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唯心而已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  第8页    作者:于晴

   

  长年相处下来,隐约理解师父对厨艺的狂热,只是从来不知道那样的狂热竟然让他狠下心杀她。

   

  这算什么?

   

  难道养育之情比不过在厨界的举世盛名?

   

  “爷!七爷!”门一开,怀安见到救星,忙叫道:“您来得正好,不知道为什么,苗小姐将药全给吐了出来!”

   

  聂七蹙起眉头,看了一地的药汁,说道:“再去煎一碗就是。”斥退了怀安,拉了把凳子坐在床沿前。

   

  “你还好吗?”他温声问道,见她不应声,彷佛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也没有打断,就静静的坐在凳上注视她。

   

  第一眼见到她,是在一年前的大街上,那时注意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俐落的煮粥身手。她的摊子与其他人不同,卖的对象多是低阶层的工人,便宜而量多。是素粥,所以他上前一试。这一试,试了一年有余而难以离开。

   

  她的粥清淡而有香气,菜色并不刻意以模板印成肉型,而是以完全的素菜面貌呈现。也许不是大街上最有味道的饭菜,却是对了他的口味。

   

  从此,风雨无阻的,只为粥,也渐渐的,由她煮粥的俐落身手往上移去观察她的脸。

   

  他已经很久没有注意到女色,却也能看出她的相貌清秀,可惜无特别之处;加以她个性向来沉默,略嫌阴沉,因而在旁人的眼里相当不起眼。她的头发大多时候是规矩的绑在脑后,难以窥见,如今她一头黑发散于胸前,显得十分柔弱而惹他心怜。

   

  涣散的焦距逐渐聚起,余恩的眼瞳终于落在他身上。

   

  “你……是聂公子?”她难以置信的问道。梦里恍惚间似乎梦见他……

   

  “怎么,你才睡了几天,就不识得我了吗?”他温和笑道。

   

  确实不识得啊,她梦里的聂七大吼大叫又像充满怒意,一点也不像她所认识的聂七。

   

  是真的作梦了吧?眼前的他多温文儒雅。梦里那个男人说要保护她,真是梦了。也唯有梦,才会有人这样说啊……

   

  “你……为什么要救我?”她气弱苦涩地说道。

   

  “我能见死不救吗?”

   

  见死不救?那表示,当时她离死不远了?为何不让她就此死了,当作报了师恩。留她的性命,是要她日日夜夜想起他们的绝情吗?

   

  “那……我……我要怎么报答你?”

   

  他沉默了会,随那微笑道:“你安心养伤便是,何须报答呢。”

   

  “怎能不报答?”她脱口说道:“要我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欠你的情吗?”就算不要人捡,不要人救,仍然还是被师父捡回去了,被他给救回来了。欠的情迟早要还,不如先还。

   

  他又蹙起眉。“咱们是朋友,何须言谢?”怀安小心端着药进来,他接过吹了几口气。

   

  “朋……朋友?”余恩吃惊不已,震动了肩上的伤口,引得刺痛连连,她喘了几口气。

   

  “很痛吗?你的伤还没愈合,别随便乱动。”

   

  交谈次数不过十指,这就叫朋友?

   

  聂七显然读透了她的心思,笑道:“君子之交淡如水,言语多寡又有什么关系呢?”汤药捧到她的唇畔。

   

  她退缩了点,撇开脸。“我……我不喝药。”

   

  “不喝药,怎么会好?”他十分有耐心,汤匙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我……我好不好,也不关聂公子的事啊。”

   

  “在下聂问涯。”

   

  为何他要向她自报姓名?她纳闷啊。一醒来像是跳到另一个梦境,聂七原本该只属于她内心深处锁住的记忆啊!

   

  “或者,你不爱药苦?那也没关系,怀安,去弄碗甜水来。”

   

  “不,不必……”余恩低叫,充满疑惑。“你……你到底要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

   

  她抬起脸,怀疑地注视他刚毅的脸庞;他一点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怎么可能呢?他施恩多次,怎么会不求回报?

