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25页    作者:于晴

  他走到杓子旁,看见凤一郎的字条。哼,这个义兄真贴心,连义妹的身子都百般顾着,难怪她一心一意以义兄为重,真是兄妹情深过了头。

  不过……自他来到乐知县,曾不动声色注意过她的身子。她身子似是无恙,整个人朝气蓬勃,凤一郎还担心什么?

  他五指微拢,细细寻思。他想起来了,以前朝中有大臣大病一场,经休养后看似无恙,但五、六年后在朝堂上莫名一倒,就这样走了,连太医都束手无策,找不出病因来。

  思及此,他不悦地抿起嘴来。

  布帘后的阮冬故不知他的想法,连忙换下湿衣。外头脚步声来来去去,东方非大概又在用他惊人的脑袋思索些事情吧。

  他跟一郎哥都太聪明,聪明到有时令她怀疑,这两人在前辈子八成一个是诸葛亮,一个是曹操……那她是谁?张飞吗?

  她扮个鬼脸,停止胡思乱想,先打散一头长发,让雨水滚落。

  忽地,她听见有人喊道:

  「爵爷!」

  糟,不妙!她立即站直身子,以免春光外泄。

  「下官姚并谦,拜见爵爷!」

  是新任县太爷!她只手遮住胸前布条,单手往后捞捞再捞,终于捞到干爽外衣的同时,瞧见一抹熟悉的衣角挡住布帘的缝隙。

  是刚让东方非换上的那件衣衫!

  她暗吁口气,抬起小脸,然后僵住。

  为她挡住布帘缝隙的人,不是背对着她,而是光明正大地面对她。

  东方非神采飞扬,视线慢吞吞地从她僵化的小脸,移向她裸露的嫩白锁骨,再毫不保留地往下移……凤眸燃烧着火焰,不疾不徐地以目光「欣赏兼爱抚」过瘾后,才满意地回到她的小脸上。

  她瞪着他。

  东方非目光与她交缠,眸露挑衅,头也不回地问道:

  「是谁准你进铺子来了?」

  她紧紧抱着外衣,护着胸前。就算是未婚夫妻,但他这样未免太过火了点吧?

  「爵爷,下官昨日持拜帖,约定今天这时辰登门求教,但爵爷不在……」

  「你是什么东西?你说要来,本爵爷就得在府里迎接你吗?朝廷养了一堆废物白领薪俸吗?」东方非不耐烦道,目光依旧不离她。

  阮冬故闻言,分了点心神在他们的对话上。

  姚并谦恭声道:

  「下官不敢打扰爵爷,只是忽然想起凤一郎在此,他的小弟怀真相貌似女,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用场?什么用场?她一头雾水,看见东方非俊脸微沉,语有薄怒道:

  「姚并谦,你的胆子挺大的,本爵爷的话你也敢违背?」

  「不,下官不敢,只是……」忽地,新任县太爷瞧见布帘后的地上有一团湿衣,这个颜色很像是方才在街上惊鸿一瞥的……

  阮冬故听出异样,也顾不及东方非彻底放肆的眼光,一咬牙,紧护在胸前的双手松开,索性让他在剎那看个够好了。

  她乘机穿上干净的外衣,束好长发,再扎紧腰带,动作一气呵成,然后上前一步,仰脸瞪着他。

  东方非扫过她带湿的小脸跟长发,哼了一声,反身往外走去。

  她马上跟着出来,朝姚并谦作揖道:

  「难得大人来草民铺子,有需要小人效劳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要妳效劳什么?」东方非不悦道:「一个人来豆腐铺还会做什么?不过是吃豆腐而已。怀真,妳别忘了妳尚有工程要顾,若是惹怒本爵爷,我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抿了抿嘴,道:

  「我从未忘了属于我的工程。」

  外头雨势骤小,东方非挑了个近铺子的桌椅坐下,没有回头道:

