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唯心而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  第31页    作者:于晴

   

  聂问涯的声音从牙缝里嘣出来。“你若要命,就闭上嘴。”怎么会不知道她狂热的心理?

   

  初时她恨师门而难以再下厨,如今她心理怨恨尽消,骨子里那种本能自然出现。她是真心喜欢作菜,偏他又是门外人,只能静静守护她,而无法参与她的喜乐,这点让他心里隐隐介意而恼怒。

   

  那少年勾起了她埋藏内心的火焰,让他耿耿于怀。

   

  既知天外有同鸟,又有谁会愿意继续栖息树间而不展翅高飞呢?

  第十章

  日渐西沉,双方共计二十四道素肴一一上桌。琳琅满目,没有一道假鸡假肉,都以朴实作法见长。余恩细嚼了一口他做的荠菜,露出惊讶笑颜。

   

  “你小小年纪,火候就如此到家,要是再过几年,天下名厨又要出你一名。”

   

  王熙朝淡淡微笑。“我不爱当名厨。”

   

  “那……为什么发驭食帖呢?”

   

  “自我开始学厨起,便有一个疑惑:只要是人,都会吃;有人吃是图饱而已,有人却是放纵奢侈,往往为求一味,残尽多少生畜、赔尽多少家当。我扪心自问,人与吃食密不可分,但人往往被食所驭。我偏要驭食,让它成为我能主控。”

   

  听似振振有词,但总觉他言语之间有所缺失,但她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姐姐,我为你惋惜,你的手艺绝不该只在南京城里……”又瞧了一眼聂问涯,说道:“饮食之门无涯无边,你要是愿意,咱们可以结为异姓姐弟,从此继续追寻饮食之道。”他一向眼高于顶,这样的要求从来没有过。

   

  余恩受宠若惊,他这番言词无疑是增添她的自信,她感激笑道:

   

  “我以前不知所学目的为何,不过现在我却明白自己的心意.我作菜,只要有人真心说好吃,我就满足了。食者用心,下厨者不也是这样吗?饮食男女,到头来讲究的不过是用心罢了。用心作菜,我的感情尽放其中,听者若有心,必能尝出其心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我只想为我喜欢的人煮饭烧菜。”

   

  王熙朝静静倾听,脸色变化多端,最后抿嘴说:

   

  “你说的,我似懂非懂。也许,是我的经验尚不足,所以无法体会……”隐约理解她的性子与他有所同,也有所不同。他所渴求的是平淡也是不凡的饮食之道,而她却是完全的甘于平淡,他摇头叹笑:

   

  “不过姐姐既然不愿,我也不勉强。咱们约定将来如果还有机会再来一次素席小宴,互相切磋,你说好不好?”

   

  她欣喜点头。“当然好——”

   

  王熙朝忽地神秘的笑了笑。“我数月之前曾找得一本书,一直没有打开过,因为等的就是这一天。我不取巧,想在今天以过往所学所知来跟你较量,如今较量已过,我要打开这一本书,让你也窥得其中之貌。”

   

  “书?”心中隐约感到不祥。

   

  “嗯。”王熙中拿来眼熟的铁盒。

   

  “是食记?”

   

  “你也知道这本书?”

   

  如何不知?这本书改变她的一生,让她体会何谓绝情绝义,却又转眼让她理解这世间还有喜爱她之人,不求报偿,只求她真心相待。

   

  “那天辗转得到它,我欣喜若狂。学厨者莫不想一睹食记内容,我硬生生忍住……”话还没说完,忽然黑影窜出,从他手里抢去铁盒。

   

  “大师兄!”余恩脱口叫道。他要挥开她,聂问涯手脚极快,立刻将她护至身后,以爪拨开余恩师兄的毒手。

   

  余恩怔愣。她怎么也没想到师兄会跟来啊。

   

  冬芽的驭食比试不是在半个月之后吗?

   

  王熙中反应也不慢,跃起踢飞他手里的铁盒。

   

  铁盒被震得高远,熙中、熙朝与余恩师兄皆用尽毕生所学往上跃去。

   

  “何必要食记?”余恩喊道。见他们在空中频频交手,她难以置信。“食记是害人之物啊,要了它,又能怎么样啊?”