   

  “你不当我是朋友吗?”他温和说道。

   

  “这……这样就叫朋友吗?”她不信,小翠与冬芽可不像她与这聂公子之间的关系啊。

   

  他的脸色柔和。“当然是朋友,先把药喝了吧。”

   

  她踌躇了一会儿,张口将药汁含进,脑海里忽地晃过师门的绝情绝义,不由自主的又要吐出来,欲吐之际,眼角余光落在他脸上。

   

  他沉稳的注视着她,左手捧碗,右手拿着汤匙;一个男人捧碗拿匙,看起来好生奇怪,却让她生起感动之感,喉口的药汁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他的嘴角浮起浅浅笑意。“喝了第一口,接下来的就不是问题。”又舀了一匙递到她唇边。

   

  她迷惑啊!

   

  “为……为什么?我……我做了什么,公子会将我当朋友?”连想都不敢想啊。她没有美貌,不懂讨人欢心,也不知如何与人交谈,她这样的人怎会有像他这样的朋友。

   

  他们之间真能叫朋友吗?

   

  他不动声色的趁她疑惑之际,又喂了她一口,才说道“你我相处一年,这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那一年他们是卖粥与喝粥的关系,交谈不上几句,他怎么能理解她个性上的阴沉?真是朋友吗?怕是他可怜了她。

   

  “我……公子爱喝粥?”她轻声问道。

   

  “如果不爱喝粥,怎么会无视风雨,老上你那里喝粥呢。”

   

  “那……就请让我在聂府里报答吧。”左想右想,只有此法。“等公子喝腻了喝烦了,我立刻离开,就当余恩偿还您数度救命之恩……”

   

  他的眼闪过一抹怒火,来得极快,让她以为错看了。他的性子这么的温和有礼,又是修行居士,怎么会是个易怒的男人呢?

   

  “好,”他沉声说道:“你要报答就随你,你要不欠恩情也由着你,不过你得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再进厨房。”

   

  她点头,没惊讶他这么快就应允。病体入厨,对食用者不是件好事。

   

  “多谢公子……”又瞧见他脸庞上浮现一抹躁色,她只当是自己头昏了、眼花了。

   

  难得的好人啊。如果他真是不求回报的话……这世间怎会有这样的好人呢?或者,他只是还没想到要她如何回报?

   

  她垂下黑漆的眸子,心头浮现天真无邪的冬芽。冬芽又会怎么想呢?在发现她不见之后,会回刘府找她吗?

   

  两人不曾久久的分开过,怕她在旁人面前受了委屈,所以总是尽力护着她;一方面是为师父临终遗言,另方面则早将她视作亲妹,如今她不见了,冬芽会找她吗?

   

  “饿了吗?你得把药喝完,才有饭吃。”他的声音仍然温煦如昔,却多了一分诱哄。

   

  他……他是在哄她喝药吗?余恩迅速看了他一眼,连忙撇开,淡白的脸色难以控制的有抹红晕。从小到大,没人哄过她,这样的哄……好像小时候师父哄冬芽那般,也像大师兄为了讨冬芽欢心,轻声细语的哄……

   

  “怎么啦?”他问,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没……没有。”她结巴,眼睛有些红,心口是感激也是感动。

   

  没有想过会有人这样的哄她,以往隐约的羡慕成了真实。要报恩,当然要报恩,他不会知道他无意间的姿态让她圆了梦。哄她呢,一辈子也没想过。

   

  “来,那再喝一口,药真是苦了点,忍忍就过。”

   

  她点头,张口吞下。在他举起汤匙停在她的唇畔时,忽然闻到他身上淡淡的一股味道——好熟悉的味道啊……像是梦里那个让她心安的味道。如果那不是梦,该有多好!
欢迎您访问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www.mfyqxs.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唯心而已  下一页
唯心而已,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mfyqxs.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于晴的作品<<唯心而已>>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mfyqxs.net!