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18页    作者:于晴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的背后一直有两个顶天立地的好兄长,所以这一路上,她放胆往前走,因为,她很清楚两位义兄会尽全力扶住她,不让她充满遗憾的倒下。

  这样的手足情份,对她来说,已经如同呼吸那样自然了,如果世上有心意相通的手足,那绝对非他们三人莫属。

  她根本没有想过是不是亲兄妹,只想着天地之间有凤一郎、有怀宁,她这一生,值得了!

  相携到老,理所当然。

  而现在——

  她食不知味,夜难入眠!

  她翻来覆去,最后终于忍下住跃身而起,直接越过小院子跟客厅,来到两位义兄的房前。

  她用力抹了抹脸,故作爽朗地叫道:

  「一郎哥睡了吗?」

  「还没,不过……」

  「还没就好,我有事请教一郎哥!」她直接推门而入,镇定地走到凤一郎的面前。

  房内有片刻的安静,而后——

  正在看书的凤一郎,不动声色地瞟向正打赤膊擦澡如今僵硬无比的怀宁,再徐徐瞧住眼前这个多少学会手腕但就是不会用在他们身上的美丽大姑娘。

  他暗叹口气,嘴角上扬,柔声问道:

  「冬故,妳有事尽管问。」

  阮冬故未觉背后凶神恶煞的杀气,全神贯注在凤一郎表情的变化上。

  「一郎哥,当年我买官时,曾问过你一事,你还记得么?」

  「记得。妳问我可有牵挂的人?我答妳,世上唯一能让我牵挂的,只有那个鲁莽正直、不知留后路的小冬故。」他应答如流。

  她咬咬牙,低声道:

  「你存心让我认定你是孤儿,早无家累!」

  凤一郎毫不介意地说:

  「妳想知道我本姓吗?」见她猛然抬头,他笑道:「我确实本姓路,冬故,我明白妳还要问什么,今儿个怀宁送豆腐时,看见你们走在一块,就多注意了点。」

  「一郎哥,你有家人,既然如今无事,为何不回家?」她轻声问道。

  「妳要我回家吗?」

  「……」她张口欲言,最后却紧抿着嘴。

  她能说什么?说她不舍一郎哥,但一郎哥这些年来为她尽心尽力,就算她还上一辈子的恩情,也难以还清,她怎能强留他?

  凤一郎不疾不徐地搁下书,温声道:

  「原来妳是要赶我回家啊。」

  「不!一郎哥,你该明白我没这意思的!」

  他微微一笑:

  「妳确实没有这意思。这几年,妳已学会圆融手腕,但凡事关己则乱。正好,我也有事要问妳,妳听了之后,就能明白我的心意了。」

  她怔了怔,点头。「一郎哥请问。」她严阵以待。

  他脸色一整,问道:

  「冬故,妳认为我回家当真好吗?妳认为路家思念我,我就该回去吗?我回去后,路家能接受得了一个正值青年却一头白发的人?妳该明白乡间眼界有限,我回去会惹来怎样的闲言闲语。当年我离开阮府后,凤春年年送钱给路家,他们因此感激因此感伤,但真正见了我,只怕无言以对。再者,妳认为我一身才智,适合回乡间下田过活吗?还是妳认定那躲在一角偷看的路家男子,在认了我之后,会感动得痛哭抱住我?妳认为,他敢不敢抱?敢不敢认?敢不敢跟我一辈子共同一个屋檐下?它日他娶妻了,他的妻子敢不敢直视我?敢不敢喊我一声大伯?敢不敢像妳一样,毫不介怀地接纳我?」

  她闻言,秀眸微张,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

  凤一郎见状,也不感伤,只柔声笑道:

  「瞧,妳都没有想到这一层,是不?并非妳愚蠢,而是从头到尾这些事根本不在妳考量范围之内。在妳心里,一郎哥是这么好的人,路家不但不会嫌弃我,还会以我为傲,但妳曾任县官,看过案子形形色色,虽然百善孝为先,但其中也有无法跟家人共处的案例,不是吗?」顿了下,他又道:「我再问妳最后一个问题。」

