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11页    作者:于晴

  她闻言,小脸轻皱,但并没有大受打击。

  他狠下心继续道:

  「每年正旦,官府发布公告,承天之恩,皇上圣明,五谷丰收,国泰民安,皇朝盛世永享。但是,妳瞧,明明嘴里说是盛世,却有这么多的乞丐,为什么呢?」

  她咬着唇,想了很久,才低声说:

  「怀宁说,他上山前是小乞丐,连爹娘都不知道是谁。」

  「他爹娘多半是养不起他。他跟我,都不像妳一样好命,冬故,妳好好记住,在这世上什么努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出身。有好的出身,远胜过一辈子的拚命,为此妳要感谢上天。」

  就算她再笨,也知道一郎哥在轻讽她了。近年这种事常发生,明明上一刻一郎哥疼她入骨,下一刻就对她充满敌意。她是一头雾水,为何这么温和的一郎哥,偶尔会瞧她不顺眼?

  凤春曾告诉她,一郎哥太聪明了,正因聪明,想得太多,才会看不见他最在乎的事情。

  但,对她来说,一郎哥就是一郎哥,不管出身如何、黑发白发,凤一郎就是凤一郎啊。

  她果然很笨,总是无法多拐几个弯去想。如果大哥没有出事,她一定求大哥帮她想个法子,让一郎哥明白她的心意。

  她暗叹口气,忽然瞥见队伍里的老人家被挤倒在地,她直觉要冲出去扶人,凤一郎却将她拉了回来。

  「妳忘记妳力气了吗?如果妳力道控制不好,拉伤他了,到时妳拿什么赔?」他骂道。

  她一怔,低叫:「幸亏一郎哥提醒我!」她瞧见有人扶起老人家才放心了。

  「一般百姓忙着求温饱都来不及,只有出身大户的人家,才有这个余力来发粥求功德呢。」他又忍不住道。

  好像又在讽刺她了,她搔搔软软的银发,不敢多说一句话。那尊被拉近的大佛像,足足有两个大人的高度,金光逼人,跟旁边领粥的穷苦百姓形成极端的对比。

  虽然官庙勾结的意义,她还不太懂,但她隐隐觉得不舒服。当官的,不是应该跟她大哥一样,为国尽忠为民谋福吗?各户人家捐钱打造佛像,真的能改变大家的生活吗?

  她百思不得其解,打算回家后再问凤春。她摸摸肚子,朝凤一郎讨好笑道:

  「一郎哥,我饿了。出门前,凤春给我几文钱,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凤一郎闻言,一抹嫌恶闪过蓝瞳。他难以克制自己冷淡的声音,答道:

  「人家乞丐只能喝白粥,妳命真好,才几岁就能动用钱在外头吃喝。」

  她一呆,想了下,改口:

  「那,一郎哥,我去跟凤春讨两碗粥来喝好了。」

  「妳是千金之躯,跟个乞丐抢粥喝做什么?妳拿了两碗粥,就有两个人因此饿肚子,妳懂吗?」

  剎那间,阮冬故细细的眉头拢成一团。

  凤一郎见状,真想赏自己一巴掌。「冬故,是我不好,妳还太小了……」

  「我不小了,我九岁了。」小脸十分慎重。「一郎哥,冬故驽钝,还不能明白一郎哥的道理,但,冬故想讲自己的道理。如果照一郎哥的话,冬故不能在外头花钱吃饭,也不能跟人抢粥,那我岂不活活饿死?」

  凤一郎有抹狼狈。「我并不是……」

  「我听凤春说,爹是白手起家,他老人家是个童叟无欺的务实商人,冬故肚子饿,用爹赚的钱吃饭,应该是理所当然,冬故自认并未挥霍无度,何以不能花钱吃饭?」

  他满面通红,虽然明白她试着解释,但他总免不了几分难以下台的尴尬与恼怒。

  她轻轻挣脱他的手,小小眉头还是挤在一块,像个小大人一样地负手而立。

  「一郎哥,昨天晚上睡觉,凤春一直抱着我……」

  凤一郎一愣。她扯这做什么?

