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4页    作者:于晴

  「跟妳大哥什么一样?」师傅在竹帘前怒声问道。

  她被吓得弹跳起来,整个小身体跟着椅子翻倒在地。

  他也惊跳起来,急步上前扶起她。她是身份尊贵的小姐,如果跌伤了,倒楣的肯定是他!

  「阮少爷如今为朝做事,乃顶天立地的真汉子。」那师傅语有不悦:「小姐只是个小女子而已,既然无心读书,何必聘请老夫?听说凤姑娘主管府内一切。一个女人出了头,连带带坏小姐,这种总管还不如不要!」

  阮冬故拢起细眉,不太高兴道:

  「学生驽钝,师傅是不是在骂凤春?」

  「小姐读书,学些风花雪月也就够了,何必听凤姑娘安排,让老夫净教些妳不该懂的东西呢?」

  她眉头打结更深,转向二弟,求教道:

  「二弟兄,学生还是驽钝,师傅在讲话,每个字我都懂,但变成一句话我就听不懂了。我问他是不是在骂凤春?师傅的回答到底是还是不是?」

  「这……」他直觉觑向怀宁。怀宁是清醒了,但抬头看这里一眼,又合上眼皮继续装睡。

  他也想装睡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老师傅满面不快,忘了跟他对话的是年仅六岁的小娃娃。

  「如果师傅不是骂凤春,那学生误会师傅,学生一定要赔罪;师傅要是真骂凤春,学生还盼师傅还凤春一个公道,否则学生不服!」她十分认真地说道。

  「妳在老夫门下受教几日,也算是老夫学生,难道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吗?」

  剎那间,她整张小脸皱起。显然尊师重道在她内心起了巨大矛盾,最后,她大声说道:

  「学生确实要尊师重道,但凤春是我阮家人,老天爷赐给我一个师傅,也赐给我一个凤春,既然都是老天爷赐的,为什么师傅要骂凤春?为什么师傅要瞧不起凤春?」

  「妳妳妳……」老师傅胀红脸,怒声斥骂:「这是逆师啊!」

  「学生并非逆师。传道授业解惑也,还请师傅开解学生内心疑惑!」

  「因为她是女人!因为她误导妳的想法!因为她想在阮府里当武则天!」

  阮冬故非常仔细聆听。当老师傅说到武则天时,她充满茫然,但也明白这绝不是好话,遂不开心道:

  「师傅是老头,我听怀宁说,有时老头是不讲理的。」没察觉怀宁从椅子上滑下。「师傅有错,没有关系,学生一定要指责,师傅才能继续走正确的道路。所以,师傅,你错了,你误会凤春了!凤春姓凤,不姓武,待会我叫她来,你当面跟她赔个罪就没事了。」

  「妳妳妳——」

  「师傅何以吹胡子瞪眼?」她不解。

  「小姐!」凤春匆匆进书房,二弟尾随其后。「师傅,我家小姐年纪小小,不懂事,还盼师傅原谅。」

  阮冬故从竹帘后走出来,满面疑惑地盯着凤春。

  「凤春,我何错之有?」

  「小姐……」凤春咬咬牙,一时顾不了是非对错一定要分明白的小姐,转向老师傅讨好道:「师傅,我家小姐脾气稍大,不懂世事,得罪师傅,请师傅千万别跟小孩计较。这样吧,您先到厅里喝茶消个气,下午就别教了,我雇轿子送师傅回家休息。」

  阮冬故来回看着他们两个,小小的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老师傅沉着脸,道:「凤姑娘,恕老夫无能也无力,阮小姐只是名女子,才气完全不如阮少爷,教也是白费工夫。听说,是妳执意要小姐学这些,难道妳要她步上阮少爷的路子?」

