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12页    作者:于晴

  「傻瓜傻瓜,妳来挡什么?」凤春骂道,一脸着急。「少爷已经出了事,妳要再出事,要我怎么面对九泉下的老爷?」

  阮冬故很想安慰她,但背痛震得她喉口阵阵发麻,吐不出一字半语来。

  「原来是阮府的人啊!」

  有人在说话,但她无力仰起头看,只在一阵痛雾里听见那人说道:

  「你们把专程请来的佛像摔成这样,这是对神佛不敬,如果摔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凤春咬牙,忍着满腔着急,低声下气地说:

  「她是为救人,还请官爷见谅。」

  官爷?原来是身有官职的人……阮冬故晕沉沉地,内心疑惑。为什么眼前这个官,跟大哥完全不一样?

  「救人?几个乞丐的命比得过这尊佛吗?如果今年永昌出了大灾大难,你们阮府的人要如何赔?你们这等于是把神佛践踏在脚底下,看看这个……这个……这是什么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蓝眼睛的人,这是什么人?该不会是灾星吧?这么奇怪……」

  这官爷在说一郎哥吗?她很想抬头,却没有办法做到。四周百姓愈来愈鼓噪,她听见一郎哥喊道:

  「让大夫进来!先让大夫进来,别围着啊!」

  她从来没有听过一郎哥这么大声的说话。他是为了她吗?

  不打紧,她的背还好,痛一痛忍一忍就过了!她是千金之躯,但她有练武强身,算是铜筋铁骨,一定能站起来的!

  只是,她还是笨到百思不得其解,不得其解!

  人命为先,不是吗?她所学所听所闻,人命理当为先,为何这些人,却认定佛像比较重要?

  还是,乞丐的命不重要?怀宁曾是乞丐,但在她心里,怀宁是很重要的人啊!

  突然间,她看见眼前的官靴朝她的小脸踢来。她根本避不开,只能做好准备任他踢一脚,但靴尖还没碰到她,就被一郎哥挡下。

  那一脚,踢的是一郎哥的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被背痛牵连,她的心也跟着好痛,不由得拳头紧握,咬牙切齿,大喝一声,即使痛死了也要逼自己一跃而起,跳上附近的桌子。

  「冬故!」凤一郎瞪着她过份僵直的小身体。

  她忍着剧痛,一一扫过聚集在四周的百姓,再看向已避到远处的乞丐,她强迫自己发出声音,大声嘶叫道:

  「摔开佛像的是我,不必扯到我一郎哥!为何各位要说,佛像落地,老天爷就会赐给我们灾难?我一郎哥曾教过我,老天爷赐给我们师傅,赐给我们皇帝爷爷,在场的各位兄台全是老天爷赐的。既然都是老天爷赐的,祂当然不会看着祂老人家的佛像害死人,我救人有什么不对?我一郎哥白发蓝瞳,但他也是老天爷赐的,为何各位要如此辱骂我一郎哥?老天爷赐他白发蓝瞳,必有祂正面的道理,你们辱骂他,不也是在污辱老天爷吗?」她生气着,小小的身体笔直立在桌子上,一头白发迎风飞扬,理直气壮,毫无所惧。

  凤一郎呆住了,四周的百姓也呆了。

  突然间,人群里有个动作吸引了凤一郎的注意,他脸色遽变,叫道:

  「小心!」

  一抹黑影及时窜上桌子,挡在她的面前。咚的好大一声,一颗石头扎实地击中怀宁的额面。

  在一片死寂里,阮冬故是最后一个呆掉的人。

  她瞪着跟她一样高的小背影。

  「怀宁,你做什么?」她做的事,应该由她来承受啊!

