了!”

  他压根不理,只是绷着一张俊脸问她,“你心里打算要嫁给谁,孙鹏?”

  她一楞,“你怎么知道孙大哥?”

  “是他吗?”他黑眸倏地一沉。

  她被问的语塞,事实上,她完全没想到孙大哥,若真的要找人嫁--倪杏儿突然瞪大眼,因为自己脑海里竟然浮现出现眼前这男人的脸孔!

  她疯了吗?虽然早听闻他这个南方大富豪尚未娶妻,但怎么会?

  对,他坚定、霸气又温柔,在她忐忑不安时,他总是能成为她身后的一个稳定的力量,但这是不应该的,她的心合该是属于元煦的,她不该也不可能会再对任何男人感到悸动。

  “说不出来?真的是他?!”穆元煦真的吼人了。

  “你凶什么。”这一声雷吼,让她的耳朵嗡嗡作响。

  “好,好!你要再嫁,那就当我的妻子!穆府仍欠我的一大笔钱也不用还了,这样你的丈夫可以过得更幸福不是?”穆一兀煦也不知道自己在吃哪门子的醋,但想到她的做法,他真的是一肚子的妒火。

  “不可能。”

  “为什么?”

  “我拿自己来抵债,他会不安,会愧疚一生。”

  他想吐血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他?你的男人一直没回来,对外虽然说是为了找你而浪迹天涯,还丢了句你回来,他就回来的话,”他愈说愈火冒三丈,“但结果就是他没回来!而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他极可能已移情别恋,与某个女人躲到另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隐居生活。”

  “他不是那样的人,至少他会把穆府的人还有他爹娘都安顿好才会离开。”虽然她也曾这样想过,但再细想,她就觉得不可能,所以她才猜测他不回来的原因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

  他没好气的再问:“你就对他这么有信心?”

  “对,他就是那样的人。”

  “即使他背叛了你的爱?”

  “他没有背叛我的爱,他只是忠于他原来深爱的人,而那个人比我更早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他蹙眉,“你不怨?”

  “不怨,他一定要幸福,我才能感受到幸福。”

  “你就这一世深爱着他?”

  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祈求上苍别再棒打鸳鸯了,他是好男人,值得拥有幸福,而他要的幸福我给不了,就算舍不得也该放手。”

  “那你的呢?你儿子的呢?”

  “我会爱他,倾尽所有的来珍爱他,”一想到儿子,她眼神就变得更温柔了,“因为他是元煦留给我最大的幸福。”

  “你这个笨蛋!”他突然一把将她拥入怀里,像在惩罚她、又像是为她心疼般的猛地呛住她的唇,狠狠的晚吻。

  这是一个充满着激情与愤怒的吻,却太突然了。

  倪杏儿整个人怔住,脑袋乱烘烘的,完全无法思考。

  直到她看到眼前这张不同于丈夫的脸,她顿时倒抽了口凉气,“放……唔……放开我!”

  她想挣扎,但他抱得更紧,她挣脱不了,只能咬破他的舌。

  “噢,该死的!”

  他低咒一声,真的气昏头了,但在看到她要夺门而出时,他又快步的上前拉住她,吓得她拚命打他、踹他。

  原来杏儿有当泼妇的本钱!“够了!别打、别踢了,是我、是我,杏儿!”他只能快快撕下脸上那“楚希瑜”的人皮面具,免得被补得身子太好的妻子打到吐血。

  倪木口儿毫无预警的见到穆元煦那张熟悉的俊颜,登时呆了、傻了!

  “怎、怎么会?!”

  “噢……疼啊,痛痛痛……”

  房间里,穆元煦乖乖坐在床上让亲亲爱妻拿着药这里涂涂、那里抹抹的,其实不怎么痛的,但谁教她想三度带种逃,他就是要她愧疚。

  倪杏儿是真的很抱歉,但怪得了她吗?他没事搞一张人皮面具陪在她身边干啥?

  “还不相信我爱你吗?即使只能静静守候,我也选择留在你身边,你在我生命中的意义绝对是无人可以取代的。”抹完了药,他将她抱在怀里,再也不肯放了。

  “可是,我不希望你是因为责任……”

  “你对自己有信心一点,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啊,”他看她仍不信的皱着柳眉,简直快疯了,“该死的,你孩子都生完了,能把你的理智找回来了吧?不是说只有怀孕的女人才会胡思乱想吗?”

  她苦笑,“我只是希望你快乐,所以就算心很痛很痛,仍一退再退……”

  “别再退了,我追得很辛苦。”

  “你是因为愧疚才自欺欺人吧?”她强忍住泪水,“虽然我生了孩子,但我可以自己教养他,你跟公主在一起我才能心安理得,我不要也不能独占别人的幸福。”

  “但我不快乐!”他发觉他不能说得太复杂,他得冷静,才能让她的脑袋清醒止了因为她太愧疚了,以为是自己的存在阻碍了他的幸福。

  “你要快乐,你追了两世的挚爱终于找到了,只要去求皇上--”

  “我不快乐,是因为你不在。”

  她泪眼迷濛,“你要的不是我。”

  “是你!我的心告诉我,你不在,再多的美好也不在,快乐也一并被抹煞了,我是如此的爱你,就算碧云公主以采薇的身份出现时,我也只有愧疚,但对你的爱却不曾动摇过分毫,我的心就是如此告诉我的,而事实上,碧云公主也不是采薇转世。”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她听。

  “但不是她,也可能不是我……”她对两人的爱情没有自信,毕竟他是看到她手腕上的胎记才开始爱她的。

  “对,所以我不找了,因为我许了你一生一世,曾经的困惑、怨怼、气愤及种种磨难都让我看明白了,我要的就只是你,让我真心深爱的你而己。”

  知道她仍有太多的不信,他继续给她洗脑,“我对采薇的爱可以埋藏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但对你的不可以,你义无反顾的爱我、为我付出,我不想让你受委屈、不想让你孤独一个人,但那与采薇无关,那都只是因为我真的很爱你。”

  他长长的叹了一声,“听着,我也不想再自以为是,”他握着她的手,直到她愿意直视自己火热而赤裸裸的深情眼眸,接着,他见到她眼眶的泪水滚落脸颊,不忍地伸手为好拭去。

  “这一次,我将选择权交给你,但我拒当下堂夫,你只有两条路,一个就是让我以穆元煦的身份留在你跟孩子的身边,另一个就是戴上面具成为楚希瑜,静静的守护你跟孩子。”

  她咬着下唇,喉头哽咽。

  “我不在乎等待,你可以不用现在给我答案,我等了两世才等到了你,所以我不介意继续等下去,只要你能在我的视线内,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即使很煎熬,不能抱、不能亲,只能看着……任由下腹的灼热继续焚烧,任由想拥抱她的双手握拳再握拳,他都会咬牙忍下。

  他的一字一句全都敲进她的心坎里去了,她听明白了,他不要盼来世,他只要这一世,所以,他苦苦压抑不想逼她,只想静静守候。

  但这一切都只因为她太患得患失,她对他们之间的爱情太没有自信,而她也不够勇敢,才迫得他不得不这样小心翼翼。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爱妻带种逃  下一页
爱妻带种逃,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阳光晴子的作品<<爱妻带种逃>>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