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唯心而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  第5页    作者:于晴

   

  “酱豆腐乳?”众人没听过,纷纷夹块入口,第一口差点吐出来,然而当着刘老爷的面不便吐出,只能硬生生的含在嘴里半晌才吞下。吞下之后,口齿之间有点咸又有点辣,又有点……再夹一块含进嘴里——

   

  “好……好好吃啊!”

   

  “这是当然。若配以白饭,更加添味。”刘老爷笑呵呵,决心在他的食馔之上添上一笔酱豆腐乳的作法。眼角瞥到聂七脸色诡异更甚,不由问道:

   

  “七爷觉得有异?”

   

  “不,这味道极好。只是这酱豆腐乳真是方才那小厨娘所作?”其味与先前所啖之美食大不相同,也与苗余恩当日的一盘酱豆腐乳味道完全一般。

   

  那一日,他晚到粥摊,野菜已用尽,她踌躇了会,将摊下小罐的酱豆腐乳拿出来,挖一小匙到碟中,似乎有点紧张的说道:

   

  “若不嫌弃,请聂公子──看。”

   

  “是你新研究的吗?”他颇感好奇。

   

  “嗯。”当时她的脸微微泛红。“只有我食用过,若是聂公子觉得不妥,尽快吐出来,没有关系。”

   

  那味道有些刺鼻难闻,但他仍然尝上一口。

   

  “如何?”她问,紧张更甚。

   

  “……好吃。”他赞许,见她唇畔露出浅浅笑痕。几乎不曾见过她笑,如今只觉她的笑颜绝非倾城,却教人窝心。

   

  “好吃就好,好吃就好。”她又迟疑了下,将酱豆腐乳的罐子达到他面前。“蒙聂公子不嫌弃,就请您将这罐酱豆腐乳带回去吃好了。”

   

  “普天之下,尚无这类酱豆腐乳,你怎么不用在粥摊之上?必能远近驰名。”他疑惑万分。

   

  她摇头。“它……不该由我问市。”

   

  这是唯一一次见她话多又带笑,然而最后她的脸色显得寂寥而无奈……回过神,聂七注视那碟一模一样的酱豆腐乳——怎么会有人在短短数月里,做出相同的豆腐乳?

   

  “七爷,你是不信她年纪小小,就有这等能耐吗?我也不信啊,所以将她与她丫头关在厨房,短短半日便能做出一席美食,这难道有假吗?现下厨房尚有她自制的酱品逢上百多种。你若爱,我吩咐丫头去拿几罐过来。”

   

  是这样吗?聂七眯了眼,心理总存疑惑。方才的少女十指洁白无骨,完全不像下厨之人……

   

  “她功夫如此高深,会以野菜为食吗?”

   

  “野菜乃低阶层工人所食,她怎么会做。”其他宾客对这个话题有些意态阑珊,刘老爷便将话题转移,暗暗记下改日再与聂七研究一番。

   

  聂府乃南京首富,三百多行多有经营,尤其以封澐书肆最引人称道。一本书要出,除了内容之外,还需要完美的书排设计等等,食书也不例外。他早打定主意要将食书交给封澐书肆来出,而聂七虽与书肆无直接关连,然而十年间他吃斋念佛,若能以素食配佛经,他要流名食界并非难事。

   

  过了一更天,刘老爷安排客房,让众人留下,明日一早还有小厨娘的粥点。

   

  聂七也不多话,顺了主人之意,留住西厢房。

   

  “爷,好吃吗?若是好吃,回头四爷出面,必能将这小厨娘借回府。”欧阳紧跟在后,轻声建议。

   

  刘府的夜景极美,聂七一夜未睡,看似漫步在美景之中,目光却四周张望。

   

  “还好。”他并不挑嘴,这小厨娘的手艺也确实一绝,但除去酱豆腐乳之外,总觉不对味。“你也吃了吗?”他随口问道。

   

  紧跟在身后的欧阳点头。“刘府待下人不薄,虽无爷一般的美食,但也有饭菜可吃,也是素食,还挺不错的。”欧阳斟酌了会,开口说道:“爷若愿意,这样的美食飨宴,在南京多不胜数,我请元总管安排安排……”也好有社交生活啊。

