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唯心而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  第22页    作者:于晴

   

  “那,我就改了名字吧。”她咬唇而笑。“改了名字,苗余恩就不在这世闲上了。”

   

  “你!”她的改变十足让人惊讶。“难道你忘了冬芽儿吗?她与你情同姐妹啊!”

   

  冬芽、冬芽,那个教人心疼又怜惜的妹妹。她闭上眼。“你那天欲致我于死地,也想好对冬芽的说辞了吗?”

   

  “我先告诉她,你远去山间采野菜,半个月之后再告诉她你误食山菜而死。”

   

  她猛然抬头瞪他。“她信了?”雨大到连他的声音也听得模糊,宁可相信是自己听错了。

   

  “她相信了,还为你哭了两天。你竟然还没良心的偷去食记,是我小觑了你的贼心。”

   

  就这么容易信了,连找她都不曾吗?依冬芽天真无知的性子,怎么会不信大师兄的话?可是相处了十几年啊,难道连怀疑都没有过吗?

   

  “把食记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我没有偷,也不会偷这害人的东西。”她眯起眼,撇唇自负说道:“我若要,我可以自己写一本来,哪需古人留下的书。”

   

  “你这个连野菜都不如的贱人,自私自利,连当你是亲姐的冬芽儿都不顾了!”

   

  是谁自私自利?以往好怕大师兄,怕有一天他真要打死她,而无人救她,现在她只觉得啼笑皆非。

   

  雨在下,下得着实可怕,风吹竹林发书魅音。他究竟在争什么呢?难道就要为冬芽儿这样争一辈子吗?

   

  “当野菜有何不好?我该高兴大师兄将我比作野菜。那,我就一辈子当野菜吧,野菜能救人、能救荒,我从此以后专研野生蔬菜。”

   

  “苗余恩,你还有从此以后吗?好,你不肯交出食记,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不管你有没有看过那本食记,你永远会威胁到冬芽儿!”

   

  “只有我吗?难道你每遇一个厨技高手,便要杀了他,将这世间所有的厨子杀个精光,只剩冬芽?你这是在为她着想还是害她?”

   

  “我当然是为她着想!上一回没让你死成,这一回我要你下九泉去面对师父!”一掌运足十成功力,对准的不再是她的肩,而是她的心窝。

   

  她咬住唇,瞪着他的目光不肯转移。

   

  掌才要中,她的身形忽然被人拉往后,一双劲掌推住他的杀气,他的双足极快,攻向来人下盘;来人动作更快,双掌翻了几圈,探向他的腹部,一时之间眼花撩乱,只能瞧见那人似乎是方才大街上人称七爷的男子。

   

  “聂问涯!”雨中余恩定晴一看,差点以为错眼了。是聂七?怎会?他不是不懂武吗?

   

  想起那日他以身护她,让她免遭地痞流氓欺负,今日他又来救她,可是大师兄的武艺远胜那些流氓啊!

   

  一念及此,冲上前要护住他,聂七见状怒吼:“你进来做什么?”她欲挡他身前,他迅速拉她入怀,力道之大,几乎拉脱她的手臂。他的背后承受一掌,雨过大,大到她自骨子里发起冷来,她骇极的眼对上他的,只是转瞬间,她便被推出来,跄跌到泥堆里。

   

  大师兄一掌打得她差点命丧黄泉,聂七也挨了一掌,那岂不是……

   

  “小心,苗姑娘!”急追而来的欧阳及时拉住她又要奔进的身子。“别再上前,小心卷到他们之间!”

