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斗妻番外篇 I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第8页    作者:于晴

  但,也开始有了主仆尊卑之分的观念,看他的眼神充满了轻蔑……

  蓦地,他吓醒过来。

  满身大汗。

  是梦,是梦!凤一郎不停地重复,安抚着自己。

  他的自卑,时常出现在他的梦境里,明明他气小姐不懂世事,但又怕有一天她也会用嫌恶的眼神看他!

  「一郎哥……」

  战战兢兢的低叫,吓得他差点神魂出窍。他定睛一看,床边有个小脸垂得好低的驼背小老头,一双小手高高捧着温热的茶杯……

  「小姐,妳在这里做什么?」他失声叫道。

  「凤春说一郎哥生病了,所以我来守夜。一郎哥,你渴了吗?大夫说你醒了,一定口渴,要多喝几杯水。」

  凤一郎怕她捧得累了,连忙坐起接过杯子。

  「小姐,妳是千金之躯,不该熬夜看护着我啊!」

  她轻抬小脸,小声地说:

  「一郎哥,冬故生在阮家,觉得很高兴。有大哥、有凤春、有怀宁,还有一郎哥,可是,一郎哥好像不喜欢冬故是千金之躯,难道冬故不能就只是冬故吗?」

  凤一郎内心一震。这小小姐不是很笨的吗?怎能看穿他部份的心思?

  他不动声色,改变话题,柔声道:

  「妳半夜待在这里,待着也是无聊,不如回房……」

  「冬故不无聊。」她指着桌面上的文房四宝,有点委屈地说:「凤春说,既然我惹一郎哥生气,那就得讨你欢心。我想,白天的《礼记·礼运》没有背好,我多默写几次总会背了吧。」一想到还要继续默写,她就很想再驼背下去。

  他叹了口气:「小姐,妳是小姐,我只是仆人。妳不必花心思讨好我。」

  她看着他,小脸疑惑。

  凤一郎闭了闭眼,捻过自己一撮白发。

  「小姐,妳看见了吗?」

  她不解答道:「一郎哥是白发,我早就知道啊。」

  「那妳记不记得,后羿射下九个太阳的故事?」

  「一郎哥说过。」她也把这故事背给怀宁听。虽然怀宁老是一脸无聊,但她想,怀宁是听进去了。「一郎哥说,很久很久以前,有十个太阳在欺负土地上的百姓,所以,百姓里的英雄自告奋勇,出面射死九个太阳。」

  他微笑,苦涩地说:

  「这故事还有另一种说法。小姐,每天妳一早起床,就有一个太阳天天照着妳,可是当妳走进屋里的角落里,太阳是无法照在妳身上的,对不对?」

  她想了下,点头道:「是这样没错。」

  「当年,天空有十个太阳,所以连躲在角落里的百姓,也能得到温暖。但这世上终究是无视少数人的。后羿将九个太阳射下,天天站在太阳下的百姓因此而欢喜,角落里的百姓却永远只能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妳明白吗?」

  她一脸困惑。良久,她才小声问:

  「一郎哥,我不懂。角落里的百姓如果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走出来?」

  他闻言,几乎气晕了,不由得痛骂道:

  「如果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走出来?妳这种话,跟『何以不食肉糜』有什么区别?这就是妳是千金小姐,而我是仆人的分别!小姐,妳自幼生长在众人怜惜的环境里,怎会了解一个乞丐的心理?妳一头黑发,怎会了解少年白发的痛苦?」

  「何以不食肉糜」的故事她听过。一郎哥这样说,等于明示她跟不知民间疾苦的晋惠帝是一样的。

  她小脸胀红,很想跟他抗议:一郎哥就是一郎哥,跟头发有什么关系?