   

  “小心!”聂问涯抱住她的腰,跳离他们打斗的范围之内。

   

  “夺人之物,岂非君子之举?”余恩的师兄怒言叫道。

   

  “这食记上头有写你的名字吗?你既能从他处偷来,我们为什么不能从你身上偷走?”熙中嚷道,差点尝到铁盒,立刻被击中肩部,他不服,翻身落地前,再勾脚踢开铁盒。

   

  铁盒在空中转好几圈,被拨来拨去,聂问涯冷眼旁观,无意插手,见余恩缓缓摇头,他安慰道:

   

  “这世间人各有志,各有想法,他们要食记,就去夺吧,咱们也管不着。”

   

  “爷,要我上场吗?”欧阳问道。

   

  “不,你就在旁观着吧。”突然之间风吹草动,他往右手边看去。“是谁?”

   

  “嘿,被发现了,我是想要渔翁得利啊,真是讨厌。”又一名少年滚了出来,见铁盒谁也拿不到,他估量一下距离,直接跳上厚实树干,反弹到空中,食指碰触到铁盒,轻轻一勾,勾进怀里,正要咧嘴大笑,突然心口一阵剧痛。

   

  “小夕!”熙朝、熙中同时喊道。

   

  “是三胞胎!”余恩睁圆着黑眼。那后到的少年与王熙朝兄弟长得是一模一样。从来没有看过三个面貌一般的孩子,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那个叫小夕的少年被打震至远处,熙朝、熙中不再缠斗,担忧的往其坠地处奔去。

   

  临走之际,王熙朝回过头抛话:

   

  “将来,我必定还会再来,姐姐莫荒废厨技。”

   

  “把食记还来!”

   

  余恩的师兄不死心,立刻疾追他们而去。

   

  “我……我没想到师兄会来啊。”

   

  “他当然会来。”聂问涯薄怒说道:“他早一步藏身附近。”

   

  “你知道?”怎么没说呢?

   

  他点头,注视她。“我一来就察觉了,不说是怕影响你。他的功夫不弱,但自从被我打伤后,没有细心疗伤,才会气虚而无力,不然方才那两个孩子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他来,是为了食记吗?”欧阳奇怪问道:“可是,他怎么知道那两个少年私抢食记?”

   

  “他不是来抢。”聂问涯抿嘴,见余恩恍悟的神情,握紧她的手。“他不过是想趁机杀了发驭食帖的人。”或者,连余恩也一块杀了,从此杜绝后患。

   

  余恩垂下黑目,叹了口气。

   

  “驭食、驭食,究竟何谓驭食?到头来还不是为食所掌控。难道人与饮食之间就不能找个平衡点吗?”喜爱的厨技竟然被糟蹋成这样,心里不甘心也无法做什么。先人留下食记,是为了让后世理解学习饮食的意义,这原本是一桩美事,如今却有多少人为它丧志……

   

  她宁愿永远不曾听过这本书。

   

  “余恩?”

   

  她抬起脸,露出笑颜,回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厚实而宽大,让她甚为眷恋。就是以这样的眷恋之心为基石,动手下厨作菜。食中有心有他,难以分割。

   

  “如果说,食记问世有什么好事,那也是让我遇见了你。”她温柔笑道:“咱们回家,好吗?”

   

  家?她当聂府已是她的家了吗?原先满腔的愤怒融化,他抱住她,笑道:

   

  “好,咱们回家吧。”

   

  欧阳跟彭厨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聂问涯一瞪,他们连忙转过头。

   

  请支持晋江文学城。

   

  夜深人静,圆月当空,撩起裙裾跨过拱门,偏善楼内已无烛光。

   

  “这么早就睡了吗?”她喃喃道,忽地身后张来一双手臂抱住她,鼻间闻到熟悉的味道,颈子略痒,是他在轻咬,他的手不规矩地滑进她的衣襟之间。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第3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唯心而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