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20页    作者:于晴

  「不行,今天晚上陪凤一郎喝茶的小菜就是炸豆腐、炒豆腐、蒸豆腐,凉拌豆腐……」

  每说一道豆腐菜,凤一郎就见到冬故的肩缩了点,到最后,他仿佛见到幼年那个一听到读书就缩水的驼背小老头。

  转眼间,她已经亭亭玉立,还是个彻底实践自身抱负的奇女子。

  他出身农家,照说,他应该继承父业,走上农民之路,但因他异样的外貌,迫使他卖身入阮府,成为阮家长工。

  照说,一个阮府的长工,最了不起的未来,应该是凤春那总管之位,而他曾有一度确实认定自己的未来极限就只有这样了。

  照理,他的外表让他一辈子锁在阮府里,连带着,他一身才智也如荒芜的阮府废墟一样,任它藏在他的脑中,直到老死。

  但,他的冬故,让他推翻这些常理,彻底地运用他一身的才智,走遍大江南北,行上万里之路,让他凤一郎没有白活。

  这些,他从未跟他身边这个小姑娘提过。他卖身入阮府时,曾渴求真正的太平盛世会降临在天下每一处地方,但长年下来,他发现世上绝无真正盛世。他心中自成的盛世与理想……就在他最亲近的小姑娘身上。

  他又看了眼身边已经苦着脸的冬故。

  如果可能……不管跟东方非也好,跟其他男人也好,甚至,只有他们三兄妹共度余生都好,他都希冀她能快快乐乐地过活,然后,等到他们三人老死后,能够平静安详地并葬在边关下,任由四季交替,任由无垢冬雪覆满他们的坟地,不再有外人打扰,不再让她忧国忧民,到那时,他与怀宁陪她睡一场真正的好觉……

  他们三人的情谊,永远相携。这一路上,他跟怀宁,不会松手。

  「一郎哥……」她的脸可比苦瓜了。

  「嗯?」他笑着应声。

  「那个……我们还有没有点钱,今晚买点便宜的小菜,好不好?别吃炸豆腐、蒸豆腐,烤豆腐了……」

  「不行。」怀宁存心逼她进死角,平板地开口:「茶叶钱我代垫,妳还欠着,没有钱。」

  阮冬故双肩一软,沮丧叹道:

  「没有钱,真是……好痛苦哪!」

  凤一郎闻言,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当晚——

  「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老天爷赐给了我一郎哥跟怀宁,阮冬故这辈子再无所求了。」她举杯向明月,情意真切朗声道。

  「老天爷也赐给我了。」喝了一夜茶的俊俏男子,终于开口:「老天爷未经我的同意,就赐给我一辈子的麻烦了。」

  「……」阮冬故故作不知,假装喝茶,吃着买来的便宜小菜。

  「……怀宁,你还是继续喝你的茶吧。」凤一郎一反他的性子,开怀大笑着。

  感情篇——花前月下〈前篇〉  1

  圣康二年

  凤宁豆腐铺——

  「我家主人送上请帖,请怀真今月十五过府赏月。」青衣恭敬递出精美帖子。

  正在清理桌面的阮冬故,连忙擦干净双手,接过帖子,笑道:

  「真是麻烦你了,青衣兄。东方兄要找我赏月,直接说了就是,何必专程送帖子来呢?」

  青衣面不改色,如数转答:

  「我家主人说,八月十五那天,怀真借东方府邸一用,本要与他培养晋江工程,不料被放鸽子。怀真向来重诺,盼勿再失约。」

  「晋江工程」是她用来比喻她跟东方非之间感情进展工程,青衣一提,她立即淡酡抹颊,低声道: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会准时赴约。」小心收好帖子,以表慎重。