  「一根蜡烛两头烧的下场是什么?妳仔细想想,这几个月妳的工程进展快些,还是过去几年快些?」

  她微地一怔。他不说,她确实不会察觉,这几个月她卸下重担,除了顾铺子外,豆腐铺也招揽代写家书、状纸等文书杂事,如遇有状纸,她跟一郎哥会先查清楚,再明示受害家属该如何行事,她被姚大人明令不得步进县府,但一郎哥可以,所以,有时候,是一郎哥陪同受害家属上县衙的。

  现在她不算忙碌,自然能够专心在晋江工程上。以前她与东方非是聚少离多,承诺重于情意,但现在他俩时常见面,说是日久再生情也不为过……

  东方非再道:

  「再说,怀真,妳以为这世上非得要妳事事插一手,天下方能太平吗?妳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她默然无语。再抬起眼时,朝姚并谦笑道:

  「来铺里的,都是来喝豆腐汤的。大人,请。」她领他来到东方非这一桌,没有对上东方非的视线,赶紧回去盛豆腐汤。

  「爵爷……」

  「既然是来喝豆腐汤的,就不必谈公事,坐吧。」东方非语气冷淡。他怎会不知铺里那个小傻瓜在想什么呢?

  他一向记仇,这笔帐就算在这姚什么的上头去。

  未久,阮冬故端上两碗豆腐汤,眼珠子转了一圈,厚着脸皮拍马屁道:

  「大人,近日乐知县安和乐利,可以说是大人的功劳啊。」

  东方非哼了一声,打开折扇。

  姚并谦看在东方非的面子上,勉强答道:

  「本官蒙受皇恩,自当尽心尽力。前任县令容许贪赃枉法,悬案久积下理,幸而县官三年一任,否则这乐知县还真教一些小人害了。」

  这个小人指的就是她吧?她挠挠头,脑袋再转,无视他的暗讽,又道:

  「大人说得是。大人是乐知县百姓再造父母,草民相信就算近日发生什么大案子,大人也绝对能破案的。」

  姚并谦一脸嫌恶。

  东方非道:「怀真,妳干脆直接问姚大人,到底是什么案子妳能效劳吧?妳这张嘴拿去拍马屁,真是令人难以入耳,过来。」

  她非常听话地走到他的身侧。大丈夫都能屈能伸了,何况她是个小小女子呢。

  东方非又起兴致,笑问:

  「怀真,妳想知道些什么就问我啊。」

  「……爵爷,敢问近日到底发生什么大事?」她小心翼翼问。

  「想知道答案?」

  「非常想。」千万别跟怀宁一样玩她啊。

  「那就亲自喂本爵爷一口豆腐。」轻滑带诱的声音出自他的喉口。

  「……」

  「原来,在妳心里,采花贼的案子远远不及妳的薄脸皮……」盛着小块豆腐的汤匙,迅速送到他的唇畔。

  他唇角微勾,笑意盈盈锁住她的美目,嘴一张,被动地任着她喂食。

  她用衣袖毫不暧昧地帮他抹去嘴角汤汁,神色正经地问:

  「请爵爷明示。」

  「哼哼,怀真,要耍妳还真容易。」他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但一股兴奋之情却不停地盘旋在心底,累积累积再累积,几乎要让他失控吞下她了。

  「爵爷尽量要没关系,只要别诓怀真就好。」

  东方非嘴角轻掀,道:

  「姚大人,你就把采花贼的案子给怀真说上一遍吧。」

  姚并谦从眼前的「喂豆腐」中勉强回神,道:

  「本官收到通报,邻县采花贼逃往本地,该贼手段残忍,不但专挑将要出嫁的新娘下手,也曾有杀人灭口的纪录。」

  「既由邻县逃往本地,那邻县公门应该有画像才对,大人,近日衙门并无通缉的公告啊。」她疑惑问道。

  姚并谦再一愣,没料到她会追根究柢,不由得重新打量这个前任贪污亲随。他回答着:

  「邻县公门并未逮住那贼厮,无法细绘模样,目前只知他相貌如女,极有可能男扮女装混进市井之中。」他迟疑一下,再道:「你义兄没告诉你吗?」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2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