  「冬故愚钝,一郎哥请问。」她沙哑说道,目光不离他温和自然的脸孔。

  「阮卧秋是妳亲生大哥,妳可曾因为跟两位义兄长年相处,而淡了跟亲生兄长的亲情?」

  她闭上眼,轻声道:

  「一郎哥,自始至终,我是舍不得你,却又不忍你因我而有家不得归。」深吸口气,张眸直视他,扮个鬼脸,展颜作揖道:「既然如此,小妹厚颜,但求一郎哥留在冬故身边,为莽撞的冬故劳心劳力。」神色俏皮,即流露最深的真心诚意。

  凤一郎见状,不免动容,微微施礼道:

  「这哪是问题?老天爷赐给我一身白发异貌,也赐给我一个冬故。既然都是老天爷赐的,那我理该全盘接受珍惜,否则岂不辜负老天爷的美意?」他仿着幼年冬故的口吻。

  阮冬故闻言,内心涌上一股热气,直窜上喉口。

  是她不好。她心里总想着,这些年来一郎哥为她绞尽脑汁,倾囊出智,让她在一条险路上走得安稳,如今她已自官场脱身,纵然她万般不舍,一郎哥也该跟亲人团聚,共享天伦。

  他一直是她的骄傲,所以,她时常忘了一郎哥的异貌……如果她再为了内心负疚,以为他着想为名,将一郎哥推回路家,那她才真正是个愚不可及的大笨蛋了。

  一郎哥要的,正是她的自私!

  思及此,她正要开口,大掌忽地从身后遮住她略为发热的眸子。

  「……怀宁,你这是做什么?」她疑声问着。

  「刚才我在做什么?」冷冷的声音遽然响起。

  「你好像在……打赤膊吧?」隐约是有这印象。

  「现在何时?」

  「初更刚过。」她一头雾水。

  「我是男是女?」

  她失笑:「怀宁,你当然是男儿身啊!」

  「那妳是男是女?」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她叹道。其实,她很想说,在边关那一阵子,她看过赤身裸体的男人不少,怀宁跟他们没什么两样,但如果她如实说出,下场可能会被两位义兄训到天明,唉。

  她的眼睛还是被大掌蒙着,毫不客气地被拽到房门,随即被人一推,彻底赶出门。

  「早点睡觉,今晚再有咳声扰人,我就扁人。」怀宁冷声着。

  接着,门被关上了。

  她有点委屈。男女差别就在这里,一郎哥跟怀宁可以共处一室夜谈,她却得回房睡大觉。

  屋内灯火通明,内有两名她此生最重要的义兄,重要到即使拿她的四肢换他们的性命,她也绝对不会犹豫半分……这种事理所当然,即使它日各奔前程,她也不会搁下这样的手足感情。

  她轻轻说道:

  「是我庸人自扰,没事了。晚安,一郎哥、怀宁。」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灰色的云层聚拢在乐知县的天空,带来阵阵凉风与湿气。

  「一郎哥!」

  豆腐铺前的凤一郎抬眼,一见她澄眸晶亮,神色兴奋,就知道那幅百子图正中了对方的心意。

  下午无客,他索性停下手头工作,笑着上前,主动开口问道:

  「二十两银?」

  「已入路兄钱袋。」她开心道。

  「妳去一上午,是顺道送他出县了吗?」他问道。冬故爱屋及乌,这几日处处关照他的小弟,以致工作顺延,三更才能歇息。

  她点头,娇颜绽笑。

  「一郎哥,平常我已经觉得你的脑袋满满了,今天才知你简直是天人再世,连素昧谋面的富家老爷心思,你都能揣测得神准呢。」语气佩服至极,也不免叹气连连:「其实,这些年来我遇见的聪明人不少,但要像一郎哥脑袋转一转,就能变出七十二计,这实在……令我望尘莫及啊。」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