  怀宁抹去额头直冒的鲜血,头也不回地耸肩。

  「我被人砸过,再多砸几次也无所谓。」过了一会儿,血还流不止,他索性用衣袖擦个干净。

  等到袖子上全是血了,他也懒得再擦,转过身面对她。她小脸充满难受跟内疚,他也不以为意,淡声说道:

  「妳没被砸到就好了。」简短一句话,道尽他真实的心意。

  感情篇——凤一郎的冬天  5

  夜里的凉风送来了轻浅的脚步声。

  门轻轻被推开,夜风趁隙钻入,顿时满室凉快许多。他行至床缘,默不作声地盯着趴在床上的小人儿。

  一头白发散在背上,小脸委屈地侧压在枕上。黑黑的小眉微拢,桃色的小嘴紧抿着,五官可爱又稚气……真是奇了,他天天照镜,只觉这种异貌令人生厌,为什么她一头白发,却无损他心里对她的喜爱?

  她动了动眼皮,看见来人,嘴角浅扬,轻声喊道:

  「一郎哥。」

  「妳背痛得睡不着吗?」他轻抚她有些发热的小额面,不由得怜惜:「大夫说得没错,半夜妳果然会盗汗,若是不注意,一定病上几天。」

  「我还好,没有像白天那样疼……」

  她说话有气无力,看见一郎哥主动坐在床缘,她本以为他要说故事让她好入睡,没有想到他一开口就是——

  「妳知道妳今天做错了什么吗?」

  又到认错的时候了,她内心叹气,沮丧道:

  「知道。怀宁说,我是笨蛋,不该说那些话。他说,硬碰硬没好处,我应该说:落地开花,富贵圆满,佛像落地,表示上天乐于与人亲近,这是大喜之兆,我跟一郎哥乃上天派来的人,老天爷为了将我俩跟凡人区别,所以赐给我们白发童颜,如果百姓将我们视作灾星,老天爷会生气的……一郎哥,怀宁这叫油嘴滑舌吧?说这种话,庙前的百姓真的就会听得进去吗?」

  凤一郎傻眼。「怀宁平常话少,我没有想到他能说出这番话来。」

  她沉默一阵,小声答道:

  「他刚上山时,只对师父油嘴滑舌,后来,师父不吃他那一套,他话就少多了。我想,油嘴滑舌这一套,是他在当乞丐时不得不学会的。我不懂油嘴滑舌,因为我是千金之躯,用不着对人这样说话,是不是?」

  凤一郎瞪着她的小脸。

  她靠着他的扶持,忍着背痛坐起。迷惘的湿眸直视他,轻声问道:

  「一郎哥,如果今天我不出手,庙前就会死人……我是不是救错了?」

  「没有。」他沙哑道:「妳没有救错人。」

  「那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并未发出任何饮泣,但小脸早已布满了泪痕。「为什么凤春要动用府里家产去低声下气的赔罪?因为我救了人吗?」

  他抿紧嘴,无言以对。

  「如果冬故没有错,凤春却要代我赔罪,那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这世上的道理冬故不懂。一郎哥,冬故想要抛弃认定的道理了,请你告诉我你的道理,我不要再让凤春、一郎哥,还有怀宁代我受罪了!」她哽咽道。

  凤一郎闻言,用力抱住她软绵绵的小身体。「不要!妳不要变!我不准妳变!现在的冬故就很好了!」

  「可是冬故的道理只会带来灾难,我想改……」

  「我只要原来的冬故!我只要那个我说我不是老伯,她就信的冬故!」他难得激动地:「我不要一个跟我有距离的冬故!我不准妳变!」

  他紧紧搂着她,等到情绪有些平复,才发现怀里的小身体过份僵硬,他吓得连忙松开双臂。看她一脸忍痛,他又是气恼又是怜惜地抹去她满面的泪水。

  「妳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疼了就要喊出来,想哭了就哭出声,妳这样怎能算是千金小姐呢?」

  「……一郎哥,你也掉眼泪了。」她有点困惑。这一次,一郎哥说她千金小姐,语气好像带点宠溺,跟以前不太一样。

  「我也流泪了吗?」他不在乎地抹去自己的泪珠,微笑:「我这是为过去的自己掉泪。冬故,以后我不喊妳小姐,就叫妳冬故好吗?」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