  今年八月初,她想,花前月下很容易加温感情,遂与东方非约定十五赏月,但凤宅实在太小,两人赏月可能得挤在充满豆腐味的小院子里,只好借东方府一用。

  她发誓当天绝对没有忘记,只是临时有案子,到天亮她才赶赴约会

  当她到东方府时,东方非早已就寝不见客,她只好摸摸鼻子回家补大觉。

  事后,她带了一锅豆腐去赔罪,原以为没事了,没有想到……东方非比她这小女子还记仇啊。她暗自叹息,抬眸对青衣爽快笑道:

  「青衣兄,如果下午无事,留下来喝碗豆腐汤吧。」

  「多谢怀真好意,小人心领。」青衣施礼告辞,甫至巷口,忽然听见身后——

  「冬故,现在没客人,妳去洗碗吧。」一家之主凤一郎温声道。从头到尾,他就坐在桌前,摊着帐本,精打细算这个月的伙食费,完全没有动劳力的打算。

  「没问题!这种小事交给我!」阮冬故拐过短凳,直接坐下洗碗去。

  青衣直觉回头,脸色微变,急忙回到铺前,低声道:

  「小姐,妳是尊贵之身,怎能屈身洗碗?」隆冬洗碗,如浸在冰水里啊。

  阮冬闻言一怔,低头看看锅碗瓢盆,失笑:

  「青衣兄,洗碗是小事。我现在游手好闲,总不能让我一直吃白饭啊。」

  凤一郎打着算盘,头也不抬地插话:

  「记得,别再把碗洗破了。」

  她扮个鬼脸,小心地洗起碗来。

  青衣瞪那白发青年一眼,无言地坐下,开始洗起堆积如山的碗筷。

  「青衣兄,这真是不好意思,你又不是豆腐铺里的人……」

  「小姐的事就是小人的事。再者,小姐做完事,就可以分点心神在赏月的准备上。」

  准备?她需要准备什么吗?她面皮未动,但开始怀疑东方非的约会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如果她收买青衣,不知道青衣愿不愿意透露一点点?

  「对了,今晚怀宁不回来吃饭了。」凤一郎又忽然道。

  她应了一声,跟青衣笑瞇瞇地解释:

  「最近家里缺钱,怀宁去应征有限期的护卫。唉,可惜我功夫还未到火候,要不然我也去应征了。」

  「妳刚被革职,县太爷盯妳盯得紧呢,妳去应征谁敢用?」凤一郎难得又插嘴了:「再说,那种护卫夜里都是睡在一块的,妳怎能去?」

  阮冬故叹了口气道:

  「一郎哥说得是。看来,我只能乖乖在豆腐铺里任凭一郎哥使唤了。」

  「小姐……豆腐铺的生意没法为妳存下嫁妆吗?」青衣试探地问道。

  凤一郎轻笑一声,代她答道:

  「冬故的嫁妆有两份,一份由阮卧秋负责,一份定是我跟怀宁给的。不过,嫁妆可以慢慢存,不急于一时。」换言之,东方非想娶他家小妹回家,继续等吧。

  青衣脸色微沉,闭口不言。

  凤一郎有意无意瞟了他一眼,温声解释道:

  「其实,咱们手头紧,是因为房租高涨。豆腐铺生意日渐兴隆,但房租一涨,还是入不敷出。对了,青衣兄,你可知从何时开始,乐知县的地价上涨得离谱?」

  「……约莫半年前吧。」青衣小心翼翼,以不变应万变。

  凤一郎仿佛不知他的心思,苦笑道:

  「青衣兄答对了。那么,你也知道乐知县地价直逼应康等大城的原因了?」

  「……我家主人并没有从中操控。」

  阮冬故将洗好的碗筷收进铺里,再出来时拿着干净的帕子,聊道:

  「当然不是东方兄暗中操作,但他也脱不了关系。半年前他在县里定居,皇上回京后下了一道圣旨,举凡七品以上江兴官员,皆可向这名经验丰富的前任内阁首辅请教。」顿了下,她长叹口气道:「从此,地方官员忙着在乐知县购买房舍土地,竞相巴结……乐知县繁荣是很好,但不该是这种方式,小老百姓要买屋买铺,难了。」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