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24页    作者:于晴

  东方非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

  「世人眼光浅薄,凤一郎也不过是个俗人,自然会在乎。」

  她看他一眼,摇头苦笑。以前她跟一郎哥、怀宁很少有过争吵,但她想……以后家务事会很令她头痛了。她用了一分力抽回手,他却挑衅似的不放人。

  「东方兄,在街上……两个大男人这样子很难看呢。」她低声暗示。

  他轻笑:「冬故,妳非俗人,又岂会在乎?」

  「东方兄,耍嘴皮我耍不过你。这样吧,我出一题,你要能猜中,小妹就随便你了;你要输了,就请规矩一点。」

  他俊眸微亮,道:「好啊!」他最爱她的挑战。

  她想了想,笑道:「这半年来地价上涨,我一郎哥有心要买下铺子跟凤宅,但手头的钱不够……」

  「自然是想找人合伙了。」

  她吓了一跳,瞪向他。「青衣兄跟你提过?」

  东方非笑道:

  「青衣的私事,我不理会,他也不会提。凤一郎想找人合伙,绝不会找上我。因为找上我,妳的娘家将会被我这外人干预,又怎能成为妳强而有力的后盾呢?他一心一意为妳,要找的合伙人,必是明白内情的人,那就非青衣莫属了。」

  阮冬故还瞪着他。

  「怎么了?冬故,妳小手发凉呢。」他笑得愉快。

  她深吸口气,恼声道:

  「东方兄,你总令我感到惊奇,如果你不是那么随心所欲,你一定能辅佐皇上成为当世明君。」

  「哈哈,人不尽兴活着,在世也不过就是蝼蚁白活而已。辅佐皇上,这种挑战我已做过,不好玩了,一看见他我更生厌,要看他不如看着妳。冬故,妳到底要我猜什么?」他对她,绝对一心一意,全神贯注。

  「你猜,青衣兄答应我一郎哥成合伙了没?」

  嘴角掀起邪气的笑,东方非忽然松开她的小手。

  「冬故,下一回妳拿难点的问题来。妳这样简单直性子,我如何忍心对妳下毒手呢?」他笑得十分欢畅。

  她非常有耐心的等着下文。

  他索性直接解答了——

  「合伙是幌子,有没有青衣出钱不重要。重要的是,青衣是我的人,如果他成为豆腐铺的合伙人,就等于是妳的人,它日妳在我这里受苦了,青衣多少能出点力。」他一点也不在意凤一郎耍的这种小花招。他继续笑说:「青衣能怎么做呢?他确实是我的人,但我从不干涉他的想法。现在,你们铺子已多了一个合伙人,明年就能扩大营业吧。」

  她闻言,用力叹了口气,道:

  「东方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嗯?」

  「那个……请问,你是独子吗?可有失散的弟弟?」她试探地问。照东方非与凤一郎的年纪排列,一郎哥确实有可能是弟弟。

  他轻蔑地哼道:「如果不是妳,冬故,我是压根不会将凤一郎放在眼里的。」

  她暗自扮了个鬼脸,对他展颜笑道:

  「好吧,愿赌服输,东方兄,请了。」伸出手等着他。

  东方非俊目炙热地注视她。

  胜败乃兵家常事,但他一生中尝败绩是屈指可数,而她只是普通人,在他面前她常输,却没有丝毫的沮丧跟不服气。

  这样的气度是令他心折的原因之一,虽然偶尔午夜梦回时,总是抱憾自身不够狠心,不能将这个正直的小傻瓜折磨得痛不欲生……

  他多想看见她既痛苦又死命往前爬的模样,但心知一旦真让她痛不欲生了,他反而会心生怜惜。

  哼,这种复杂的情感他早就明白了,晋江工程她还没走完,他却走得过快,到了尽头,这点令他十分不甘。

  「东方兄?」她扬眉,笑瞇瞇地等着他「出手」。

  他挑起眉,亲热地执起她的小手。

  她开心一笑,忽然反客为主,改握住他的手,道:

  「东方兄,我拉着你走吧。你我第一次肢体主动互碰,是在皇城雪地上,当时你深陷雪地难以行走,我碍于性别,只能让你抓着我的臂袖。如今,我对你观感已改,你也不是世间俗人,那就让冬故拉你的手吧。」

  凤眸乍亮,他喜声道:

  「多少年前的事,妳还点滴记心头。冬故,如果不是熟知妳性子,我真要怀疑妳是存心欺我,妳这晋江工程,走得真是缓慢啊。」

  「……快了快了。」她脸红道,跟他再度并行回铺,无视来往百姓异样眼光。

  「哼,我的耐性有限。冬故,别教我痴等。」

  「是是是。」她非常顺从地说,嘴角不自觉地含笑。

  冬风一直轻吹,带来阵阵的冷意,偶尔,她好像还听见附近的酒楼里,卖曲小姑娘低柔地唱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的晋江工程啊……她不清楚工程前进了多少,但她很清楚这几个月是自她十六岁之后,最轻松快乐的日子。

  这些轻松快乐的日子,绝对不是她一人独自得来的,而是承于一郎哥、怀宁、东方非,有他们,她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东方非、东方非,她反复在内心低喃着。东方非啊……她心爱的男人……

  感情篇——花前月下〈前篇〉  3

  一阵急时雨,哗啦啦的倾盆而下。

  只离铺子几步,她赶紧推着东方非入铺,再奔出来将遮雨棚拉长,彻底遮住桌椅。

  她浑身湿淋淋的,抹去脸上的雨水,走进窄小的铺里,喊道:

  「一郎哥!一郎哥!」

  东方非撢了撢身上的水珠,懒洋洋道:

  「冬故,妳义兄不在吧。」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见杓子压住两张纸条,一张是怀宁写的,他不吃午饭只顺路送来饭桶;另一张则是一郎哥写的,豆腐不够,他回家去拿,要她顾着铺子。

  「都不在啊……」她抬眼看东方非一身湿透,想了下,走到布帘后取出一套衣物,笑道:「还好,你体形跟我一郎哥像。东方兄,今日又要委屈你当一日兄长,换我一郎哥的衣物了。」

  东方非随遇而安惯了,笑道:

  「我求之不得呢。上哪儿换?」

  她摸摸鼻子,默默指向短短的布帘后。

  凤眸微瞇。「凤一郎不敢拉妳的手,却忘记铺里也该有男女之别吗?」

  她立即答道:

  「东方兄,你非世间俗人,自然不会在乎这点小事。何况,布帘虽短,但平常我也不会在此换衣物,了不起就……不小心瞄上两眼。」反正男人不都那个样子。

  他瞪她一眼。「妳没衣物留在这儿?」

  「有。」她取出较为厚重的上衣。「是一郎哥担心,他认定我自燕门关受伤后,大补小补也补不回原来的身子,所以总是多留件衣物在这里让我御寒。东方兄,你先请吧,你换完后,我也要换上衣了。」

  他这才暂时满意,回布帘后去换衣了。

  她眼珠子转了转,拿过大杓子搅动豆腐汤。

  嗯……有点心不在焉。

  嗯……其实东方非跟一郎哥的身体都差不多,都是偏文人型,也不是没有看过……

  嗯……她拢起秀气的眉头。正所谓,非礼勿视,这一点她是学过……她放下杓子,转身目不斜视地要拿抹布,她真的有心不斜视,但眼珠却不受控制地睇向短短的布帘——

  正巧,布帘被掀起,她看见完好的元青色长衫穿在东方非的身上。

  东方非未觉她的心思,道:

  「冬故,妳快去换吧。」

  「喔……」她抱着外衣,不自觉地带点遗憾。

  东方非看她一身湿,难得没有逗她,便任她入内去换。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2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