  「她好像怕我突然不见,抱得我很不舒服,可是冬故又不好意思惊扰凤春,只能一夜无眠……早上是睡了一下下,但一晚上,冬故一直在想一郎哥说的故事。」

  「……故事?」

  「后羿射日的故事。」她正色道:「冬故左思右想,想了很久,明明后羿兄台射下九个太阳,让一些人照不到阳光,为什么他还能被后世称作英雄呢?」

  这也要想?她未免太笨了点吧。「因为多数人感激他……」

  她摇摇头,道:

  「如果只是这样,怎能流传这么久呢?依我想,因为后羿也是少数人之一。」

  「什么?」凤一郎错愕。

  「因为后羿兄台就是一郎哥说的,只能躲在阴暗处的少数人之一。一定是他跟那些少数人商量好,宁愿一生一世都照不到太阳,也不能让世上多数人活活被晒死。一郎哥,有一次,我在门外听见大哥跟凤春说,如果再来一次,明知自己眼瞎一辈子,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去挽回那条人命,冬故认为,大哥跟后羿兄台一样,都是真正的英雄。」

  凤一郎瞪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眼前小小白发孩子,是那个很笨的小姐吗?

  「一郎哥,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当不知民间疾苦的晋惠帝,但如果在你眼里,我像他,那就是我的不好,我该改进。」她坦率地说道:「虽然我是千金之躯,但我也是只想要一郎哥快乐的冬故,一郎哥的头发白,可是你不是老伯,你是冬故的一郎哥,是凤春的一郎,是怀宁的凤一郎,这样是不是还不够?你还想成为谁的一郎呢?」

  凤一郎还是瞪着她。

  她见状,抓抓白发,小脸苦恼。「冬故还是太笨了,无法清楚表达,是不?」早知如此,她就多塞点书进肚子了。

  「……冬故,妳别抓头发,小心掉发。」他沙哑道。

  她很想说:她掉发也没有关系啦。但她不敢说,不然传到凤春那里,她此生完蛋也。

  她偷偷觑着一郎哥,看他没那么恼火了,不由得暗吁口气,这气她才吐到一半,可怕的叫声就吓得她呛咳起来。

  她抬头一看,脸色大变。不知何时,十名壮汉拉着的粗绳竟崩裂开来,大佛像因为车板的倾斜而倒向粥摊。

  她大叫一声,如箭矢般的弹出去。

  「冬故,别去!」凤一郎扑了个空。

  粥摊前还有来不及逃生的百姓,阮冬故用尽一身所学,及时滚进黄金大佛像下,以小小的背扛起了那巨大的重量。

  「小姐!」凤春惊恐叫道。

  小脸憋成一团,咬牙低喊:

  「快出去!快!」好重!她推倒百年大树轻而易举,要她推翻几箱黄金也不是问题,但她个子太小,以背扛着这大佛像实在很吃力。

  本来会被压死的乞丐群连滚带爬地奔离。阮冬故眼花花,小背脊愈来愈弯,整个人已经快被压垮了,她沙哑嘶喊:

  「凤春凤春,都走开都走开!」

  凤春眼泪已经掉下来了,还没有开口,凤一郎就冲上前大喊:

  「四周的人全让开!若是被波及了,别要怨人!」

  话一出口,庙前的百姓纷纷走避闪躲。

  「冬故,可以了!」他迅速拉着凤春,退出危险的范围内。

  阮冬故一咬牙,运气全身气力,将背上大佛像甩出的同时,小身体朝反方向滚了几圈,想要爬起,但腰骨如被刀斧劈下般,难以承受的剧痛让她整个人趴倒在地。

  「小姐!」凤春的叫声淹没在佛像落地的巨响里。

  「好痛好痛,凤春别扶。」她脸白如纸,气弱地说:「等一下,我背痛痛。」

  「一郎,快,快去叫大夫!」

  「我已经差人去叫了!」凤一郎急声道,在她身旁蹲下来。「冬故,别乱动,我怕是伤了腰骨,等大夫来再说。」他心急如焚。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