   

  余恩喘息,心脏的部位像要跳出某样东西,在他们接连的过招对打后,她脱口:“他……懂得功夫?”而且似乎不弱啊。

   

  曾听师父言道,师兄武艺虽非第一,但也算是江湖好手。她是门外汉,看不懂谁占上风,可是聂问涯的拳脚俐落而狂猛,好几次看见师兄连连退后走避。

   

  “懂,怎会不懂?”欧阳紧张的观局,打定一有不对劲,便要硬着头皮冲上前。

   

  “可是……可是当日他救我时,没有任何反抗啊。”

   

  “七爷曾允诺念佛一天,就不再动武。”欧阳诅咒一声,瞧见那男子被七爷打中心口,喷出血来。

   

  余恩睁圆了眼,掩住惊叫。

   

  “该我上场的时候到了。”欧阳伸展双臂,深吸口气,撩开湿发,摸摸自己完好的脸庞,再注意观望一下,见到聂七毫不留情再击那人一掌,他低喃:“阿弥陀佛,佛祖保佑留我命啊,您可以让我躺在床土一年半载,但一定要留我命啊。”语毕,他冲过去叫道:

   

  “七爷,可以了!他快让你给打死了!”说话的同时,出手挡聂七招势,才一对掌便被扫出动丈之外,撞到树干,呕出一口血来。

   

  余恩惊吓至极,连忙跑去扶起欧阳。“你还好吗?聂七他是怎么了?”连自己人也打?

   

  “好痛!完了,完了,四爷还没到,难道这回真要死人了吗?”欧阳勉强爬起来,体内气血翻搅,血汁从嘴角直流如细泉。“苗姑娘别担心我,七爷天生神力又加练了武,他的一拳足够打死一个普通人,幸亏我不是普通人啊……咳咳,不过那擒你之人怕是有生命之危了……”完了,他的血流不止,不得不盘腿运气。

   

  余恩讶然,回头见到大师兄的衣衫已是血迹斑斑,明显居于下风。

   

  杀人是要偿命的啊!

   

  赫然想起众人之言,他就是因为一生气便发起狂来,才会让众人都这样怕他吗?

   

  “聂……聂问涯!”她大声叫道:“别打了!你快将他打死了!”她的话似乎起不了作用。他像打红了眼,从未见过他这样,像脱控的猛兽。

   

  他又一掌打向大师兄,那一掌去得又狠又重,连她这不懂武的人都听得见骨碎的声音。顾不了其它,她快步跑向他。

   

  “你住手啊!”她叫。

   

  欧阳闻言张开眼,大惊。“小心,苗姑娘!”跄跌的爬起来走一步,又倒下。

   

  彷佛听见有人在叫他心爱的女子,掌风在余恩面前及时煞住,她趁机冲上前抱住他的腰。

   

  他的目光凶狠的停在倒地吐血的男人身上,正要往前再打,却觉腰闲沉重不已。

   

  “不要再打了,住手啊,聂问涯!”

   

  “滚开?”他叫道,将腰闲的人一拨,她立刻飞出去。

   

  欧阳拚着一口气,飞步上前没接个正着,干脆当了垫底,余恩立刻摔在他身上。

   

  “苗……苗姑娘,你……还好吧?”欧阳费力地擦去唇血。

   

  余恩猛咳数声,五脏六腑差点移位,也喘了许久,才凝聚焦距。

   

  “爷是天生神力,没将你的骨头给打断吧?”

   

  “我……我还好。”她挣扎的爬起来,见大师兄又挨一拳,血溅满天。

   

  她一惊,在泥地跄跌跑上去。

   

  “苗姑娘……”雨中欧阳的声音显得十分微弱。

   

  她从他的身后环抱住他,任他用力摔了几次,她也紧紧不放手。

   

  “是我!是我!苗余恩啊!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苗余恩、苗余恩,熟悉的名字深烙脑海,他怔了怔,杀红的黑眸逐渐下移,瞪着环抱住他的双臂。

   

  那双臂更为熟悉,十指长而有油烫印子——“余恩?”

   

  “你认出我了吗?”她大喜道,不敢全然放手,慢慢绕到他面前。他喘息瞪着她许久,直觉问道:

   

  “是你阻止我?”

   

  “嗯,是我阻止你啊。”见他神智恢复,眼泪差点掉下来,也顾不得大师兄狼狈的跑走。

   

  “方才我……我……”隐约记着有人抱住他,他却狼狠摔开。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第2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唯心而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