  凤春脸色大骇,连声道:「不不,当然没有!小姐是女子,怎能入朝为官?」

  「既然无心祸国殃民,那小姐还是别读的好。」

  「何以师傅说我祸国殃民?」阮冬故不解道。

  「小姐!」凤春低叫。

  「凤春说过,不懂之事该问,我问错了吗?」小脑袋瓜里打满了结。

  凤春一时哑口无言。

  「凤姑娘,妳好自为之吧。在阮府当差,能坐上这内务总管之位,妳已用尽三生福气,妳再得寸进尺,小心阮府一家人迟早因妳受累!」老师傅道。

  阮冬故闻言,一脸怒气,叫道:

  「谁说凤春会害我们?师傅为何再三抵毁凤春?」她毕竟年幼,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气愤之下,一拳用力击向竹帘,那竹帘立时迸裂。

  顿时,老师傅被吓得魂飞魄散。

  感情篇——凤一郎的冬天  2

  天黑黑,虫鸣蛙叫不绝于耳。

  他揉了揉眼睛,努力打起精神,虽然跪着的膝盖有点痛,但他绝对能忍。

  找个事情分神好了。他开始一字不露默背老师傅教的一切,同时一心二用想到早上书房里发生的事。

  小姐的力气真可怕,才小小一个拳头,竟然将沉重的竹帘打得四分五裂,当场把老师傅吓得厥过去。

  所以,他领罚了。

  他很明白大户人家都是这样的,明明不是他的错,但小姐犯错,凤春不能罚她,只能罚地位低微的他。

  他无所谓,以前他挨过饿,差点流露街头当乞丐,全是凤春心软带他回阮府,现在在祠堂跪一夜,他绝对能撑过。

  他闭眸默背,身边似乎有什么在摇动,他也不害怕,多半是风吹的,因此,当他张开眼时,发现绑着两个可爱圆辫子的小姐跪在一边,他一脸错愕。

  「小姐,妳这是做什么?」他失声叫道。

  「二弟兄,好久不见,我来罚跪。」她低声说着,小脸垂得低低的。

  「凤总管知道妳在这吗?妳快起来,妳是千金之躯啊!」

  「凤春不知道。我跟她说过了,如果我有错,罚我就好了,为什么要罚你?凤春说,以后我做错事都罚你,因为我不怕罚。」

  他只能瞪着她看。

  她继续说着:

  「二弟兄,你受罚,我当然也不能睡大觉,所以,我来陪你了。还有,我把怀宁拖来了,他上课偷睡觉也有错,都该罚。」

  他直觉转过头,惊骇地发现怀宁正跪在左侧。小姐的师弟何时出现的?为什么他没有察觉?

  「小姐……妳真的不用跪……妳这是会折煞我的!」

  「为什么?」

  这个小姐真的很爱问为什么啊。他苦笑:

  「妳是主子,我是仆人,我为妳受罚是天经地义,妳为我而跪,那根本无理可谈。」

  她闻言,摇头晃脑想半天,想到脑中又开始打结。她瞄到怀宁跟她眨了一只眼,立时想起怀宁简洁有力的法子。

  她一击掌,道:

  「二弟兄,你博学多闻,今天师傅才讲,你马上就能明白前后道理,冬故佩服。二弟兄可愿意趁这时候,多教点给冬故?」

  他一怔,答道:「说教不敢当。只要小姐不累,我一定说个翔实。」

  「说简单点,我跟我大哥不一样,我很笨的。」

  「小姐一定有几分天资,凤总管才会请师傅过府教书的。」他安慰道。

  她摇摇头,迅速站起来,跑到供桌前拿过木鱼,然后回到他身边跪下。

  「二弟兄,实不相瞒,凤春要我读书,是因为我这个——」她轻轻一打,木鱼顿时碎成数片。她扮个鬼脸,小声道:「力气大得像条牛。」

  他瞠目结舌。

  原来下午的竹帘不是意外……

  「凤春请师傅过府,是要冬故修身养性。今天她很生气,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要生气,但我想,她不是对师傅生气,而是气我,二弟兄,你就帮帮我,教我一点,我懂了之后去跟凤春说,她一定高兴。」小脸认真无比。

  「凤总管知道小姐这么用心向学,一定气消。」他道。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