  如果她长大了,就能懂得一郎哥心中的痛苦吗?如果她长大了,就不会惹一郎哥生气了吗?她讨厌千金之躯,每次一郎哥说出这四个宇,神色就充满了怨恨。

  一郎哥恨她吗?她很想问,却又不敢问。

  凤一郎叹了口气,轻声道:

  「小姐,夜深了。妳回去吧,人各自有命,老天爷本来就不公平,明天师傅还要过来讲课呢。」

  阮冬故看着他一会儿,低声说道:

  「一郎哥,你好好休息。」语毕,垂头丧气地走出去。

  她的背影像个缩水小老人,但这一次他笑不出来。

  他抹了抹脸,本想摊平再睡,但他天性见不得浪费,下床熄掉桌上烛灯。

  桌上是她默写却写得七零八落的《礼记·礼运》,她的字丑,教了她好几次毛笔的拿法,她还是学不来一手好宇。

  厚厚一迭的纸全是她默写过的,他可以想见她在这里至少待上两个时辰。

  就因为他陪着她念了几年书,她就这么看重他吗?

  她怎能体会他的心情?他已经要十五了,这些年来他很努力地活命下去,可是,一想到他必须以这副异于常人的相貌继续活下去,他又痛苦到几乎想重新再来一次!

  她是千金小姐,一生一世就这么一帆风顺,她怎能了解?她怎能了解?

  当他走进那扇知识之门的同时,他也发现他的才智远胜于常人。师傅讲课一遍,他已全盘了解透彻,甚至举一反三,见师傅脸色不对而立即识相收口。

  他读一年书,等于他人苦读十年。

  老天爷赐给他天生的才智,却也给了他一副异躯,给了他在这世间最低等的出身!

  如果他一辈子只是个农家子,不曾察觉自己的聪明,那么他不会有所怨恨,不会有所不满。

  但,正因他有了满腹知识,才真正明白,在这世上他再如何拚命,也永远不如个出身良好但蠢如猪的公子贵爷。

  那,老天爷赐给他这种才智又有什么意义?

  他咬住牙根,瞪着她默写出的文章,视线逐渐朦胧起来……

  就算他不肯示弱,老天爷也早就将他狠狠地踩在脚底了吧!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一早起来,他的精神总算好些。

  梳理过后,他注视着镜中永远不会改变的白发雪颜,一语不发地换上衣物,准备去赔罪。

  他很清楚小姐不会在意昨晚他的冒犯,但凤春在意,他也在意。

  「何以不食肉糜」,对她来说,委实过重了点。就算她一辈子当个小晋惠帝,府里谁敢吭声?

  这时候,她跟怀宁应该还在书房学习吧?一年中,冬故有半年会待在府里读书习宇,学习速度慢了点,只要他有空,一定陪读,记下师傅的进度,回头再慢慢教她。正好,现在可以了解她的进度……思及此,他加快脚步,走在阴凉的小道上。

  对了,回头还得找凤春谈一谈。

  这几个月来,他已经换过三个师傅,每个师傅都已经没有东西教他了,前两天,凤春甚至请了一名前任官员来讲课。

  那名官员日子过不下去,只好卖官回故里教书。

  凤春请他教的是,官场生态。

  他早已起疑,但没有针对此事质问凤春。阮卧秋已辞官,府里根本无人可以赴京应考,凤春总不可能叫他去考吧?

  他来到书房,眼前一阵兵荒马乱,师傅的怒骂跟凤春的道歉隐隐传出书房。

  不用说,小姐又惹火师傅了。

  他暗叹口气,正要进房一块赔罪,忽地传来——

  「她不在里头。」

  凤一郎循声瞧见躲在凉亭打盹的怀宁,客气问道:

  「那小姐在哪儿?」难道躲起来了?不对,他家小姐时常惹师傅不快,但绝不会躲避责罚。

  「不知道。」怀宁张开眼,冷淡地说:「里头只有凤总管跟老头师傅。」

  怀宁一向沉默寡言,凤一郎是知道的。与其要等这孩子说明原委,不如他进书房问个究竟算了。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斗妻番外篇 I  下一页
斗妻番外篇 I,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斗妻番外篇 I>>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