   

  聂七摇首失笑道:“十年前,这样的活动我参与的何止上百?夜夜笙歌,大口喝酒、大口啖肉,那时我快活,可不表示现在我也是快活……”忽地闭嘴,侧耳倾听。

   

  “爷……”欧阳立时敏感起来。“有声音……是女声?”随风飘送的是女人的声音,脚才跨一步,就瞧见爷身形极快的往前奔去。

   

  有多久没见到爷的身手了?欧阳暗叫声好,咧嘴一笑,也跟着疾步飞去。

   

  “你放手!你若不放手,我叫人来!”女声叫道。

   

  “这里地处偏远,谁会来?小美人儿,你乖乖的,别叫别闹,让我摸上一摸,要不……你自愿不做刘府厨娘,跟着我回府,我保证不会让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沾烟沾油的,你说好不好?”

   

  “不,我不要!余恩,救命啊……”

   

  听见“余恩”两字,聂七的脚步稍停了一下。

   

  “爷……”欧阳略喘的跟在后头,定眼一瞧,似乎像是厨房之地。厨房旁有个小屋,屋内黑漆一片,但有人,而且不止一人。

   

  “你别碰她!”

   

  “不碰她,难道碰你?他奶奶的,你敢打我!”似是碰撞又像拳打脚踢,小屋内忽然飞出一人,狼狈的跌在地上。

   

  “苗姑娘。”身形确是苗余恩,娇小的个儿,只是黑发凌乱的披散,掩去脸蛋。听见有人,苗余恩尚来不及抬起脸,低喘了几口,又要往屋内跑去。

   

  “余恩,救我啊——”屋内惊叫、淫声不断。

   

  聂七眼明手快的抓住她,向欧阳使了个眼色。

   

  “苗姑娘莫怕,屋内有我护卫救人,不必担心。”

   

  好熟的声音啊——她抬头,就着月光看去,吃了一惊。“聂……聂公子?”

   

  他露出浅笑,是温柔的笑,眼底却是压抑的狂喜。

   

  “你还记得我。”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呢?”屋内再传碰撞声,她紧张的想要挣脱他的锢制,却见屋内飞撞出一人。

   

  聂七环住她的细腰,将她提起来护至身后。人滚到他脚前,他微微哼了声,

   

  “这不是罗公子吗?”晚上的美食宴上有他一名。

   

  “余……余恩……”冬芽眼泪汪汪的被欧阳扶了出来。

   

  余恩挣开他的手臂,跑向冬芽,将她搂进怀里。“没事了,没事了。”心脏还在狂跳之中,难以想像如果不是有人及时救命,冬芽会惨遭怎样的摧花毒手。

   

  “你……你……”罗公子试了几次想爬起来,花了半晌时间才发现坏他好事的是聂家人。“聂问涯,你也想要插上一脚?”

   

  “我对刘府厨娘并没有觊觎之意。”

   

  “那你为什么叫你手下殴打我?”罗公子瞪着他。

   

  “你意当采花大贼,我能不出手吗?”聂七眯起眼。“若是你情我愿也就算了,偏偏你想强抢清白姑娘,要我撒手不管,除非佛无限。”

   

  “啐!”罗公子捧着断掉的肋骨,瞪着他,“你明明是想要她,不是吗?只有刘老爷那种快进棺材的老头儿才会不动如山。要不然,你怎么也会摸黑来此?”

   

  余恩闻言,看向聂七。是这样的吗?男人都是……这样的吗?见美色而淫?

   

  冬芽往她怀里缩了缩。“余恩,师兄什么时候回来?”她低语,眼眶含泪,楚楚可怜之貌,当场让罗公子与欧阳看痴了眼。

   

  “别怕,有我在,旁人不会伤了你。”余恩说道,有些头昏脑胀。刚被撞上了头,不敢摸向后脑勺,怕那湿稠的液体真是鲜血。

   

  想都不曾想过会再遇见聂七……就算遇见,也不该是这样的情景。他半夜出现在这里,真是为了冬芽吗?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唯心而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